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人,您可是陸總的明正娶的妻子。」「也是?」蕎麥有些強迫自己出一個笑容。陡然間,的蹭亮的玻璃自門開了,腳踩著高跟鞋。人一襲大紅腳踩高跟鞋走了進來,臉上麵畫著緻的妝容,耳朵上麵戴著誇張的耳飾。再仔細一看,蕎麥與這人的側臉竟然十分的相似。急急忙忙趕下來的蘇書笑著迎了上去,臉上麵笑瞇瞇:「我這大老遠的就看見一個人,我還以為是誰長那麼好看呢,走近一看才發現原來是我們珊珊姐啊。」蘇書是林珊珊的學妹,小了大概三...暴雨傾盆,下了一整個上午。

蕎麥渾的站在陸氏集團的會客室裡,懷中抱著保溫壺,空調涼風吹在的上,冷的有些抖。

「不好意思,陸總正在開會,麻煩你稍微等一下。」

蘇書的目不屑的上下打量著。

蕎麥的皮很白,白的幾乎能夠看見皮裡麵脈絡,材纖細,穿著一件的流蘇襯托的小腰不足盈盈一握。

黑的長發用一髮帶束起隨意的垂落在腦後,明明隻是一個隨意的馬尾,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卻是好看的要命。

隻見緩緩地張開了說道:「好,我知道了,謝謝你。」

聲音甜。

活的像是一朵被人養在家裡麵的莬花。

會客室門合上,折出蕎麥那張緻的側臉。

蘇書看了一眼不甘心的咬牙切齒。

憑著一張臉,有什麼用。

還不是要被陸總拋棄。

門外麵,流言四起。

「嘖嘖嘖,每天都來送湯有什麼用?還不是個替,老闆看都不看一眼。」

「就是就是,跟珊珊小姐比,這個蕎麥簡直就是鄉下來的土包子。」

「誰不知道,就是跟珊珊小姐一樣有那麼一張臉,所以纔能夠跟老闆結婚。」

「好在珊珊小姐馬上就從國外回來了,以後我們再也不用看見這個替了。」

……

冷不丁的,「吱嘎」一聲,會客室的門被人推開了,眾人嚇了一大跳,議論雖然停止,臉上麵倒也沒有歉意的意思。

反倒視線落在蕎麥的臉上麵更加肆無忌憚的打量著。

甚至不知道是誰發出「噗嗤」一聲的笑聲。

場麵一度諷刺至極。

「你有什麼事嗎?」

蘇書抬起頭,一丁點都不在意,甚至眼中的不耐煩都快要溢位來了。

「我突然間想起我還有點事,這個保溫壺麻煩幫忙給陸總,謝謝。」

蕎麥脾氣很好的將保溫壺遞了過去。

蘇書懶得的抬頭。

「我知道了,你放在這吧,等到陸總開完會之後,我會把保溫壺給他。」

「謝謝你。」

蕎麥笑了笑。

看著進了電梯。

蘇書隨手的將保溫壺的湯扔在了垃圾桶裡麵。

嘖嘖嘖,當真是老土的要命。

還煲心湯。

又不是不知道陸總從來都不喝湯。

蘇書抬頭看了看時間。

一拍手笑了,時間正正好。

……

公司的大廳裡麵。

蕎麥將今早剛做好的小餅乾分給前臺。

「謝謝蕎麥小姐姐。」

「蕎麥小姐姐的手藝真的好棒。」

……

「沒關係,今天早上多做了點,就帶過來給你們嘗嘗。」

蕎麥站在那裡,出了好看的脖頸,是看著就覺得氣質很好。

和書室裡麵那一群人相的並不是那麼的好。

反觀倒是和前臺的一些孩子相的倒是不錯。

時不時的會帶點小禮來分給們。

前臺幾個孩子嘗了一口小餅乾。

香濃脆,好吃的都快要把舌頭給咬下來了。

一連著好幾塊餅乾下肚。

突然真的覺得有些過意不去,沒忍住的開口說道:

