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怎麼可能!”孫憶雪吃了一驚,炮頭的實力她再清楚不過,一拳能打碎一個沙袋,這樣的力量居然打不動徐文爍!徐文爍拍了拍胸前不存在的灰塵:“力量還行,可惜還是不夠。”楚凡淡淡地道:“還要再來嗎,要不讓你身邊的那個人試試?”孫憶雪下意識看向身旁的中年人,後者衝著他搖搖頭。“算你們好運,孔少,我們走吧。”孫憶雪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最後一轉身率先走了。孔思淼驚訝地看向徐文爍:“你竟然能擋住炮頭一拳。”“以前在...-

劉子飛的聲音很大,立馬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楚凡扭頭看去,眉毛一挑:“呦,是你們兩個賤人啊。”

“土包子!你說什麼!”劉子飛怒道。

“我說錯了?你們不是賤人是什麼?”楚凡不屑道。

“那不是唐家家主唐萬德和他孫女唐月玲嗎,他們也來了?”

“何止是唐家啊,還有劉家的大少爺劉子飛,這是出什麼事了?”

“剛纔這小子罵劉少和唐小姐是賤人,這傢夥膽子夠大啊,也不怕唐家和劉家的報複。”

周圍人在看到唐萬德等人後,頓時議論起來。

唐月玲柳眉微皺,道:“楚凡,你來這兒乾什麼?”

“小爺要乾啥關你們鳥事,倒是你們,終於知道找人看病了?”

看樣子唐萬德的病已經開始複發了,不過楚凡敢肯定,他的病除了自己,彆人治不了。

“哼,老夫隻是來檢查身體,什麼病不病的,有些話不要亂說!”唐萬德冷哼一聲,道。

楚凡笑了:“呦嗬,嘴還挺犟,希望再過幾天你還能這麼說,不過記住了,彆來找小爺!”

“天下名醫眾多,難道隻有你能治好爺爺的病?我們已經請了吳聖手的師父,他老人家絕對有辦法!”劉子飛道。

唐月玲俏臉冰冷:“土包子,彆以為你能藉此威脅唐家,你的醫術再高能有吳聖手的師父高?等我爺爺的病好了,我會讓你知道得罪唐家的下場!”

一聽這話,楚凡頓時樂了,吳老頭兒的師父?那不就是自己嗎!

他抱著肩膀,看著唐月玲等人,在他眼裡,這幾個傢夥都是小醜。

這時,吳道成皺著眉頭道:“幾位,這中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冇有誤會,吳聖手,這傢夥就是一個鄉下來的土包子,我們不要理他,您的師父什麼時候能到?”

唐月玲不屑地看了楚凡一眼,隨後衝著吳道成問道。

吳道成淡淡地道:“我師父已經來了。”

“什麼?來了!他老人家在哪兒?”

唐月玲心中一喜,趕忙問道。

爺爺的病有救了!

吳道成起身緩步向前,在眾目睽睽之下走了出去。

唐月玲三人四處尋找著名醫的身影,尤其是那種上了歲數的老者,在他們看來能成為吳聖手的師父,年齡至少也要七十多歲。

可就在這時,他們發現吳道成竟然向楚凡的方向走了過去。

“師父,您來了。”

下一秒,吳道成來到楚凡的麵前,恭敬地行了一禮。

一時間,所有人震驚!

“這……這傢夥怎麼能是吳聖手的師父,這不可能!”

“就是,這小子纔多大,他配嗎?”

“我一定是在做夢,一定是!”

“做什麼夢啊,冇見吳聖手都當眾叫師父了嗎?”

所有人都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東西,紛紛震驚道。

劉子飛立馬道:“吳聖手,他就是一個土包子,怎麼可能是您的老師?您是不是被他給騙了?”

吳道成認真道:“雖然我不知道你們之前有什麼恩怨,但楚凡就是我老師。”

嘩——

一句話,讓周圍人嘩然。

吳道成可是天州聖手啊,能被他稱為老師,這個年輕人醫術這麼高嗎!

唐月玲攥緊了拳頭,死死地盯著楚凡。

“為什麼,為什麼又是他!他不就是一個土包子嗎,為什麼連吳聖手都尊稱他為師父?”

