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位,得到了參加皇城狩獵的名額,至於在場其他諸位,五年後再來吧。”“什麼?”康軒麵色瞬間變了。場上其他人都還好,畢竟他們的表現不管怎麼樣也排不到前十。可這康軒,按照他預想的,自己剛好排在第十,完全能得到一個名額的。“怎麼回事?怎麼隻有六個人?算上龍刀三人,也才九個人啊?還有一個名額給了誰?”“難道,是蘇信?”康軒立即想起蘇信來。之前那蘇信可是當著他們所有人的麵,跟龍刀一樣被請入內院的。且剛剛的預選考...就在蘇信踏足第四界域的同時。

第四界域的最深處,一片遼闊無垠的湖泊之上。

“金峰,這都已經兩個多月了,那地方,還沒找到麼?”

一名古銅色麵板的壯漢發出粗獷的聲音,有些不滿的看向前方帶路的那名白髮陰沉老者。

這白髮陰沉老者,正是司徒峰。

不過在青玄戰場闖蕩,這司徒峰是以‘金峰’為名,如今修為突破達到四步涅槃境後,自然也就被稱之為金峰尊者。

“哪有那麼容易?”司徒峰搖頭道:“我得到的那份秘藏地圖,上邊的指引,也隻是標記在焰水湖中的一片區域,這片區域相對於整個焰水湖自然不大,可依舊有上萬裡範圍。”

“即便我有進入秘藏的令符,能對那秘藏入口有一定感應,可那感應卻很微弱,我必須非常接近那入口,纔能夠感應到,也就是說,我得走遍這片區域內每一處角落,去寸寸查探,纔能夠找到秘藏入口所在。”

“而這麼大範圍的一片區域,要走遍每一處角落,自然需要時間。”

“血鵬大人,不用太心急,隻要那秘藏還藏在焰水湖內,那早晚都是我們的。”司徒峰安撫道。

“哼,但願那秘藏還在,不然……”那古銅色麵板壯漢目光冷厲。

“放心,那秘藏十有**還在的。”司徒峰說了一句,隨後便轉過頭去。

將頭轉過去後,司徒峰麵色立即變得陰沉難看起來。

“這血鵬,白得了那麼多好處就算了,還一點耐心都沒有,若非是擔心在焰水湖內會遇到敵對陣營的強者,我會將那秘藏的事,告訴他?”司徒峰暗暗咬牙。

在焰水湖闖蕩的強者,實力都極其強橫。

不但四步巔峰強者一大堆,連五步涅槃境強者,都有一些。

他一個剛突破的四步尊者,自然不敢獨自一人來這尋寶,所以他才拉上了血鵬,且還承諾得到的秘藏兩人均分。

而血鵬這人性子較為急躁,兩個多月下來,都沒能真正找到那秘藏入口所在,這血鵬已經抱怨過好幾次了,他也隻能儘可能的去安撫。

雖然心底極其不甘,卻也沒辦法。

“都怪那該死的蘇信!!”

“若不是他,我豈會這麼著急來這焰水湖找尋秘藏?還要拉上血鵬這個蠢貨,答應與他平分秘藏?”司徒峰暗罵道。

那秘藏地圖,包括進入秘藏的令符,他很早之前就得到了。

隻是他從未跟任何人提起這事。

他原本是想等自己實力慢慢提升,有朝一日達到四步巔峰的層次,就獨自一人前來焰水湖內尋寶,獨享秘藏的。

可因為蘇信的出現……蘇信對他的威脅實在太大了。

特別是知道蘇信是真龍級天才,且還拜入第六山主門下後,他做夢都是蘇信拿劍要殺他的樣子,他也明白,蘇信用不了多久就會具備斬殺他的實力。

不得已下,他隻能在柳崇的引薦下,走上了一條不歸路,這纔能夠在短時間內將修為提升到四步涅槃境。

同時他也明白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所以修為一突破後,他就立即拉上血鵬來這焰水湖搜尋秘藏了。

“那蘇信,竟然還想跟我生死戰?”司徒峰目光陰冷,“哼,一個剛突破達到涅槃境的小畜生,我雖然不懼,可他畢竟是第六山主的弟子,誰知道手中是否有什麼底牌,還是穩妥一點的好。”

“我就在這焰水湖內,等找到秘藏,得到秘藏中的寶物拿去獻祭,說不定我的修為還能再進一步成為五步涅槃尊者,到時我也能進入九聖山核心層,也用不著再懼怕他了。”

“想殺我……哼哼,有本事來第四界域殺我啊?”司徒峰冷笑著。

他倒是很期待蘇信真的為殺他來第四界域的,畢竟這裡闖蕩的強者實力都極強,一個剛突破到涅槃境的小傢夥,到這裡來,很容易就被敵方陣營的強者斬殺。

司徒峰與那血鵬繼續在這片區域尋找著。

而他卻不知,他怨恨無比,口中剛剛還唸叨著的蘇信,此刻已然踏足第四界域的深處。

“那,就是焰水湖?”

蘇信眺望著前方那片看上去平靜,實在暗潮洶湧巨大湖泊。

焰水湖,第四界域最核心的區域,不單是在第四界域,乃至在整個青玄戰場,整個青玄域,都有著極大的名氣。

焰水湖,麵積無比廣闊。

整個湖泊,單單是寬度,就超過數萬裡,至於長度更是無法想象。

其總體麵積,比得上兩三個天焱皇朝。

而在焰水湖最中央,也就是湖心處,還存在著一處讓無數涅槃境強者都聞風喪膽的絕地……湖心深淵!

