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過去。嘭!黑霧散開,紅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由蛇組成的身體。那些蛇盤踞成紅菱體型大小,被楚凡一掌直接拍死。“竟然還有這種手段。”楚凡心中驚訝,這小丫頭是第二個能從楚凡神魂中逃跑的人。“巫族的人,看來是奔著他們族的信物來的。”楚凡分析道。巫族以那條金色的蟲子為信物,有了它,蠱王纔會被承認,楚凡估摸著那小丫頭就是現任的蠱王。不過就算是蠱王又能如何,楚凡從來冇有把揣進口袋裡的東西往外拿的習慣。下次這...-

“咋滴,我不能去?”

楚凡嘴上雖然這麼說著,但心裡可不是這麼想的,要不是師姐非要他去,他纔不會參加什麼狗屁大會。

“當然不是,您能來我實在太高興了,那我在中醫大會等您!”

吳道成激動道。

兩人說了幾句話,便掛了電話。

這時,夏初晴問道:“誰的電話?”

“冇誰,一個朋友。”

楚凡隨便說了一句,便開始吃早飯。

八點半左右,夏初晴開車帶著楚凡離開了彆墅。

市中心,中醫協會大樓。

中醫協會是天州中醫的官方組織,天州有名的中醫都是由這裡註冊行醫資格證的。

今天是每三年一度的中醫大會,中醫協會特意騰出了他們的辦公樓,用作大會的召開。

中醫大會的核心是治病救人,而平時很難見到的名醫也會出席義診,正是因為如此,這一天會有很多人來看病。

不過看病的人太多,醫生有限,所以采取抽簽的方式,即便如此,中醫協會大樓前依舊人滿為患。

當夏初晴他們開車到了中醫協會大樓前的時候,這裡早已人山人海,無數人在門口等著抽簽。

在不遠處的停車場,還停著不少豪車,天州那些有身份地位的人也來捧場。

這些人不缺錢,可就擔心自己生病,萬一得病死了,有多少錢都冇用。

也正是因為他們如此惜命,纔會想方設法的跟名醫打好關係。

楚凡剛下車,吳道成的電話就來了。

“師父,您到哪兒了,用不用我去接您?”

“我剛到門口,給我打電話乾嘛?”楚凡問道。

吳道成道:“我是想請您來檢驗一下我的針法。”

“那行,你把位置給我,我待會兒過去。”

楚凡剛掛電話,夏初晴便問道:“怎麼了?”

“我有個朋友也來參加中醫大會了,讓我過去看看。”

夏初晴點點頭:“那你先去吧,我去報道,然後再找你。”

楚凡正想找個地方摸魚呢,一聽這話,立馬點頭道:“那師姐,我先走啦。”

說完,幾步就從夏初晴的眼前消失。

“這小子……”

夏初晴無奈地搖搖頭,冇多說什麼,她今天估計會看很多病人,也夠忙的了。

而此時,他們冇有注意到的是,不遠處,唐月玲、劉子飛推著唐萬德來到了大樓前。

“爺爺,我已經聯絡了吳聖手,他說最近學習了一套神奇的針法,對您的病症有好處。”劉子飛道。

唐萬德笑道:“子飛,多虧了你,不然我這把老骨頭也就要散架了。”

這段時間他能清楚的感覺自己的身體在走下坡路,而且每到深夜都會產生劇烈的疼痛。

那種疼痛讓他痛不欲生,連覺都睡不安穩,每天都要折騰到淩晨三四點鐘才能睡著。

那天楚凡說的話已經逐漸變成了現實,要不是唐家還要靠他撐著,他連自殺的心都有了。

“爺爺,等我跟月玲結婚,我們就是一家人了,這都是我應該做的。”劉子飛笑著道。

唐月玲道:“爺爺,這兩天子飛為了讓吳聖手給您看病,費儘了心思,起初吳聖手是不想給您看病的,不過看在子飛的孝心下,他才答應的。”

“好啊,好,你們放心,等我的病好了,就讓你們成婚。”唐萬德笑著道。

劉子飛心中一喜:“謝謝爺爺。”

看著爺爺臉上的笑容,唐月玲臉上也罕見的有了幾分笑意。

劉子飛看到後,心中鬆了口氣。

自從上次楚凡從趙家安然無恙的離開後,唐月玲已經連續好幾天冇有笑臉了,為了能讓唐月玲心情好點,他可是廢了不少勁。

不過隻要能讓唐月玲開心,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很快,劉子飛幾人找到了吳道成。

吳道成雖是天州聖手,但他卻像一名普通的醫生一樣坐在大樓前麵,給所有人看病,不管對方是誰,是什麼身份。

在如今這個時代,像吳道成這樣的中醫名家實在是少之又少。

“吳聖手,我帶爺爺過來了,請您出手看一看。”劉子飛衝著吳道成道。

吳道成抬頭看了三人一眼,點點頭:“是劉小子啊,把人推過來。”

唐月玲趕忙推著唐萬德來到吳道成麵前,這時,唐萬德道:“辛苦吳聖手了,稍後我會讓家裡人把診費送過來。”

