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候,那位天焱皇主,以及天焱宮的兩位宮主也已經從高臺飄落而下,走了過來。“參見陛下!”還留在這裡的眾多天才們,都紛紛躬身行禮。“都起來吧。”天焱皇主揮手,眾人紛紛起身。“夏芒。”天焱皇主先看向身為皇室子弟的夏芒,道:“這次狩獵,你的表現已經很不錯了,等到了天焱宮後,再好好努力。”“是。”夏芒點頭。“烏朝。”天焱皇主又朝烏朝看了過來。“貧僧,見過陛下。”烏朝再度行禮。看著眼前的烏朝,天焱皇主卻皺起了眉...天焱皇朝,永寧郡,蘇家演武場內。

蘇家不少年輕一輩子弟聚集在這裡,在演練著各種各樣的武技與招式。

其中就以一名白袍少年演練的劍術,最為顯眼。

譁!譁!譁!

一道道劍影施展,頗為玄妙。

這劍術,是當初蘇信帶回給蘇家的,如今算是蘇家最高層次的劍術之一,對修習之人的要求,也頗高。

白袍少年演練了一陣,似乎是覺得累了,就停下想要休息。

“繼續練!”一道低喝突兀響起。

“蘇銘族兄!”

“見過蘇銘族兄!”

演武場上眾多蘇家年輕子弟,包括那白袍少年都紛紛朝來人行禮,目中都帶著尊敬,甚至還有著一絲崇拜。

蘇銘,蘇家如今年輕一輩子弟當中,公認的第一天才。

不過二十來歲的年紀,修為已經達到化海圓滿之境,且還領悟了一絲意境,技藝水平也極高,隻需再修煉幾年,當修為達到化海巔峰之後,便可去參加皇城狩獵,都有一定可能進入天焱宮中修煉。

如今蘇家大多數年輕一輩弟子,都是以他為榜樣的。

當然,蘇銘雖然很優秀,但跟曾經那位讓蘇信重新崛起,再度擁有無盡榮耀的少公子蘇信比起來,還是差上很遠的。

在很多蘇家人心底,蘇信,那就是一個神話!

可惜,這個神話,在一年多前,已經死去了。

“蘇銘族兄。”

白袍少年恭敬站在蘇銘的麵前。

“小磊,當初三長老將這門劍術給你時,就吩咐過,要你務必在三個月內將這門劍術修煉至小成之境,然後去闖那真武閣第十一層,可現在都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了,你看你現在練得,距離小成,還差的不知多遠……”

“本來進度就慢了,你還不努力勤加練習?”蘇銘訓斥道。

聽到蘇銘的話,白袍少年卻皺起了眉頭,道:“蘇銘族兄,這劍術無比精妙,我想要將這劍術掌握至小成,短短三個月時間,根本不夠,至於那真武閣第十一層,就更別說了。”

“聽他們說,很多化海境強者,都無法闖過真武閣第十一層,我今年還不滿二十歲,修為也才剛跨入真武十重境不久,怎麼可能闖的過去?”

“別說我了,我蘇家恐怕也沒誰能夠在這個年紀,闖過那真武閣第十一層的吧?”

“你還敢頂嘴?”

蘇銘一瞪眼,道:“你蘇信族兄當初跟你一樣年紀時,都已經領悟了一絲意境,去闖真武閣,一口氣就闖過了前十四層,這還是他不想弄出太大動靜,有所保留的結果,而沒過多久,他就去參加了皇城狩獵,一舉奪得狩獵第一,名揚天下!”

“而對你,僅僅隻是要你闖過前十一層而已,有那麼難?”

白袍少年立馬不敢說話了。

蘇信族兄,在他眼裡,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怪物。

他哪敢去跟這樣的大怪物比較?

