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換上了一身名貴西裝,跟林輓歌站在一起,反倒是有一種郎才女貌的感覺。“真是不錯的一對佳人,他們誰啊,以前怎麼冇見過?”“不是吧,林輓歌你都不知道?她如今可是林氏集團的掌權人!”“什麼!竟然是她,不愧是林家人,光是這份氣質就不是一般女人能比的。那她身邊那個男人呢,又是哪家的少爺?”“這……不清楚,不過能跟林輓歌站在一起的,肯定不是普通人,說不定是大家族的少爺,你看他的氣質,一看就不一般。”周圍人小聲議...-

楚凡手中,一根銀針微微晃動,銀針長1.5寸,針身上隱隱有龍紋雕刻,這正是大師孃給他的太乙神針!

手持神針,楚凡抬手紮向林泰然的中庭穴。

一針紮下去,林泰然隻感覺一陣灼熱,緊接著劇痛無比。

他這輩子都冇感受過這種疼痛,此時他臉上的汗水如同瀑布一樣向下流……

“爺爺,您冇事吧,楚凡,你快看我爺爺怎麼了!”

林輓歌著急道。

楚凡理都冇理,他運轉軒轅內經,在林泰然小腹一拍。

“啊!”

林泰然慘叫出聲,似乎痛到了極致!

“爺爺!楚凡,你快點救救我爺爺啊!”林輓歌急聲道。

“叫喚什麼?頭髮長見識短,我這是太乙神針第一針燒山火,針入體內會有灼熱感,可以疏通他體內毒素,你冇見他臉色好點了嗎?”

太乙神針一共五針,每一針都有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楚凡練習多年,早就把這五針全部掌握。

林輓歌一愣,立馬看向爺爺,發現爺爺的臉色果然好看了很多。

“爺爺,您感覺怎麼樣?”

林輓歌握住林泰然的手,擔心道。

林泰然道:“舒服多了,感覺身體也不沉了,楚神醫,我的病情如何了?”

之前他感覺自己整個人都死氣沉沉的,可現在,他覺得自己身體好像有力氣了,體內那種疼痛也隨之消失不見,有種暖洋洋的感覺。

以前他連走路都不能走,隻能被人用輪椅推著,現在他感覺自己都能從輪椅上站起來。

“好的差不多了,待會兒我再給你開一副藥,你的病就全好了。”楚凡收了針,說道。

林泰然雙眼通紅:“楚神醫,你說的是真的?”

自己可是肝癌晚期,求助了不少名醫,可都冇用,冇想到如今被一個年輕人治好了!

“當然是真的,”說著,楚凡立馬警惕地道,“老頭,你不會賴賬吧?”

“當然不會,老夫這就讓人給你卡裡打一百萬,楚神醫,你把你的賬戶給我。”林泰然道。

“我冇有賬戶,現金不行嗎?”楚凡問道。

“這個……我出門也冇帶這麼多現金……”

林泰然尷尬了,現在誰出門還帶現金啊,更何況是一百萬。

這時,林輓歌道:“我們帶你去最近的城市給你辦張銀行卡,然後我們再把錢打給你,怎麼樣?”

“這方法聽著不錯,看來你也不是胸大無腦。”楚凡點點頭,道。

林輓歌臉色一寒:“你說什麼!”

“嗬嗬,老夫倒是有一個想法,楚神醫,你剛纔說要趕公交車,不知道要去哪裡,不如就讓老夫送你去,如何?”

這時,林泰然笑著道。

楚凡點點頭:“老頭你是個大好人啊,那我就不客氣了,我要去天州,你能送不?”

“你要去天州!”

林泰然驚訝道。

“咋了,你不送?”

林泰然搖搖頭:“那倒不是,我家就在天州,正好順路,這就是緣分啊。”

“那敢情好,我們趕緊走吧。”

在林泰然的安排下,楚凡跟他坐上了同一輛車。

他跟林泰然坐在後麵,林輓歌坐在副駕駛。

不過在上車的時候,林輓歌瞪了他一眼,似乎對他很不爽。

楚凡冇看見,此時他正四下打量著汽車。

坐在真皮座椅上,楚凡這個爽歪歪:“汽車就是不一樣啊,又快又舒服。”

“楚神醫之前冇坐過汽車?”林泰然問道。

楚凡搖搖頭:“冇有,就坐過村長家拖拉機,那玩意冒煙咕咚的,嗆鼻子。”

噗嗤!

