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0�2�0�2�0�2�0�2�@�ˣ���Ȼ��ħ�һ������繫�����0�2�0�2�0�2�0�2Ҫ֪��������ǰ���ã����������rĹ���^�I���0�2�0�2�0�2�0�2����Ҳ����ī���w���@�N���r�����\�d����֮�£��s�����@�������0�2�0�2�0�2�0�2�����D����Ȼ�@��죬Ҳ��ޒ��ʢ�����0�2�0�2�0�2�0�2��...“殺、殺、殺,跟我殺!”

癲龍小隊的前突部,邢菲菲扛著超過五米的大刀,一招“橫掃千軍”……

直接將一尊擁有上古大巫血脈的雙頭巨人倀鬼,直接斬殺。

而在此之前,她甩出的一個西瓜雲爆彈,直接將這周圍一百多平的大片區域,給清了場。

殺嗨了的邢菲菲,衝著不遠處狀若瘋癲一般的常山,大聲喊道:“大師兄,牛逼啊,這玩意太好用了……”

常山猛然一翻,避過了一頭千裏侯的潛行伏擊,看著大咧咧的邢菲菲,大聲喊道:“你小心點啊——那玩意的威力,我不是跟你說了嗎?小姑孃家的,注意點,把你自己崩到了,我怎麽給钜子交代?怎麽跟你爹交代?”

“誰都不用交代!”

聽到常山的話語,邢菲菲怒聲吼著,使勁兒一揮手,大聲喊道:“我自己可以對自己負責!”

此刻的邢菲菲,已經不再是什麽鋸子助理,而是癲龍中隊曾經的副隊長。

本來她可以留在總指揮部,作為钜子的個人代表,統領全域性……

就如同李銘之於蒼耳子一樣。

但她沒有。

不但沒有,而且還領了裝備,衝到了最危險的第一線。

她邢菲菲不是常山這種戰爭狂,也不是想要立下什麽大功勞……

就隻是想要爭一口氣!

她,邢菲菲……

之所以能夠走到今天,靠的從來不是她父親邢魁。

也不是什麽陳九暮。

而是她一拳一腳,打拚出來的。

邢菲菲怒吼著,將雙手斧猛然一甩,在半空中飛過數道弧線之後,又迴到了手臂上。

緊接著,大刀向前。

開山!

……

“小心……”

殺紅了眼的邢菲菲,兇歸兇,但身邊的危險,也是呈現指數級的倍增。

當一頭滿臉蒼白的女妖浮空而現,朝著邢菲菲抓來之時,卻是及時出現的燈草和尚,將她的性命救下。

將人救下之後,燈草和尚猛然迴望,卻瞧見大批妖魔,居然從黑麻麻的倀鬼軍團後方浮現。

並且化作一條細線,朝著此處匯聚而來。

隻一眼,就嚇得他一陣心慌。

下意識地陡然浮空,燈草和尚舉目望去,卻瞧見從四個方向,有無數的強軍,陡然襲來。

他嚇得小臉煞白,而下方的邢菲菲下意識地喊道:“哪邊來的?”

燈草和尚不說話,直接將手一招。

邢菲菲落到了他的下方,勾住燈草和尚的右腳,眯眼望去,不由得冷笑一聲:“好嘛,不敢去惹那邊,偏偏把我們當做軟柿子來拿捏了……”

出現於戰場之上的強援,由一頭冰原荒熊的超凡之獸引領,有超過五百多頭猛獸,越過倀鬼後軍,殺向此處。

在更東邊的方向,是由八難頭陀引領的上千華族精銳。

而在更南邊的,則是早已潛伏地下的東瀛妖魔。

它們的數量達到數千,卻是由三頭超凡妖魔率領,已經占據兩個集結點。

稍等片刻,便化作一道道鋒芒,陡然襲來。

其中有一頭,卻是大紅臉、長鼻子、背後一對翅膀,手中還有一把團扇,陡然浮空,翼展十丈……

它帶領著數十頭的飛行妖魔,以及無數黑鴉一般的妖群,遮蔽了半邊天空。

緊接著,陡然俯衝,卻是朝著此處衝鋒。

看到這類場麵,燈草和尚有些心慌,臉色越發的白了……

反倒是邢菲菲,忍不住譏諷地喊道:“怕什麽?虧得陳九暮將那相柳王的超凡本源,打入你體內,還聯合薑熙一起,為你護法,助你消化呢?結果見到這等小場麵,就嚇得臉白了?”

這等話語,卻是激起了燈草和尚的勇氣來。

這個如同娘們兒一般漂亮的男子,那一雙秀氣的雙眼,死死盯住了遠處一個秀氣的東瀛妖魔。

他咬牙說道:“我本就是小白臉,臉白一點又怎麽了?告訴我,那家夥叫做什麽,我去解決它……”

“誰?”

邢菲菲一眯眼,立刻瞧見了東瀛陣營,隨後說道:“天狗、座敷童子和小豆洗——那隻飛天禽魔是天狗,男不男、女不女的是座敷童子,小豆洗是那個醜八怪……”

燈草和尚點頭:“好,座敷童子歸我了!”

他足尖一點,直接踏破空間,驟然而上。

轟!

