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境巔峰修為,可依靠血脈傳承功法,再催發七成血脈之力,那力量完全就是化海大成,接近圓滿層次的,再依靠我的劍術……尋常的化海圓滿,根本不是我的對手。”論力量威能,其實他比這龐鐵雲還是要弱上一些。可論劍術,論技藝,他比這龐鐵雲要強太多了,就算是正麵硬碰硬,依靠著雷火卷那可怕的雷火之勢,他也完全不懼。“你剛剛,還想殺我?”蘇信眸子逐漸變得冰冷,“現在我倒要看看,是誰殺誰!”蘇信就欲上前。以他的實力,雷火卷...從破虛境突破達到涅槃境,那是質的蛻變。

對很多人來說,就是一步登天。

先是靈力上的蛻變,涅槃境強者的靈力,已經不再是靈力了,而是全部轉化成了真元。

這是一種本質上比靈力還要更為強橫的力量,爆發出來的威能也會更強。

還有很多潛在方麵的變化,像意境感悟上……就好比化海境參悟意境會比較艱難,到了破虛境會變得容易不少,而達到涅槃境,再參悟起來,就會變的更加輕鬆。

實力上,那更是無比巨大的提升。

對尋常人來說,都是如此。

而蘇信,他的變化就更大了。

在突破到涅槃境的那一瞬間,蘇信就感覺自己整個人都經歷了一次昇華,他感覺自己的思維都得到大幅度提升,變得更快了,同時對周圍一切的認知,也變得更加準確,更加清晰了一些。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好比他之前在藏書閣第三層讀書,那些劍術理論知識,一卷的內容他需要花費兩三天才能看完,可現在若是他再去看,恐怕不用一天就能全部看完,且過程中他明悟、理解的也會更快。

感覺就像是自己腦海得到進一步開發。

不管是自己的意識、思維還是悟性,都得到了進一步提升。

跟自己最初的血脈覺醒一樣,那血脈覺醒時,同樣令他各個方麵都得到巨大提升,特別是天賦悟性上,都完全蛻變。

如今突破到涅槃境,這種變化,就像是血脈進行再度覺醒。

而在這種無比奇特美妙的狀態下,蘇信也能無比清晰感應到體內那股莫名力量(劍心雛形)的存在。

如果說,那股莫名力量一開始隻是在他體內凝聚,並紮下腳跟的話,那現在隨著他修為突破到涅槃境,這股力量就已經算是徹底生根發芽,他明顯感覺到這股力量也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提升,無形中對自己施展的劍術影響也會更大。

而與此同時,隨著他的突破,他體內的血脈之力,也變得躁動起來。

至尊血脈的血脈之力,遠比蘇信想象當中的,還要強橫浩瀚的多。

之前蘇信隻是實力太弱,這些血脈之力,很大一部分都隱藏在自己體內,平日裡他都無法感應到,更別說催發出來了。

他之前跟人交戰,催發的血脈之力,也一直都隻是自己體內血脈之力的一部分。

可現在,有很大一部分血脈之力,被激發出來了。

轟隆隆~~~

浩瀚的血脈之力在他體內奔騰著,瞬間一股恐怖的血脈氣息自他身上猛的爆發開來。

他一直端坐在這修行平臺上,感受著自己突破後一些變化的,可這股血脈之力的突然爆發,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一時間,這股恐怖且浩瀚的血脈氣息,便以他為周圍,朝四麵八方席捲而出。

隻是一剎那,便傳遍了整個九聖山!

……

九聖山內,強者極多。

單單那露天廣場上,每天就有大量涅槃境強者聚集在那裡。

這些涅槃境們大多三三兩兩聚集在一起,或是喝酒閒聊著,或是在交易著一些寶物。

在其中一間酒館內,此刻還有一名駝背老者正站在凳子上,跟身邊幾位好友吹噓著自己不久前的一次戰績,熱鬧無比。

可就在這時……

一股恐怖的血脈氣息,自第六聖山山頂上橫掃開來,就彷彿一重無形的衝擊波,衝擊在廣場眾多涅槃境強者的身上。

這種血脈衝擊,就彷彿蘇信施展那天賦神通血脈威懾一樣,讓這些涅槃境強者們幾乎同時感受到一股來自本能的驚怵與恐懼。

廣場上聚集的眾多涅槃境強者都麵色大變,眼中浮現一絲驚駭,那位站在凳子上吹噓戰績的駝背老者,更是被嚇的差一點栽倒在地上。

下一刻,無數道目光齊刷刷看向那股血脈氣息的源頭。

那巍峨高聳的第四聖山之上,一座精緻的竹屋內,身穿素袍的美婦人坐在那裡。

“那丫頭,性子還是太好強了些,明明才剛突破達到二步涅槃,就施展她還沒能完全掌握的力量去與人廝殺。”

美婦人輕輕搖頭,她口中所說的‘那丫頭’自然是她唯一的親傳弟子夏傾城夏仙子。

“不過,她還很年輕,多吃點苦頭,也不是什麼壞事。”

這美婦人輕笑著,忽然,那股強橫的血脈氣息,也席捲到第四聖山。

“嗯,這是?”美婦人不由抬頭,下一刻身形便消失在原地。

那露天廣場上。

“怎麼回事?”

“剛剛那是什麼?”

“感覺像是血脈氣息,難道是有人覺醒了很了不起的血脈?”