傳聞,那湖心深淵乃是湖底天然形成的一個巨大的漩渦,猶如黑洞般,瘋狂吞噬周邊一切。

但凡有人不慎被漩渦捲入深淵,不管是四步尊者也好,五步尊者也罷,乃至那些自創了絕學的六步尊者,一旦被捲入,都必死無疑,不會有任何生還的機會。

就連超脫強者……湖心深淵在焰水湖記憶體在了那麼久,期間就有超脫強者想要進入湖底去一探究竟,可縱然是超脫強者當中的一些頂尖存在,也頂多隻能潛入深淵下方一段距離,別說進入湖底了,連靠近湖底都做不到。

稍有不慎,甚至連超脫強者都有可能死在湖心深淵當中。

連超脫強者都有可能弄死,自然也就成就了湖心深淵的兇名。

蘇信已經來到焰水湖周邊虛空,可剛上前兩步……

“嗯?”

蘇信神色忽然一動。

“怎麼回事?”

“這種感應……”

蘇信目光帶著疑惑,看向焰水湖中心的方向。

在他踏足焰水湖範圍的那一刻,他心底忽然多出了一種莫名的感應。

這種感應,很奇特,彷彿冥冥當中,有什麼東西,在召喚他一樣,這讓蘇信的表情變得無比愕然。

自己可是第一次來第四界域,也是第一次來到焰水湖,可剛踏足焰水湖,竟然受到了一種莫名的召喚?

“召喚我的,會是什麼?”

蘇信疑惑,旋即就按照那冥冥中的感應,往那個方向前行著。

越往前,那種感應就越強烈。

三天後,蘇信在焰水湖的湖麵上,停下身來,他目光抬起,看著前方的盡頭。

那冥冥的感應依舊還存在,且越來越強烈。

可蘇信卻知道,自己距離那感應所在,依舊還有較為遙遠的距離。

最重要的是,這股感應所在的方向,那是焰水湖最中心的位置,而那最中心,就是湖心深淵的所在!

“是湖心深淵,在召喚我?”

“開什麼玩笑!!”

蘇信隻覺得不可思議。

湖心深淵,都已經稱得上是整個青玄域的第一絕地了,任何涅槃境強者一旦被捲入深淵,都必死無疑。

連超脫強者稍有不慎,都會身死。

這等兇險之地,在召喚他?

“清醒點!”蘇信連連搖頭。

雖然不清楚到底為什麼,可蘇信很清楚自己是絕不可能踏足湖心深淵的,起碼現在不會。

“連超脫強者都有可能弄死,我一個剛突破的涅槃境,要是進入裡邊,恐怕到最後連渣都不會剩下。”蘇信喃喃著。

能有如此強烈的感應,或許那湖心深淵底下,確實有什麼跟他有關聯的東西。

可不管是什麼,哪怕那下邊藏著驚天的,可以讓他一下子直接超脫的機緣,他都絕不可能現在去冒險。

畢竟,命隻有一條。

“幽喉尊者。”

蘇信已經拿出了一枚傳訊令符,開始聯絡起幽喉尊者起來……

兩天後,蘇信來到了焰水湖內的一片區域。

“按照幽喉尊者所說的,那司徒峰這兩個月來,一直在這片區域內闖蕩,中途有一些己方陣營的強者都曾見到過他,希望他現在還在這片區域內。”蘇信目光環顧周圍,下一刻,一股不俗的心靈意識直接瀰漫開來。

在經過沉淪秘境的磨練之後,蘇信的心靈意識大幅度提升,全力以赴的話可以瀰漫近二十裡距離。

而隨著他突破到涅槃境,心靈意識也稍微提升了一些,但依舊不算強。

可在蘇信修煉了心靈意識法門《心界》之後,他的心靈意識不但得到了極大程度提升,且對心靈意識的運用也更加熟練。

現在的他,全力以赴釋放心靈意識,足以將周邊百裡範圍盡皆覆蓋,已經比得上很多心靈意識比較厲害的三步涅槃強者了。

“開始吧。”

蘇信保持著百裡範圍的心靈意識,在這片區域內大肆搜尋起來。

雖然隻是焰水湖內的一片區域,可麵積依舊無比遼闊,蘇信找尋起來,也並不容易。

眨眼,七天過去。

一直在依靠心靈意識找尋目標人物的蘇信目光突兀一凝。

此刻在他心靈意識感應範圍內,已經多出了兩人來。

這兩人,從修為氣息上看,一個已經跨入五步尊者行列,而另一個明顯剛突破四步涅槃沒多久。

在焰水湖內,五步涅槃尊者是有一些,但這些五步涅槃尊者幾乎都是獨自一人闖蕩,而身邊帶著一個剛突破的四步涅槃境,又還在這片區域內闖蕩……這讓蘇信立馬就確定了下來。

“終於找到了!”

蘇信目中湧蕩著一層驚喜,而內心殺意則已經開始湧蕩。

“司徒峰,你的末日,到了!!”

……臨下懸浮在上方虛空。蘇信麵色極其難看。“三位與我應當素不相識,根本沒什麼仇怨,如果三位出手是為了剛剛那頭妖獸屍體的話……妖獸屍體就在這裡,三位儘管拿去。”蘇信揮手,將剛剛被他收入乾坤戒的那具妖狼屍體再度拿了出來。他也沒辦法。要是對方隻有獨眼老者一人……雖然這獨眼老者有破虛巔峰修為,實力極強,可蘇信並不畏懼,一對一將血脈之力爆發十成,他就算沒有把握取勝,但這獨眼老者也很難奈何得了他。可關鍵對方有足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