見白袍少年不再吭聲,蘇銘輕嘆了口氣,語氣也柔和起來,“小磊,若是之前,蘇信族兄還在時,你稍微放鬆一些,我也不會怪你,更不會逼你,可現在,蘇信族兄已經不在了,而我蘇家,也大不如前。”

“如今,我蘇家正麵臨新的危機,需要有人能夠再度站出來,而你,在我蘇家二十歲以下的年輕弟子當中,是最優秀的一位,不管是我,還是我蘇家的眾多長老族人們,都對你抱有極大期望。”

“這些,你可懂得?”蘇銘語重心長道。

“蘇銘族兄,我明白了。”白袍少年重重點頭,旋即繼續開始演練起劍術來。

而蘇銘就站在旁邊看著,內心卻很沉重。

蘇家這些年,起落太大了。

之前蘇信崛起,帶領蘇家重新走上了輝煌,特別是蘇信進入九聖山並大放異彩後,蘇家更是得到了巨大的權勢與地位,在天焱皇朝內順風順水,連天焱皇朝皇室對蘇家都非常客氣友好,蘇家的發展自然也很快。

然而一年多前,蘇信的死訊傳了回來……這對蘇家來說,簡直就是,天塌了!

蘇家崛起途中,難免會與一些勢力強者有所摩擦碰撞,甚至結下仇怨的。

還有蘇家原本就存在兩大仇敵,司徒家與齊王府。

之前蘇信在時,沒人敢對蘇家指手畫腳,更別說找麻煩了,那司徒家更是小心謹慎,根本不敢再與蘇家有任何碰撞。

可自從蘇信的死訊傳回來,那些與蘇家結過仇怨的勢力強者,都紛紛發難。

儘管因為蘇家的關係,天焱宮跟天焱皇朝,對蘇家多有庇護,讓各方都有不小的顧忌,可他們不敢明麵上出手,但暗地裡用一些手段還是可以的。

比如,暗中爭奪、打壓蘇家的產業。

或者,當蘇家的強者或是天才外出時,直接出手悄悄弄死。

若是瘋狂點,請不相乾的強者出手,直接去蘇家大開殺戒。

總之,各種各樣的手段都有,隻是還不敢做的太過份而已。

但也隻是現在。

若自身沒能誕生新的強者,光靠蘇信的餘威,蘇家撐不了太久的。

就在這時……

“哼!”

一道冷哼,突兀在整個蘇家之內炸響,一道流光從遠處虛空掠來,在蘇家的府邸上空停下。

“踏空而行,破虛境麼?”

蘇家眾人都被驚動。

演武場上演練武技的眾多年輕一輩子弟也都紛紛停下手中動作,抬頭看向前方站在虛空的那道人影。

“這氣息……不對,不是破虛境,是涅槃境強者!!”蘇銘則是麵色大變,立即朝蘇家的主廳跑去了。

來到主廳前,蘇銘看到蘇家的眾多高層都已經匯聚在這裡。

站在最前方的是蘇家的三位長老,身邊還跟著眾多破虛境門客。

這些年,因為蘇信給的大量資源,蘇家崛起非常快,不僅招攬了很多破虛境門檻,就連蘇家自身的幾位長老,包括一些族人實力都得到了極大提升,像大長老蘇伯庸,如今修為也已經達到破虛後期。

“寧姐。”

蘇銘來到一名英姿颯爽的絕美女子身旁。

這絕美女子,正是蘇玉寧,這些年在蘇家資源堆積下,蘇玉寧實力提升很快,如今也堪堪達到破虛境門檻了。

“又是他!”