「那個,蕎麥小姐姐你不要太傷心了,陸總他……他最在乎的也就隻有你一個人而已。」

「對呀,那個人隻是陸總的初而已,初嘛,畢竟過了那麼多年,也沒有什麼了。」

「這一次出現是因為有事要求陸總,蕎麥小姐姐你可千萬不要和陸總吵架,不值得。」

……

話匣子一旦被開啟了之後,你就我一句,話不停的往外麵冒。

這個世界上麵怎麼會有像蕎麥小姐姐那麼好的人。

長的漂亮又會做各種好吃的。

更重要的事是小姐姐心地善良又好說話。

「那個……你們在說什麼?能不能夠詳細的跟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蕎麥的聲音,落在人的心裏麵,一下子中了人的心。

「就是……就是林珊珊那個那個人來找了陸總,說是……是有事要找陸總幫忙。」

拿人手短吃人短,前臺著頭皮。

「嘶。」

蕎麥倒吸了一口的涼氣,臉蒼白。

林珊珊回來了?

一旁站著的另外一個孩子立即瞪了一眼,連忙開口安道:

「不過您也別太擔心了,陸總應該不是這個樣子的人,您可是陸總的明正娶的妻子。」

「也是?」

蕎麥有些強迫自己出一個笑容。

陡然間,的蹭亮的玻璃自門開了,腳踩著高跟鞋。

人一襲大紅腳踩高跟鞋走了進來,臉上麵畫著緻的妝容,耳朵上麵戴著誇張的耳飾。

再仔細一看,蕎麥與這人的側臉竟然十分的相似。

急急忙忙趕下來的蘇書笑著迎了上去,臉上麵笑瞇瞇:

「我這大老遠的就看見一個人,我還以為是誰長那麼好看呢,走近一看才發現原來是我們珊珊姐啊。」

蘇書是林珊珊的學妹,小了大概三四屆,在校期間兩人就認識,甚至是說關係不錯。

林珊珊掠過耳邊的捲髮隨意的披散在發間,笑著道:「蘇學妹這段時間也變的漂亮了不。」

「珊珊姐,您就別拿我尋開心了,陸總在上麵等著您呢,我現在帶您上去。」

一想到那個男人,林珊珊的臉上麵當即的出現了紅暈。

輕輕的點頭答應了一聲。

電梯門開啟,林珊珊走了進去。

蘇書的餘瞥見前臺的一抹影,笑了。

「珊珊姐,您先上去,我突然間想起還有一份報表沒有拿。」

「好,那你一會兒上來。」

「嗯。」

電梯門和上,小蘇看了一眼不遠,眼中的嫌棄愈發的不掩飾。

總裁辦公室。

林珊珊敲門。

「進。」

低沉的男聲從辦公室裡麵傳了出來。

林珊珊推開那扇總裁辦公室的門。

人走進去的那一剎那,視線便落在了站在一旁的那抹高大的影,林珊珊甚至是覺自己的呼吸都有些困難。

「陸驍。」

輕聲喊了一句。

男人側,氣場淩厲,眼角淚痣眸眼如星。

視線落在林珊珊上,眉頭皺,片刻目沉了下來。

林珊珊覺自己整個人的呼吸都變得困難了起來。

「噗通噗通」心臟幾乎都快要從自己的嗓子眼裡麵跳出來了一樣。

……總的初而已,初嘛,畢竟過了那麼多年,也沒有什麼了。」「這一次出現是因為有事要求陸總,蕎麥小姐姐你可千萬不要和陸總吵架,不值得。」……話匣子一旦被開啟了之後,你就我一句,話不停的往外麵冒。這個世界上麵怎麼會有像蕎麥小姐姐那麼好的人。長的漂亮又會做各種好吃的。更重要的事是小姐姐心地善良又好說話。「那個……你們在說什麼?能不能夠詳細的跟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兒?」蕎麥的聲音,落在人的心裏麵,一下子中了人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