廣場上聚集的大量涅槃境強者,此刻都是一臉驚駭與震撼的表情。

“這股血脈氣息衝擊,是從第六聖山上傳出來的。”

“走,快過去看看。”

這些涅槃境強者們紛紛動了,都以最快的速度趕往第六聖山,想要看看第六聖山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然而當他們靠近第六聖山時,整個第六聖山已經處於一重禁製覆蓋下。

在那禁製的最上方,一道冷傲的宛如一柄絕世神劍的身影站在那裡。

“是第六山主!”

這些涅槃境們都是一驚,同時也知道是第六山主施展了禁製,讓他們無法看到第六聖山內的場景。

儘管他們好奇無比,但也無可奈何。

“北冥。”

素袍美婦人出現在第六山主身旁,而她的目光則瞬間看向了第六聖山山頂修行平臺上的蘇信。

“是那個小傢夥?”

第四山主對蘇信的印象很深。

之前蘇信凝聚劍心雛形時,幾大山主都被驚動,都覺得不可思議的。

而現在……

“這股血脈之力,難不成是千年一遇的神品血脈?”第四山主驚詫道。

她沒往至尊血脈上想。

畢竟至尊血脈,隻存在於傳說中,東荒之地歷史上似乎都還沒出現過。

而神品血脈雖然極其罕見,但既然被稱之為千年一遇,就是說每隔千年還是會出現一位的,有的時候隔個幾百年都能出現一位了。

“或許吧。”第六山主隻是平淡的說了一句,他神色冷漠,並沒有半點情緒波動。

“真是天賦異稟啊。”第四山主則讚歎著,“破虛境,就能凝聚劍心雛形,已經不可思議了,結果他竟然還身懷這等驚人的血脈,這兩者結合,他將來若是成長起來……”

第四山主不得不讚嘆。

論實力,她已經是高高在上的山主,東荒之地霸主級別的超級存在,可她活了超過兩千年歲月,迄今為止還沒見過天賦潛力如此巨大的小傢夥。

就算是她收的那位親傳弟子,雖然擁有著無比獨特的體質,將來也有極大的潛力與成長空間,可跟眼前的蘇信比起來,卻依舊要差上不少。

而此刻,在第六聖山山頂修行平臺上,蘇信自己也被嚇了一跳。

他也沒想到突破後,血脈激發下,竟然會爆發出這麼強大的血脈氣息,隻能連忙想辦法將這股血脈氣息收斂起來。

隨後,他也開始仔細感受起來。

“血脈之力,提升了好多!”蘇信忍不住驚歎。

如果說他之前激發出來的血脈之力隻是一水缸水的話,那現在已經勉強算是一個湖泊了。

而血脈之力的激發,對他的實力提升也非常巨大。

蘇信嘗試發力……

剛突破到一品涅槃境的真元,在血脈傳承功法的作用下,力量爆發勉強達到了二步涅槃境的門檻,可隨著他血脈之力催發,隻是很隨意的催發,轟隆隆~~蘇信隻感覺自己手中湧蕩著一股爆炸性的力量。

這股力量之強,赫然已經達到了三步巔峰的層次。

“怎麼可能?”蘇信自己都被震驚到了。

修煉一途,越往後,每一個層次之間的差距就越大。

像之前蘇信在破虛境時候,就已經發現自己即便全力催發血脈之力,也頂多隻能讓自己力量威能提升一個層次,效果也隻是比血脈傳承功法稍微強上一些,之所以他有時能越三個層次殺敵,很大程度上他是依靠的劍術跟一些底牌手段。

可現在……

“我還隻是隨意催發,根本沒將血脈之力催發達到極致,這要是全力催發,力量威能豈不是能達到四步涅槃尊者的門檻?”蘇信睜大著眼睛。

一個剛突破的一步涅槃境,單是力量威能,就足以媲美四步涅槃尊者?

這要是傳出去,絕對會嚇到一大片人。

要知道,即便是東荒之地內那些覺醒一品血脈的頂尖天才,他們仗著自身功法,加上血脈之力,在一步涅槃境層次,力量威能上恐怕也隻能達到二步涅槃極致,或是堪堪達到三步涅槃境門檻。

而媲美四步涅槃尊者……這隻能用離譜二字形容。

此外,蘇信還發現,自己現在激發的血脈之力,依舊並非極限!

他的體內,依舊還隱藏著大量血脈之力,無法被他排程,或許隻有等到以後,達到全新境界了,比如超脫之日,或許,這些隱藏的血脈之力,才會被完全激發。

而就在蘇信感受著自己血脈之力的同時……

嗡~~~

他的腦袋忽然一陣刺痛,旋即一股浩瀚的訊息爆湧而來。

“傳承秘術……不滅!!”

蘇信不由震驚。

……撞擊聲響起後,譚三身形直接爆退了出來。而此刻的他,手中兩柄飛輪的其中一柄,已經裂開了兩半掉落在地上,同時他手腕上,還有一道細小的劍痕,淡淡的鮮血也在流出。譚三一臉震撼。他,堂堂破虛巔峰強者,自問實力也頗為了得的。而眼前這看上去隻有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明顯隻有破虛初期修為。兩人交手……“他根本沒怎麼認真,連劍術都施展的很隨意,可隻是一瞬間交手,我竟然就被逼得拿出兵刃,爆發全部實力,甚至施展自己的絕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