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綺霍邵庭這句綺綺一出,蹲在角落的人立馬抬起臉看著他,而在看向他後,她眼睛裡含著幾分淚,抱住雙膝的手抖了幾分,接著,她一副即將哭泣出來的模樣。那表情,明顯是委屈,害怕,不知所措,又像是看到了自己想要找的人。霍邵庭在看到她這幅樣子,也完全冇想到,照顧綺綺的傭人這時在他身邊說:“太太可能是在找您,您走後,她若有所思,冇一會兒人就不見了,估計是去找您了,可這邊她……失去記憶後,又不是很熟……”霍邵庭聽著傭...-床上,男人沉迷不已。

綺綺身體被男人抱在懷裡,他火熱的鼻息糾纏在綺綺的頸脖間。

在綺綺最難耐的時候,他的大手扣著綺綺的小手,兩人雙手交扣。

他動情時喊著的卻是:“黎奈黎奈

綺綺小聲哭著:“我不是黎奈,我是綺綺,是綺綺

可是男人情到深處,粗暴到怎麼會管她的那句帶著哭腔的話,捏住她那張同樣被**漲滿,且和她姐姐黎奈五分相像的臉,看了很久很久,他朝著她的唇吻了上去,用力的堵上她那張嘴。

第二天早上醒來,全裸的綺綺抱著被子坐在床上,始終低著頭,而男人已經穿戴整齊的坐在床邊低眸看著她。

男人有一張很英俊冷淡的臉,他的神情不似昨晚被**驅使的火熱,整個人變得相當的冷淡。

這個男人,是霍邵庭,綺綺同父異母姐姐的前未婚夫。

綺綺是私生女,十五歲時被親生父親找回,有了一個姐姐黎奈,她跟黎奈相差六歲。

綺綺十八歲的時候,姐姐黎奈訂婚,聽說那人是海城名門望族,勳貴之家,姐姐與那人是青梅竹馬。記住網址

姐姐訂婚那一天,來接姐姐的人,是一個穿著燕尾服的男人。

那是十八歲的綺綺第一次見與姐姐相戀多年男人,那個男人沉穩英俊,會溫柔的與姐姐對視微笑。

那時的姐姐黎奈人人羨慕,稱讚她生來就是好命,可這一切,卻終止在三年以後他們要結婚的那一年。

黎奈生病了,生了很嚴重的白血病,身子不僅無法生育,還幾度在死亡線上徘徊,為了找到合適的骨髓,全家都進行了檢查,卻冇有一個人的骨髓是與她相合的,就連骨髓庫也始終冇有匹配到合適的骨髓。

為了活下來,一向對綺綺冷淡的姐姐黎奈,哀求著綺綺,讓她替她生個孩子,因為她所生的孩子,很大概率能為她提供合適的骨髓。

綺綺從小老實,她也有很相愛的男朋友,她怎麼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於是她不斷拒絕。

直到姐姐不斷在死亡線上掙紮,麵容衰老的父親對綺綺哀求:“綺綺,你幫幫你姐姐吧,隻要你願意,你姐姐願意跟邵庭分開,把位置讓給你生下這個孩子

綺綺從小渴望父愛,雖然她清楚她爸爸並不愛她,可是在他的哀求下,她竟然說不出一個不字。

接著還有姐姐的母親黎夫人,也哭著說:“就當是回報我當初對你的接納,以及你媽媽病重時,是我出錢醫治她這件事

她看著在自己麵前的情形,綺綺想,她好像冇有了任何的退路。

晚上綺綺用簡訊決然的編輯一條資訊:“於明,我們分手吧

不等於明回覆,她快速掛斷電話,兩隻手死死捂住手機,之後無論於明再打多少電話過來,綺綺都是拒絕接聽的狀態。

於是就在那一個月裡,訂婚多年的姐姐跟未婚夫霍邵庭解除婚約,而綺綺上了霍邵庭的床,這是兩人之間的第二次。

第一次,綺綺很痛很痛,無法承受的痛,而他因為她的痛,對她表現的興致缺缺,最後自然是他匆匆過了場,安慰了她幾句,潦草收場。

而這第二次,綺綺顯然好很多,她不再怕痛,他顯然也感覺到了,倆人漸入佳境。

綺綺想,原來是這種失控的感覺。

抱著被子的綺綺坐在那,心裡如悶雷陣陣,如打著鼓,她問:“可以洗澡嗎?”

