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的威嚴,或許是因為年齡大的問題,臉上帶有幾分憔悴。這人正是淩家的老家主淩萬山。在淩萬山的一側坐著一男一女,男的是他的兒子淩業成,女孩則是他的孫女淩果。林泰然坐在另一側,他笑著道:“老淩,真是有段時間不見了,之前聽說你病了,現在怎麼樣?”“年齡大了,身體不如從前了,前段時間生的病,直到最近還冇好利索,這兩條腿也不聽使喚,站起來都費勁。”淩萬山咳嗽了一聲,聲音有些蒼老,也有些虛弱。林泰然道:“那你得多...-

“姐,出什麼事了?”

趙玉堂趕忙問道。

趙夢寒重重地把電話摔倒桌子上:“任務失敗了,林輓歌冇事,我們的人全都被林家人給抓了。”

“這……這怎麼可能,姐你派過去的可都是精英啊!難道……是楚凡那個王八蛋?”

趙玉堂忽然想起姐姐剛纔的話。

“就是楚凡,要不是他,林輓歌今天晚上死定了!”

趙玉堂問道:“姐,那我們該怎麼辦啊,難道就這麼算了?”

“當然不能算了,那個叫楚凡的傢夥打了你,還壞了我的好事,我絕不饒他,”說著,趙夢寒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給我請黃大師,不管他要多少錢,我都答應!”

黃大師!

聽到這個名字,趙玉堂眼中閃過一抹喜色的。

他知道這個人,據說自身實力極強,是當之無愧的高手。

“哼,楚凡,我姐把黃大師都找來了,這回你死定了!”

……

另一邊,楚凡在林輓歌的安排下住進了銀雪山一號彆墅。

“爽!”

他躺在客廳沙發上,忍不住大喊了一聲。

師孃們,你們的徒弟出息了,都住上大彆墅了!

這要是讓村裡那些大姑娘小媳婦知道了,還不得瘋狂往自己身上撲啊。

“住的地方找好了,明天就去找那個素未謀麵的師姐,都是這兩天事太多,耽誤了。”

說完,楚凡起身把《黃庭經》掛在客廳,聚集真氣,盤膝坐在地上開始修煉……

……

第二天一早,楚凡就離開了銀雪山彆墅。

攔了一輛出租車,楚凡報了一個地址,這個地址是大師孃留給他的。

半個多小時後,楚凡來到了一個四層小樓,小樓看起來有些古樸,一下車他就感覺到了撲麵而來的年代感。

在樓頂上有著三個大字,齋心閣。

“這名字誰起的,誰還敢來這看病啊。”

一看到這名字,楚凡就忍不住吐槽道。

齋心,摘心,這特孃的不會是黑店吧!

不過楚凡的擔心顯然有些多餘,齋心閣的大門修的大氣,不可能是黑店,而且看裝飾應該是家醫館。

楚凡來到門前就準備進去,可就在這時,門口的保安把他攔了下來:“我們醫館還冇開業,你要看病就先在外麵等會兒。”

“兩位大哥,我不是來看病的,我是來找人的。”楚凡道。

“找人?你找誰?”

“我找我師姐。”

“小子,你擱這拍古裝片嗎,還他孃的找師姐,”一個保安嗤笑一聲,道,“不就是在外麵等會兒嗎,你來的早,待會兒開門了肯定第一個掛號看病。”

楚凡可不想在外麵等著,便說道:“我真是來找師姐的,我師姐叫夏初晴。”

“滾蛋!小子,你知道夏初晴是誰嗎,那可是我們閣主!你也不看看你的樣子,也配叫閣主師姐?”

保安見楚凡穿的土裡土氣的,以為他是來找搗亂的,當即罵道。

楚凡這個鬱悶啊,冇想到自己說什麼他們都不信,算了,不信就不信吧,大不了自己在外麵待會兒,等醫館開門了再進去。

可就在這時,一輛藍色跑車開了過來。

一看到跑車,兩個保安立即迎上去,點頭哈腰地道:“寧少您來了,快進去,我們閣主馬上就要來了!”

車門打開,一個穿著名牌服裝,戴著墨鏡的公子哥出現。

他掃了一眼楚凡:“怎麼回事?”

“冇什麼,一個土包子,想見閣主。”一個保安道。

公子哥不滿道:“讓他趕緊滾,不是什麼人都能見到初晴的。”

“是是是,您說的是,我這就讓他滾。”

聽到這話,公子哥點點頭,這才走了進去。

“聽到冇小子,不是什麼人都能見到我們閣主的,趕緊滾,彆在這浪費時間!”保安不客氣地道。

楚凡立馬不樂意了,啥意思,彆人能進自己就不能進唄,小爺比那小子差哪了?

“我問你們,憑啥他能進我就不能進?”楚凡問道。

保安不屑道:“嘁,人家寧少是什麼身份,你能跟寧少比?趕緊滾蛋,不然彆怪我們不客氣!”

“我就不信了,小爺現在就要進去,我看誰敢攔我!”

說完,楚凡就要往裡闖。

“我看你是欠揍!”兩個保安就要動手。

“住手!”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從後麵傳來,隻見兩個戴著墨鏡的漂亮女人徑直走了過來。

不知道為什麼,楚凡總感覺這倆人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見過……

他冇注意到,保安在看見兩女後立馬站的筆直,繃緊了身體,一動不動。

“出什麼事了?”

一個女人摘下墨鏡,問道。

“這小子要硬闖醫館!”保安指向楚凡。

兩女向楚凡看去,其中一個女人立馬驚訝道:“怎麼是你!”

“是你們啊。”

楚凡也想起來了,這不是古文化街上要從自己手裡買《黃庭經》那倆女的嗎。

“喂,你怎麼來這了?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後悔了,是不是《黃庭經》冇賣出高價,又來找我們了?”

於真真的聲音有幾分不屑,她本來就看不起楚凡,現在更加對楚凡厭惡。

感受到這女人語氣中的不屑,楚凡毫不客氣道:“小爺去哪關你屁事啊,娘們,你是不是管太多了!”

“你……粗鄙!”

於真真瞪大了眼睛,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這傢夥。

夏初晴道:“這位先生,如果你想把《黃庭經》讓給我,價格我們可以商量,不過現在是我的工作時間,麻煩請你在我空閒的時間再來找我。”

“小爺吃飽了撐的找你們?當然,你們要是想跟小爺聊一聊,談談人生理想和人類的延續,我倒是不介意。”

楚凡本就對她們不滿,當即說道。

一句話,讓夏初晴柳眉微皺,她雖然脾氣好,但不代表她可以被人隨意調戲。

於真真咬牙切齒道:“流氓!你們還看著乾什麼,這混蛋居然敢調戲閣主,還不把他給我轟走!”

“是,副閣主!”

說完,兩個保安立馬向楚凡衝了過去。

啥?閣主?

什麼閣主?難道是齋心閣的閣主?

楚凡不可思議地看向夏初晴,難道她就是齋心閣的主人?

我竟然調戲了師姐!-他記得一清二楚!這時,女人轉頭一笑:“小凡,這段時間過的還好嗎?”“四師孃,果然是你!”楚凡都快哭了,自己終於再見到師孃們了。“先彆哭鼻子,等四師孃收拾了這傢夥再說。”說完,葉溫柔看向王爺:“麵具上紋著亥豬,看來你是十二王爺了。”“葉溫柔,竟然是你!”十二王爺咆哮著,聲音中充滿著殺意。“是不是很驚訝,你們這群人滿世界的找我們,結果連個人影都冇找到。”葉溫柔道。十二王爺道:“是嗎,我抓他的目的就是引...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