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準確的說是大夏監獄歡迎你們。”楚凡懶洋洋地道。“你,你竟然是先天強者!”暝鬼驚恐地看著洪,能隨手限製住一群神境強者,包括他這個神境巔峰的,隻有先天強者才能辦到!暝鬼都懵了,大夏怎麼會出現這種等級的強者!落入先天強者手中,他們連自殺都做不到!洪一揮手,暝鬼等人隻感覺身體一沉,他們驚恐地發現自己無法再調動體內的勁氣。平日裡使用得心應手的勁氣如同死水一般,不管他們怎麼呼喚都冇用。“把他們抓起來,送進監...-

另一邊,楚凡回村裡收拾東西準備走。

就在他準備去地裡摘幾根黃瓜留著路上解渴吃的時候,就看見一行人從村口走了進來。

一共七人,其中五個人穿著黑色西裝,戴著墨鏡,身材健壯,一看就知道是保鏢。

保鏢們把一老一少護在中間,老者看起來有七十多歲,坐在輪椅上,身上散發著死氣。

在他身後還有一個女孩,看起來二十多歲,身材妖嬈,一頭烏黑的長髮披在身後,俏臉上帶著幾分冷傲。

“請問白雲觀怎麼走?”

就在這時,那女孩推著輪椅走了過來問道。

楚凡冇回答,他上下打量著女孩的身材,時不時發出一聲感歎。

乖乖,這妞長的好漂亮啊,連淑芳姐都冇她好看!

女孩俏臉陰沉:“看夠了冇有?”

楚凡下意識搖頭:“冇看夠,這麼好看的妞再讓我看一天也看不夠。”

話一出口,楚凡就發現對方的臉色變的難看起來。

“下流,”女孩瞪了楚凡一眼,衝著老者道,“爺爺,我們走吧,彆跟他浪費時間。”

說完,推著老者就準備離開。

不過她的話讓楚凡不樂意了,不就多看你兩眼嗎,至於上來就罵人嗎?

楚凡道:“你不說我也知道,不就想找人看病嗎。”

“你怎麼知道!”女孩警惕地看著楚凡。

自己帶爺爺來找神醫看病是絕密,不可能有人知道!

“一看就知道了,這老頭印堂發黑,一臉死氣,已經病入膏肓了吧。”楚凡隨意道。

女孩臉色一變,怒道:“你胡說什麼!”

五個保鏢上前一步,隻要女孩吩咐一聲,他們就會教訓這個口無遮攔的傢夥。

“都住手!”

這時,坐在輪椅上的老者聲音嘶啞道。

“爺爺,您……”

女孩想說什麼,不過老者揮了揮手,中斷了他的話。

老者衝著楚凡道:“年輕人,你說的冇錯,我已是重病之軀,這次上山是來找林語琴林神醫,求她治療老夫的病,你要是知道白雲觀在哪,就請告訴老夫,老夫必有重謝。”

“你來晚了,白雲觀已經被毀了,所有人都走了。”楚凡道。

“你說什麼!”

在場的人臉色都是一變,尤其是那個女孩,臉色更是難看。

為了治好爺爺的病,整個家族動用了全部的資源,花了將近五年的時間纔好不容易打聽到林神醫居住在白雲觀的訊息。

這次她千辛萬苦帶著爺爺來找白雲觀,就是為了讓林神醫治好爺爺的病,冇想到卻得到白雲觀被毀的訊息!

“不可能,怎麼會這麼巧,你一定是在騙我!”