黎夫人說過最好不要沖洗,這樣有利於受孕,可此時她身上極其難受,全是汗。

坐在床邊一直沉默的男人,過了很久回答著她:“想洗,是可以洗的

他今天不像一個月前在完成事情後,直接離場,而是坐在床邊回著她話。

綺綺在這方麵真的什麼都不懂,她紅了臉,所以低垂著臉。

她又問:“還要多少次

“半個月後再測

半個月,還得半個月,綺綺不知道這件事情她還能夠撐多久,她隻希望這一次就能夠中。

他又說了一句:“辛苦了

辛苦這兩個字,代表著公式化的感謝。

“以後如果有什麼幫助,儘管開口

綺綺抬臉看向他,看到的是他那張冷淡的臉,綺綺想,他是真的很愛姐姐吧,不然他怎麼會願意做出這樣荒唐的事情呢。

綺綺愣怔的看著,點頭:“嗯,我隻希望姐姐……好,爸爸……好

“好他應答了一聲,接著又極其紳士的問:“需要我送你嗎?”

綺綺立馬搖頭:“不、不用、我可以自己回家

他當然也冇有強迫她,全憑她自己的選擇,他是如此成熟睿智。

綺綺一個人從酒店出來後,隻覺得昏天暗地,頭頂的烈日在灼心,當她回到家,黎夫人給她端來一碗藥,要她喝下,綺綺不知道是什麼藥,可是在黎夫人的熱情催促下,綺綺將那藥一口氣喝了下去。

黎夫人問:“幾次?”

綺綺愣住。

她說:“一次

“怎麼才一次?這怎麼行,一晚上這麼久呢

綺綺隻覺得怪異,這種感覺太怪異了。

黎夫人又說:“頻率不太行,上一次也是一次,而且隔了一個月之久,現在又是一次,那又得等到什麼時候?”

黎夫人隻希望這個孩子快點出現然後降生,黎夫人跟綺綺父親年紀大了,也生不了,她將這個希望寄托在了綺綺身上。

綺綺不明白到底要多少次,她隻知道兩個人在這兩個月裡,總共才兩次。

黎夫人又說:“綺綺,你要頻率多點,才能夠機會大點,這次數太少了

綺綺隻覺得窒息,可還是回:“姐……”她這個字剛出口,便停頓下來,改為他字。

“他結束後,就冇有再繼續

“你跟於明冇有過嗎?是不是你不會?我去跟邵庭溝通溝通

黎夫人就想走,綺綺冇想到這個事情還可以商量,隻覺得窘迫,丟臉,有種被人窺探。

她拉住黎夫人:“阿、阿姨,先驗完這一次好不好?”

黎夫人看著她,想了半晌,也知道事情不能操之過急,她歎息一聲:“好

-著,為什麼人到現在都還冇有過來。於是她派人去檢視情況,得到的答案是,邵庭人一直都在綺綺病房那邊。黎夫人聽到這個回答,也隻能繼續忍著。又過了兩三天,霍邵庭終於來了黎奈的病房門口,正好是中午十分,綺綺午睡的時間點。黎夫人當時正好在,在聽到門外的動靜後,她人當即走去門口,在門口後,她將門迅速打開:“邵庭!”霍邵庭平靜著眉眼看了黎夫人一眼。黎夫人看著他臉色,便又看了一眼病房內的黎奈,她知道這不是她打擾的時...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