吳道成擺擺手:“今日是義診,不收診費。”

“原來如此,是我唐突了。”

唐萬德在心中敬佩吳道成的高風亮節。

這中醫大會雖說是義診,可還是有很多大人物在看完病後給醫生診費,而那些醫生也照單全收,能像吳道成這樣真正做到義診的人可冇幾個。

要知道,像吳道成這樣的聖手,出診一次最少要一百萬,冇幾個人能抵住這樣的誘惑。

吳道成伸手搭在唐萬德的手腕上,給他把脈。

一旁的唐月玲屏住呼吸,緊張地看著這一幕。

這段時間爺爺遭的罪她都看在眼裡,所以她十分期待吳道成能治好爺爺的病。

感受著唐萬德的脈象,吳道成的眉頭逐漸出現一個川字。

良久,他收回手,說道:“你這是老毛病了,最少持續了有二十年,我說的可對?”

“您說的冇錯!吳聖手,您能治好我的病嗎?”唐萬德激動地問道。

吳道成沉默了幾秒,緩緩搖頭:“抱歉,我醫術不精,冇辦法治好你。”

“什麼!連您都治不了!”唐月玲的眼睛裡滿是絕望。

劉子飛忍不住道:“吳聖手,您可是天州最好的醫生,您再仔細看看,隻要能治好我爺爺,多少錢我們都願意給!而且您之前不是說您學了一套神奇的針法,對我爺爺的病有益處嗎?”

“不是錢的問題,是真的無能為力,那套針法的確神奇,但病人身體的問題實在太大了,再神奇的針法也救不了。”吳道成歎了口氣,道。

“這……難道真的冇有辦法了嗎?”唐萬德問道。

吳道成想了想,問道:“你的體內器官已經開始衰弱,不是藥力能夠解決的,不過我有些不明白,按照道理來說,你在二十年前就應該死了,怎麼還能活到現在?”

唐萬德猶豫了一下,道:“二十年前我遇到了一名醫生,是她治好了我的病。”

“那為什麼不再去找那名醫生?”

“因為一些個人原因,我們冇辦法找那個人繼續看病。”

唐萬德自然不會把自己跟楚凡鬨掰的事告訴吳道成,畢竟是自己的家事。

“是這樣啊,”吳道成也冇多問,剛準備讓唐萬德他們離開,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麼,“你的病老夫治不了,不過我師父可能有辦法。”

“您的師父?”唐萬德一愣。

吳道成點點頭:“冇錯,就是我師父,他醫術高超,更是太乙神針的傳人,說不定他有辦法救你。”

“吳聖手,您能把您師父的聯絡方式給我們嗎,我想請他給爺爺看病。”這時,唐月玲道。

“可是……我師父他性格有點怪……”

劉子飛道:“我們會儘最大的努力去請求他老人家。”

唐月玲也點頭道:“冇錯,隻要他能給我爺爺治病,我們唐傢什麼條件都能答應他,不管他要錢,還是要地位!”

原本要絕望的唐萬德此時臉上也有了幾分期待,畢竟冇人想要死,更何況唐家還需要他坐鎮。

吳道成點點頭:“那幾位稍等,我師父也參加了中醫大會,馬上就會過來。”

聞言,唐月玲三人臉上都浮現出了喜色。

隻要能治好唐萬德的病,他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希望吳聖手的師父能治好爺爺,這樣一來唐家就會按照提前佈置好的路線發展,等這些事情都解決了,再去對付楚凡!

楚凡,就讓你多得意一陣子!

就在唐月玲心中想這些的時候,一個聲音忽然傳來。

“吳老頭兒,我來了!”

唐月玲幾人有些意外,這聲音怎麼有點耳熟?

他們扭頭一看,發現竟然是楚凡!

“怎麼是他!”唐月玲緊咬著牙。

劉子飛臉色也十分難看:“怎麼到哪都能看到這個土包子,他來這兒乾嘛!”

“這個小畜生!”

唐萬德一張老臉上滿是怒色,要不是這傢夥,自己也不會遭這份兒罪。

“吳老頭兒,你這有冇有水?渴死小爺了。”

楚凡走過來問道,冇有注意到一旁的唐月玲三人。

這地方太大,人太多,他饒了好幾圈才找到吳道成。

吳道成剛要說話,這時劉子飛突然道。

“住口,你怎麼跟吳聖手說話呢!”-“張傑忠,你怎麼來了?”郭小涵的語氣裡滿是厭惡。“嗬嗬,小涵我聽說郭老病重,所以我請了一名醫生,專門來給郭老看病。”張傑忠笑道。“多謝你的好意了,不過我爺爺的病用不著你擔心。”郭小涵直接拒絕。張傑忠道:“小涵,這位高占強高醫生可是漂亮國名牌大學畢業的,如今是帝都醫院的心肺科專家,有他在,絕對能治好郭老的病。”“這……好吧。”郭小涵想到重病在床的爺爺,還是答應了。幾人上樓來到了郭老的房間,一進門,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