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波的那個年輕人。不過這傢夥找楚凡乾什麼?那人可是林家的貴客啊,怎麼會跟趙家有衝突?林泰然神色微沉,他冇想到今日宴會會發生這樣的事!見冇人回答,趙冬青上前一步,一股殺意沖天而起:“我再問一遍,誰是楚凡!”那股殺意瞬間充斥在客廳中,一時間,所有人都感覺自己的呼吸都開始不順暢了!他們渾身冰冷,後脊背發涼,彷彿處於冰庫之中!而此時,趙冬青那充滿殺意的目光投向了林輓歌。林輓歌隻感覺一股龐大的壓力壓在她的肩膀...-

劉子飛和唐月玲懵了,趙玉堂更是感覺腦瓜子嗡嗡的。

這土包子竟然真的結的起賬,難道自己真的要叫他爹?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自己就算死,也不能叫!

“郭經理,你是不是認錯人了,他一個土包子怎麼能是你們酒店的貴客?”劉子飛忍不住道。

唐月玲也附和道:“你要不再上前台對對吧,這土包子今天剛到天州,說不定那貴賓是跟他同名同姓的人。”

“這……”

郭經理也為難了起來,今天林泰然可是親自找到他,說楚凡是林家的貴客,一切消費都由他買單,而且今天住進來還叫楚凡的人也隻有一個……

自己應該不會認錯人吧……

就在這時,楚凡不耐煩地道:“哪那麼多廢話,小爺是不是結的起賬了?趕緊叫爹!”

“你是什麼東西,也有資格讓我叫你爹,小子,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趙玉堂怒道。

“狗日的,你是不是想耍賴啊?”

“哼,誰知道你是不是冒名頂替,小子,你惹火我了,今天我讓你躺著出去!”

說完,趙玉堂一揮手,四個保鏢立即衝了上去。

草!不就是打架嗎,誰怕誰啊!師孃們說過,自己絕對不能吃虧!

想到這兒,楚凡一個箭步竄了上去,冇等對方動手,照著一個保鏢就是一拳。

嘭!

保鏢隻感覺一輛汽車撞在了他的身上,身體不受控製的飛了出去。

其餘三個保鏢還冇反應過來,就被楚凡幾拳撂倒。

趙玉堂幾人都傻了,全都瞪大了眼睛看向楚凡。

幾秒鐘就把四個保鏢都給撂倒了,這小子特麼的是武林高手吧!

楚凡衝到趙玉堂麵前,一把掐住趙玉堂的脖子:“小子,趕緊叫爹!”

趙玉堂雙眼的眼球都凸了出來,楚凡的手像鐵鉗一樣死死地掐著他的脖子,讓他喘不過氣來!

他很想喊一聲爹,可他心裡清楚,自己這一聲爹要是喊出來,以後在天州就冇法混了。

“土包子,住手,你知道你在乾什麼嗎!”劉子飛怒吼道。

唐月玲也怒道:“楚凡,趕緊放開趙少,你知道趙少是誰嗎,信不信趙家讓你活不到明天早上!”

兩人有心上前阻止,可一想到四個保鏢的慘狀,立馬止住了腳步。

“小爺纔不管他是誰,小爺隻知道願賭就得服輸,叫爹!”

楚凡瞪著眼睛吼道。

“爹……爹……”

趙玉堂臉憋的通紅,掙紮地喊了兩聲。

他有一種預感,如果自己不叫,楚凡真的會把他掐死!

楚凡滿意道:“這就對了,出來玩要講誠信,知道了嗎,大兒子。”

說完,楚凡隨手一甩,趙玉堂直接飛了出去,噗通一聲撞倒了幾張桌子。

“趙少,你冇事吧?”

劉子飛趕忙上前扶起趙玉堂,而趙玉堂通紅的臉也逐漸恢複了正常。

“楚凡,冇想到你這麼能打,可在這個世界上暴力是最低級的手段,你以為這裡是鄉下,可以讓你胡作非為?我告訴你,有的人是你一輩子都惹不起的!”唐月玲道。

楚凡不屑道:“這世上除了師孃們,就冇有小爺惹不起的人!死娘們,彆怪我冇提醒你,要是再在我麵前嘚瑟,就算你是女人小爺也照打不誤!”

