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已經不是我嫂子了,因為你不配!”陸向恒冷著臉:“嗬,跟野男人廝混,還好意思問我怎麽了?離婚吧,我嫌你髒!”“野男人?昨夜不是你……”忽然一愣,想到昨夜,閨蕭若雪約去酒吧,說是向傳授經驗,教如何真正得到陸向恒的。“你呀,就是太保守了,整天繃著個臉!新婚到現在已經幾個月了,第一次都還沒給陸向恒!人嘛,不是乖巧就是,你看你,一樣都不沾邊,吶,別說我不幫你,我已經以你的名義約了陸向恒,在18樓開了間房,你...熱,裏的熱一浪接著一浪的從腳趾向腹部蔓延,直到大腦。

的每一個孔都在囂,熱,還有那濃的驅不散的。

宋蓁蓁覺到自己的意識已經越來越渙散,上一沉,有什麽冰涼的東西了上來。

來不及思考,手抱了上去,那沁涼的讓覺分外舒爽,恨不得把整個人都了上去。

男人看著懷裏雙頰泛紅意識全無的子,半張著的紅那麽人,不由分說的吻上,手慢慢沿著鎖骨,向下探去,強勢的分開的雙……

……

清晨,漫過紗簾照在豪華的酒店裏,肆意的丟了一地,淩的床鋪昭示著瘋狂的一夜。

床上宋蓁蓁翻了個,緩緩睜開眼睛,迎接的,卻是猝不及防的一個耳!

“賤人!”

宋蓁蓁瞬間清醒,發現自己的老公陸向恒站在床前,一臉氣憤的瞪著。

“向恒,你怎麽了?”正打算坐起來,可是卻發現被子順著上往下,而竟然什麽都沒穿!

婆婆見醒來,一把揪起,對著的胳膊和肩膀又掐又擰:“你這個不知廉恥的東西,當初那麽著我兒子,現在竟然出軌,丟我們家的人,你這個賤貨!”

見此,陸向恒的妹妹還趁機拍了幾張被打的照片,得意洋洋地晃著手中的手機,諷刺的笑道:“嫂子,你這幅賤樣,可全都在這裏呢!哦,對了,你已經不是我嫂子了,因為你不配!”

陸向恒冷著臉:“嗬,跟野男人廝混,還好意思問我怎麽了?離婚吧,我嫌你髒!”

“野男人?昨夜不是你……”

忽然一愣,想到昨夜,閨蕭若雪約去酒吧,說是向傳授經驗,教如何真正得到陸向恒的。

“你呀,就是太保守了,整天繃著個臉!新婚到現在已經幾個月了,第一次都還沒給陸向恒!人嘛,不是乖巧就是,你看你,一樣都不沾邊,吶,別說我不幫你,我已經以你的名義約了陸向恒,在18樓開了間房,你就放心大膽地去吧,記得,要火辣一點!”

喝了幾杯酒之後,接過房卡就離開了。

之後的記憶越來越模糊……隻記得自己與“陸向恒”一夜瘋狂。

可是怎麽會…那個男人竟然不是自己的老公?

想起昨天晚上蕭若雪給灌了不酒,是醉了,但是昨夜的,的念強烈得像是等待幹柴燃燒的烈火一般,這絕對不是酒能達到的效果!

宋蓁蓁有種不祥的預,蕭若雪給的酒,有問題。

忽然,看到躲在房間門口一閃而過的蕭若雪,竟然出一幸災樂禍的笑,而後一閃,不見了。

……被算計了?

腦子轟的一聲炸開,“不是你?”宋蓁蓁說話的聲音都抖得厲害:“陸向恒,你說昨晚的人…不是你!”

陸向恒嗤之以鼻地說道:“宋蓁蓁,你徹夜和其他野男人滾床單,居然還說不知道是和誰滾的!你不是不知檢點,還真是沒腦子!離婚協議我已經準備好了,你把字簽了!”手慢慢沿著鎖骨,向下探去,強勢的分開的雙…………清晨,漫過紗簾照在豪華的酒店裏,肆意的丟了一地,淩的床鋪昭示著瘋狂的一夜。床上宋蓁蓁翻了個,緩緩睜開眼睛,迎接的,卻是猝不及防的一個耳!“賤人!”宋蓁蓁瞬間清醒,發現自己的老公陸向恒站在床前,一臉氣憤的瞪著。“向恒,你怎麽了?”正打算坐起來,可是卻發現被子順著上往下,而竟然什麽都沒穿!婆婆見醒來,一把揪起,對著的胳膊和肩膀又掐又擰:“你這個不知廉恥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