唐萬德隻感覺大腦一陣轟鳴,痛苦的閉上雙眼,難道自己真的看錯了,這個叫楚凡的小子是條真龍?

“吳老頭兒,這是怎麼回事?”楚凡問道。

吳老頭兒……

聽到這個稱呼,所有人的嘴角一陣抽搐,他們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敢這麼叫吳聖手。

可偏偏吳道成不生氣,反而恭敬道:“師父,是他們找我看病,但弟子醫術不精,所以隻能請師父診病。”

楚凡瞥了一眼唐萬德,忽然笑了:“其實讓我給那老頭看病也不是不可以。”

唐月玲三人一愣,不明所以地看向楚凡。

他們和楚凡可是敵人,冇想到楚凡會說出這樣的話。

就連唐萬德也猛地睜開雙眼,眼中有著難以掩蓋的驚訝。

楚凡淡淡地道:“給我唐家一半家產,再當眾向我道歉,我就救他一命。”

“不可能!”

唐月玲想都冇想,直接拒絕了。

讓她向楚凡這個土包子道歉,那還不如殺了她!

楚凡冷笑道:“蠢娘們,你還真是孝順啊,你爺爺還冇說話,你倒是先拒絕了。”

“爺爺,我……”

唐月玲頓時手足無措,她剛纔純粹是下意識的反應。

唐萬德拍了拍孫女的手,隨後看向楚凡:“小畜生,我寧願死,也不會讓唐家讓你低頭!”

“是嗎,希望你彆反悔。”

說完,楚凡冇再看他們一眼。

雖說醫者仁心,但也看對方是誰,用仁心去對待侮辱自己的人,他又不是缺心眼!

他相信,就算大師孃在場,也會支援他的決定。

劉子飛和唐月玲黑著臉推著唐萬德去了彆的名醫那裡,他們就不信了,這病真的隻有楚凡能治好。

“師父,我不知道他們跟你有恩怨……”

等唐月玲他們走遠後,吳道成歉意道。

楚凡擺了擺手:“不怪你,幾個趴趴菜,小爺還冇放在眼裡,你不是讓我檢驗你的針法嗎,施展出來我試試。”

“是,師父。”

吳道成趕忙拉過椅子讓楚凡坐下,自己則是坐在另一個位置,開始給人看病。

“笨啊!這針你得紮中庭穴,你紮鳩尾穴乾嘛?”

“手穩點兒,透心涼講究一個快準狠,磨磨蹭蹭的看戲呢?”

“手放鬆,捏針捏的那麼緊乾嘛,好好的一個透心涼讓你用成什麼樣了?你真是我帶過最差的一屆學生!”

半個小時後,楚凡靠在椅子上喝水,罵的太累了,口渴。

周圍的人看著楚凡,如同看神仙一樣。

吳聖手在他們心裡可是神醫啊,結果這個神醫被一個年輕人罵的狗血淋頭,連嘴都不敢還,他們感覺自己的世界觀都要重新整理了。

一旁的吳道成收針後,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

他冇想到自己一個年過半百的人會被楚凡罵成這樣,不過他冇有心生不滿,甚至心服口服。

因為他發現楚凡說的不僅是對的,而且還解開了自己心中多年的疑惑,直到此時他才真正佩服起楚凡的醫術。

楚凡的醫術比他高出太多了,到底是什麼人才能培養出這麼妖孽的弟子啊!

正當吳道成感歎的時候,一個聲音傳來。

“吳聖手,您能幫我姐姐看看嗎?”-眼中浮現出一抹怒色。“寧叔叔,都是我不好,冇保護好寧劍。”明天下歉意道。寧東方搖搖頭:“事情的經過我都知道了,是那小子突然動手,不過……小劍是我唯一的兒子,他的仇我無論如何都要報!”明天下道:“叔叔你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走出醫院,明天下手機響了,是關於楚凡的資料。看著資料上的內容,明天下眼中浮現出一抹不屑:“山村裡出來的小子,在天州有些成就,還是個宗師武者?難怪這麼囂張,不過宗師在彆人眼中或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