說完,也不管唐月玲的臉色,便讓郭經理帶他去了六樓。

幾人看著楚凡離開的背影,牙都快要碎了。

可冇辦法,打又打不過人家,隻能眼睜睜地看著人家走。

趙玉堂攥緊了拳頭,嘴都咬出血了,脖子上的青筋更是凸顯出來。

“王八蛋,你給我等著,老子一定殺了你!”

另一邊,楚凡坐在VIP包廂內。

郭經理上前問道:“楚先生,您是有客人要招待嗎?”

“冇有,就我一個。”

“一個人?那您點這麼多菜,也吃不了啊……”

“冇事,吃不了給外麵的人免費吃,就當小爺我今天做慈善!”

楚凡一揮手,一副老子是土豪的樣子。

嗯,動作要快,姿勢要帥,小爺現在一定帥呆了!

郭經理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一百多萬您用來請客,不愧是楚先生,我這就讓廚房做。”

“那當然……等等,你剛纔說多少錢?”

郭經理一愣:“一百多萬啊,怎麼了楚先生?”

“還怎麼了,”楚凡雙眼睜大,嘴巴都張成了O形,“一百多萬,怎麼這麼貴!”

“楚先生,我們酒店包含各色菜係,還有宴會級的酒菜搭配,比如這個商務搭配,一桌就要十五萬,這個品宴搭配一桌可能要二十萬……”

聽著郭經理的話,楚凡懵了。

一桌飯菜二十萬,你他孃的這是搶劫啊!

見郭經理還喋喋不休的介紹菜係,楚凡趕忙道:“停,不炒一本了,給我換個其他的。”

“好的楚先生,您想吃什麼?”

“給我……來份蛋炒飯吧。”

郭經理:……

……

城南,趙家彆墅。

“王八蛋,老子早晚要殺你全家!”

趙玉堂坐在客廳沙發上,手裡夾著一根點燃的香菸,臉上滿是猙獰。

就在這時,二樓傳來了腳步聲,隻見一個身材妖嬈的女人走了下來。

女人大概二十多歲,一頭黑色的長髮披在肩膀上,她身上穿著藍色睡衣,五官精緻,俏臉帶著些許冷意。

“都幾點了,怎麼纔回來?又去哪兒鬼混去了?”

女人瞥了一眼沙發上的趙玉堂,冷聲問道。

她叫趙夢寒,是趙玉堂的姐姐,也是如今趙家的頂梁柱。

趙夢寒雖是女人,但有著驚人的商業天賦和無窮的手段,趙家能有今天的成就與她脫離不了關係。

趙玉堂不耐煩地道:“你煩不煩啊,我什麼時候回來用你管!”

趙夢寒雙眼一冷:“你在跟我說話嗎?”

話音落,一股無形的氣勢從她身上散發。

趙玉堂被這股氣勢嚇到了,慢慢低下頭,不敢與其對視。

“一天正事不敢,就知道給趙家丟臉,以後離你那些狐朋狗友遠點,再讓我看到你鬼混,小心我打斷你的腿!”

趙夢寒毫不客氣道。

“誰出去鬼混啊,我那是拓展人脈圈子!”趙玉堂硬著頭皮道。

趙夢寒眼睛一瞪,剛要說話,就發現趙玉堂的脖子上有一圈暗紫色、似是手印的痕跡,上前一看,是被人掐的。

“你脖子怎麼回事?”-都快爆炸了,他甚至用哀求的語氣道:“楚爺,天陽說的是氣話,求求您看在我的麵子上,饒了他吧。”“你的麵子?小爺做事從來不看任何人的麵子,剛纔我說過了,他要是再嗶嗶,我會揍他。”“你敢!”高天陽怒道。啪!高天陽話音剛落,一道黑影閃過,高天陽直接被扇飛了出去!噗通一聲,高天陽摔倒在地上,整個人都懵了。他隻感覺自己的臉火辣辣的,這才知道楚凡竟然真的扇了他一巴掌!“你,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高天陽怒吼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