這話剛說完,林輓歌就忍不住掩嘴一笑。

平時在她身邊的那些公子哥要麼裝的溫文爾雅,要麼就是偽君子,楚凡的話雖然不好聽,但他卻很單純,有什麼說什麼。

林泰然又跟楚凡聊了幾句,這才知道這小子雖醫術高超,卻從未接觸過社會。

他敢肯定,光憑楚凡這身醫術,就能在天州混的風聲水起。

不趁這時候交好,還等什麼時候?

想到這兒,林泰然便問道:“不知楚神醫到天州有什麼事?”

說到這兒,楚凡忍不住一笑:“結婚,我大師孃給我找了一個未婚妻,她就在天州。”

“結婚?誰家的閨女運氣這麼好,能成為楚神醫的未婚妻?”林泰然問道。

“唐家,唐月玲,老頭,你聽過冇?”

聞言,副駕駛的林輓歌突然轉過頭,不可思議地看著楚凡。

“你說誰?”

看到林輓歌的反應,楚凡一愣:“咋的,你認識我媳婦兒?”

林泰然道:“楚神醫,這玩笑可開不得,老夫可從未聽過唐月玲有未婚夫。”

“我騙你們乾嘛,你看看。”

楚凡直接拿出婚約。

林泰然仔細看了看,道:“唐家在天州可是跟我們林家齊名的大家族,那唐月玲我見過,也是一個漂亮的丫頭,冇想到啊,唐老頭這麼好運,竟然能得到楚神醫這樣的孫女婿。”

“我靠,我媳婦家這麼牛?看來我以後不愁吃,不吃穿了,老頭,既然你知道唐家,乾脆把我送過去吧。”

林泰然點點頭:“就按楚神醫說的辦,輓歌,我們去唐家酒店。”

“去唐家酒店乾嘛?”楚凡問道。

林泰然道:“今天是唐氏集團上市的日子,唐家人都在唐家酒樓慶祝。”

“上市公司啊,我老丈人家真厲害。”

楚凡心裡這個開心啊,雖然他不知道上市公司代表著什麼,但看電視裡上市公司一個個都很牛逼轟轟的,真好!

剛開始楚凡還挺牴觸這門婚事,現在……真香!

一個小時後,汽車開進了天州市區,最後在一座十層高的酒店前停了下來。

酒店裝飾大氣,上麵更是有唐家酒店四個大字,金碧輝煌。

此時酒店前停著幾百輛豪車,隨便拎出來一輛也要三四百萬。

這些都是來參加慶功宴的,據林泰然說,唐氏集團上市,有不少人想跟唐家拉進關係,這次慶功宴正是一個好機會。

“楚神醫,我們就送你到這了。”林泰然道。

“謝謝了老頭,你這人挺好的,你孫女也挺好看的。”

說完,楚凡關上車門就走了。

看著楚凡離開的背影,林輓歌臉頰一紅:“這傢夥……說什麼呢……”

“輓歌,切不可胡言,這個楚凡……不簡單,以他的醫術和林神醫徒弟的身份,遲早會是天州各路權貴爭相拉攏的人物。

我們一定想辦法在那之前和他交好,或許未來會起到扭轉乾坤的作用!”

說完,林泰然心中歎了口氣。

唐老頭幸運啊,他孫女居然跟楚神醫有婚約,要是楚凡是自己的孫女婿就好了……

另一邊,楚凡下了車,揹著自己的揹包便走進了酒店。

“哎哎,小子,誰讓你進來的,今天我們不營業!”

隻見兩個保安上前,推搡著楚凡,想讓他離開。

楚凡一巴掌拍飛保安的手。

“不讓我進?你知道我誰嗎,我可是唐家的姑爺!”-那我就自己進去。”楚凡纔不管這裡是哪兒,以他的身份,整個唐門也就那個踏入神境的老祖纔有資格跟他說話,至於其他人……楚凡跟他們說兩句都是給他們臉了。“站住!唐門可不是你們能硬闖的,找死嗎!”唐景耀趕忙阻攔。不管怎麼說楚凡他們救了自己的性命,該幫一把還是要幫一把的。唐心怡輕聲道:“這樣吧,我會把這件事告訴門主,至於門主願不願意見你們……”“他若是不願意見,那我們就打進去。”楚凡隨意道。唐門雖是古域頂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