蘇玉寧輕咬著嘴唇,看著懸浮在上方的那名鷹鉤鼻老者。

這鷹鉤鼻老者前段時間就來過蘇家一次,是專門來找蘇家麻煩的,那次蘇家費了好大的勁,好說歹說才將他打發掉,可這才沒過多久,又來了。

“赤煉門主,半月不見,別來無恙啊,有什麼事,咱們坐下來好好談吧。”

從蘇家府邸內,也有一道人影迎了上去。

“是夏河大人。”

看到迎上去之人,蘇家眾人目中都帶著敬意。

這位夏河大人並非蘇家門客,而是來自天焱皇室的一位強者,在蘇信身死後,他就一直居住在蘇家之內,庇護蘇家周全。

“夏河,你出自天焱皇室,又是奉命到此,我敬重你,上次我也給足了你麵子,可我今日之所以再度到來,實在是這蘇家,欺人太甚!!”那鷹鉤鼻老者赤煉門主怒喝道。

“欺人太甚?”夏河眉頭一皺。

“哼,上次我走時便說過,隻要蘇家將那叛徒給交出來,我赤煉門絕不會再計較之前之事,可這半個月過去了,蘇家竟一點動作都沒有,以至於昨日,那叛徒又再度出手,殺了我赤煉門好幾位核心弟子,你說,這筆賬,該怎麼算!”赤煉門主喝道。

而這赤煉門主的話,卻令下方蘇家眾人都氣的咬牙。

這赤煉門主口中所說的‘叛徒’,是在蘇家崛起後,才來到的蘇家,成為了蘇家一名門客,且在這過程中,也為蘇家盡心盡力,立下了不少功勞。

蘇家自然不曾虧待他,給了他不少的資源,提升他的實力。

當這位門客修為達到破虛後期時,就離開了蘇家,回去報仇,殺了赤煉門不少的弟子,惹得赤煉門大怒。

而這赤煉門,抓不到那名叛徒,卻查出他這幾年一直在蘇家度過,且也是在蘇家資源的扶持下,才提升的實力,因此才遷怒蘇家。

可實際上蘇家根本沒做錯什麼,頂多隻是沒能查清楚那‘叛徒’的真正身份來歷罷了,可普天之下任何家族勢力,麾下門客那麼多,哪會一個個將底細查的那麼清楚的?

至於培養門客……隻要對方盡心盡力為自己家族做事,蘇家當然捨得資源。

赤煉門因此來遷怒蘇家,根本就沒道理,完全站不住腳的。

在蘇家眾人看來,這赤煉門主純粹就是找個藉口,故意來找蘇家麻煩的,其背後說不定還有司徒家,或是那齊王府的影子。

……

虛空上,夏河與那赤煉門主繼續交談著。

兩人都是二步涅槃境,赤煉門主已經是二步涅槃巔峰,實力比夏河要強上一籌,可夏河卻出自天焱皇室,身份擺在那裡。

夏河隻能仗著身份,跟背後的天焱皇室,想要赤煉門主離去。

“夏河,你再怎麼說都沒用,今日不管如何,他蘇家,一定要給我一個交代!!”赤煉門主的聲音夾帶著怒意,響徹整個蘇家。

蘇家內,眾多蘇家族人都咬牙切齒,憤怒無比。

“混蛋!!”

蘇玉寧更是緊握著雙手,若非身旁有人攔住,她都想上前與這赤煉門主理論了。

可她也清楚,涅槃境強者的對話,別說她了,連蘇家大長老蘇伯庸,都根本沒資格插嘴。

而就在這時……

“交代?”

“你什麼東西?也配要我蘇家給你交代?”

一道怒喝,卻在天地間,驟然響起。

虛空,都驀地一震!

……

PS:各位讀者老爺,點點小手,給個五星好評可好?評分太低了些!那銀月侯,達到破虛巔峰那麼多年,實力早就達到最極致了,除非突破達到涅槃境,否則根本不可能再有任何提升空間,可我不同,我隻要修為一突破達到破虛後期,那在很多方麵就能超過他。”“就算不依靠底牌殺手鐧,我到時一樣能擊敗他。”蘇信輕笑著。區區一個銀月侯,老實說,他還真沒怎麼放在眼裡。段雲峰、墨冰、淩羽三人隻是覺得剛剛那血發青年有可能是銀月侯的師弟,擔心蘇信會為此與那銀月侯徹底對上,但對蘇信能將血發青年三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