……

與燈草和尚一樣,有著認領敵人心思的,不止他一個。

事實上,戰鬥打到此刻……

雙方兵力已經全麵鋪開。

多爾袞的讓利,使得原本潛伏的攻城妖邪,陸陸續續,出動了自己的底牌,全力以赴。

按理說,北海冰原、華族以及東瀛諸多勢力的出現,似乎能夠攔住敵方的攻勢,並且將那一支支身入重圍的精銳部隊,給蠶食幹淨。

但事實上,就如同下棋一樣……

由墨家主導的洛陽守軍,從一開始出城,就想到了所有的可能。

伴隨著聲聲怒吼,昨日在戰場上出盡風頭的黔靈妖後,這一次又騎著那頭不情不願的檮杌異獸小棒槌登場。

跟隨著她一起的,還有她的父親,儒門超凡張聖。

以及大批來自於塗山的妖族。

曾經的父女,多有隔閡,即便是相隔不過咫尺,卻也有十幾年沒有見過麵。

現如今,在這生死瞬間的廝殺場,卻最終聯手一處,攻向了北海妖族。

小狐女沒有隨著母親與外祖父一起行動。

她卻是騎著白虎小嗷嗚,奔向了那支由八難頭陀率領的華族精銳。

但她並非隻有一人。

當初雲頂城破,華族對墨家也是犯下了血海深仇的。

於是六長老路雲龍領銜,率領部分執劍堂、白衣堂和黑翼堂抽調的精銳,組成了複仇利劍,迎向了那支部隊。

但真正需要注意,以及正麵迎接的,卻是那幫東瀛妖魔。

盡管它們的首領佐佐木,一直沒有出現……

但卻也是威脅最大的。

迎戰它們的,是墨家的另外一支王牌。

弑神小隊……

以及,手持尚方寶劍的長公主。

朱媺娖!

對的,沒錯。

迎戰東瀛妖魔大軍的,除了威名赫赫、震驚洛陽城的弑神小隊之外,還有大明王朝的長公主。

當瞧見長公主伴隨著十台魂甲,騰空飛起,去絞殺那數十頭的飛行妖魔時……

一直如同小大人一般,站立在城頭的太子朱慈烺,忍不住直接跳了起來。

他一邊跳,一邊哭著喊道:“那是我阿姐、我阿姐……”

旁邊的太監、宮女紛紛過來,攔住他,讓他不要太過激動。

但太子卻不願,而是轉頭,看向了墨家的大長老厲澤華,以及指揮部的各位大人物,激動地說:“那是我阿姐……”

大長老看著這個激動得快要背過氣的少年,認真地點了點頭,說:“對,那是長公主!”

旁邊的範景文等大臣瞧見,泣不成聲地說:“長公主如此,大明有救了,天下有救了……”

太子卻沒有符合這等言論,而是堅定地看著大長老,一字一句地說:“阿姐走之前,說過——‘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這是曆代先皇,對於天下的承諾!她也說了天下今日淪落至此,是我朱家的責任……”

講到這裏,大長老厲澤華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開始認真看向了這位吉祥物一樣的太子。

而太子朱慈烺,捏著小拳頭,繼續說道:“阿姐今日,可能會死,但沒關係——是朱家對不起天下,不是天下對不起朱家!後麵需要做什麽,隻要是能補償天下百姓的,我都願意,哪怕是……”

少年停頓了一下,卻堅定地說:“哪怕是讓我死!”

指揮部的一眾人等,被這個少年的話語給說得動容。

洛陽之戰以來,所有人,都在成長。

太子也是!

而這時,大長老卻平靜地說道:“我剛加入墨家的時候,當時的钜子告訴我一句話——‘從來就沒有什麽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創造天下人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現在這句話,我也轉告給大家……”

……

就在總指揮部說話的檔口,天空之上的群妖,卻是被手持尚方寶劍的長公主,以及以燕九為首的弑神小隊,全部清空。

戰況無比激烈。

為了提速,弑神小隊似乎還出現了傷亡。

有人從半空中跌落,砸向了下方的妖魔大軍,生死不知。

但幾乎很快,空中似乎已經被清理幹淨。

瞧見這等狀況,大長老衝著不遠處一個黑翼堂的技術人員說道:“空中威脅清理幹淨,可以出動了……”

哈?

聽到這話,太子、周懷安以及許多人等,都不由得一陣疑惑。

仗已經打到了這個地步……

墨家難不成,還有什麽底牌嗎?

但這等疑惑,卻在半分鍾後,卻很快就被揭曉了。

三艘大小不一的流線飛行物,直接劃破了黑沉沉的烏雲,出現在了洛陽城外。

緊接著……

它們開始下餃子一般,往著下方密集的倀鬼屍群本陣,扔東西!�����0�2�0�2�0�2�0�2�mȻͬ���|季��������c����ľ����ħ���F����ͬˮ�𣬴˿̳��^��ǧ�IJ�ꠣ�Ҳ�����˳��r������ꇵ�ƫ��һ�������0�2�0�2�0�2�0�2���ˣ���డ�������0�2�0�2�0�2�0�2���������������B��Ŀֲ���ꇡ����0�2�0�2�0�2�0�2�ֿ������ϳ��Ÿo�������܊���o���˿ֵ֑��...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