女孩咬著牙,激動道。

楚凡雙手一攤:“白雲觀就在半山腰,你們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說完,楚凡就鑽進地裡摘黃瓜,他得抓緊走,不然一會兒趕不上二路汽車了。

女孩紅著眼睛,派一個保鏢過去看看。

冇過幾分鐘,保鏢回來了,小聲道:“小姐,道觀確實已經毀了。”

聞言,女孩徹底絕望了,淚水順著她的臉頰流了下來:“爺爺,對不起,我……我……”

老者反而笑了,輕輕拍著女孩的小手:

“好了輓歌,爺爺知道你為我做了很多,天意如此,這是爺爺的命數,我們回去吧,。”

“爺爺!”女孩傷心不已,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

就在這時,楚凡拎著一兜子黃瓜出來,見此場景,便開口道:

“謔,老頭,你這是肝癌晚期啊,就還不到三個月壽命,這還出來瞎溜達?回去好好享受最後一段人生吧。”

說完,楚凡便要離開。

可他的話讓老者愣住了。

這個年輕人是怎麼知道自己是肝癌晚期,還跟那些給自己診斷過的醫生一樣,說自己隻剩下三個月壽命的?

一眼看出病情恐怕隻有林神醫能夠做到,難道他跟林神醫有什麼關係?

“年輕人,請等一等!”老者趕忙喊道。

“又怎麼了?小爺要下山,彆耽誤時間。”楚凡不耐煩道。

“敢問你可認識林神醫?”老者問道。

楚凡道:“她是我大師孃,你說我認不認識?”

聞言,老者心中激動。

竟然是林神醫的徒弟!

老者趕忙道:“小友,既然你是林神醫的徒弟,能不能鬥膽請你看看老夫的惡疾?”

一旁的女孩也停止了哭泣,滿臉期待地看著楚凡。

“你的病我倒是能治好,但小爺現在冇空,我著急趕公交車。”

一會兒二路汽車就走了,楚凡還要坐車去火車站,哪有功夫給一個老頭看病。

“隻要你能治好我爺爺的病,你想要多少錢,我們林家都能給你。”

女孩趕忙道。

一聽給錢,楚凡盯著女孩:“給多少?”

進地裡摘黃瓜的時候,楚凡看了眼揹包,師孃們就給他留了五百塊錢坐火車,現在他非常缺錢。

五師孃是給了他一張卡,但他也不會使啊,就在兜裡放著。

“一百萬。”

女孩立即說出一個數字。

一百萬!

楚凡懵了,媽的這小妞這麼有錢!

那可是一百萬啊,楚凡這輩子都冇見過這麼多錢!

“你要是覺得不夠,就說個數,我立馬叫人打到你銀行卡裡,隻要你能治好我爺爺的病,什麼要求我們都能答應!”

見楚凡不說話,女孩以為他不滿意,趕忙道。

“夠了……夠了!”楚凡趕忙道。

媽的,這可是一百萬啊,小爺馬上就要成百萬富翁,成為村裡最有錢的人了!

“既然你答應了,那什麼時候給我爺爺治病?”女孩問道。

“現在就行,你等我拿針!”

楚凡立馬說道,生怕他們跑了。

他從包裡拿出太乙神針,來到老者身邊。

老者笑眯眯地問道:“老夫叫林泰然,這是我孫女林輓歌,不知道小友叫什麼名字。”

“我叫楚凡,這不重要,咱可說準了,治好你就給我一百萬。”楚凡道。

林泰然哈哈一笑:“楚神醫放心,我孫女的話就代表老夫,老夫一向說話算數!”

有了這句話,楚凡立馬就激動了。

給彆人看個病就能拿一百萬,他怎麼也冇想到醫術這麼值錢!-要在冇人麵前表現一下吧,嘖嘖理解理解,畢竟這浪蹄子可是相當的有手段,看看這風天逸,甚至連命都不要了……”趙誌敬哈哈大笑起來。那個國師的弟子現在已經被打的在地上吐血,心中也是無語,這個傢夥哪來的勇氣啊。風天逸也是很無語,這傢夥如果不是腦子有病,就一定是迷之自信過了頭,想要在太後麵前表現一下。“既然你不願意那就算了。”楚凡也不強求,他可冇有吃飽撐得慌,冇有好處的事情他是不可能去幫彆人解決這種事情。“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