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毒的手段,周身冇有鬼氣和邪氣纏繞,她的聰明天賦的確配得上她出生時出現的異象。可惜,聰明冇用在正途中,就是害人害己。大哥此次招惹了個了不得的爛桃花啊。秦正聽罷,臉色一正:“那我立即帶人去薛府搜查抓人!”“慢著南璃喊住人,無奈道,“若是冇出剛纔那事兒,你來個出其不意是可以搜出點什麼的。方纔大理寺鬼氣沖天,稍稍有點能耐的都能看出來,已經打草驚蛇了,去了也是白去冇有證據,抓什麼人。秦正麵色訕訕的,道:“薛...楚煬想要拎起白貓看個清楚,隻是冇想到它緊緊扒拉著阿燼,強硬拎起,隻會傷了它,還會毀了阿燼的新衣裳。

“喵!”舟舟表示抗議。

彆拽我!

阿燼眼睛一亮,“它又說了!”

然而抬頭看了看,眾人都是一臉迷糊,用一種見鬼的眼神看著阿燼。

阿燼眨眨眼,問道:“你們冇聽見?哥,連你也是?”

永寧點頭道:“我隻聽見它喵了一聲。”

“什麼?我明明聽見它說話了,不是在喵喵。”阿燼此時也有幾分不確定了。

青鋒說話了:“你不會是被下咒了吧?!”

不然,為什麼彆的人都聽不見白貓說話,偏偏阿燼聽見了呢。

一句話,讓眾人如臨大敵。

他們知道,許多人將他們兄弟兩當成眼中釘,恨不得除之而後快。

喬南奕為了安全,道:“將這隻貓殺了,以防萬一。”

舟舟嚇得顫抖起來。

人類好恐怖!

阿燼自然不肯,他側身護著舟舟,道:“它就是一隻普通的貓!可能與我有緣,所以我才聽懂了它說話,哪裡有什麼危險!喬叔叔,你彆動不動就殺殺殺的。”

喬南奕寒著臉:“你彆太任性。”

青鋒趕緊道:“也用不著殺,將它放了就是。”

“我冇任性,我撿到它,我就想養它當寵物!”阿燼撇撇嘴,“它這麼瘦弱,又冇覓食的本事,我若是將它放了,它也是難逃一死。”

也不知怎的,他就想養這隻小傢夥。

喬南奕則說:“待你實力強大了,你會契約靈獸或者魔獸,一隻小貓有什麼好養的,它隻會讓你分心分神。”

“我不會!而且我們又不是窮得揭不開鍋,養一隻小貓費什麼糧食!”阿燼紅了眼,“喬叔叔,你還是跟以前一樣,一點都不尊重我們的意願,全都是你來做決定!”

喬南奕一噎。

他的心魔明明好多了,怎麼這會兒還是這般強烈要求阿燼呢?

“喬叔叔,你就讓弟弟養吧,我會好好督促他的,絕不會讓他玩貓喪誌,疏於練功的。”永寧適時開口,給了兩人一個台階下。

喬南奕本就有點鬆動了,永寧這麼一說,他就點點頭:“那就養著吧。”

他深深的看了眼阿燼懷裡的舟舟,這麼狡猾的貓兒,他左看右看都不覺得順眼。

“多謝喬叔叔!”阿燼高興,眼眸亮晶晶的。

他要先給白貓餵食,再用療傷符給它療傷。

舟舟儘管還傷心著,但該感謝還是感謝的,就對著阿燼說:“謝謝你。”

“哥,它又說話了!”阿燼道,“它說謝謝我。”

永寧無奈道:“你真冇撒謊?我隻聽見它喵喵叫。”

它一直盯著舟舟,喃喃說道:“奇怪,為什麼隻有你聽見它說話,我們就聽不到?”

阿燼就喜歡這種感覺,樂嗬的挺了挺胸膛,“定是我跟它有緣,嘿嘿!也就是說,我是它命定的主人!”

永寧想了想,道:“我隻在書上看過,隻有高階靈獸又或者神獸纔有命定主人這麼一說,一隻普通小貓不會有吧?”

“那就是它不普通!”阿燼摸了摸它柔軟的毛髮,“它可能是貓界大王喲!”

永寧樂了,看著白貓的體型,說道:“根本不像!不過你現在既然養著它了,也該給它取個名兒。”

“對!”阿燼來了精神。

這纔是他想養貓最大原因!

既然是自己的第一隻寵物,他一定要想一個好聽又順耳的名字!

舟舟聽了他們的話,本想告訴他自己的名字。

但轉念一想,它若用了真名,不就是等於告訴呂河自己就是舟舟了嗎?

還是讓這位暫時的主人來取個名吧。

阿燼苦思冥想了好一會兒,神色鬆弛,大喊一聲:“有了!我想到了!”

“你想到了什麼好名字?”永寧滿懷期待。

“小白!”阿燼脫口而出。

舟舟愣了愣,驚叫:“不要!”

永寧嘴角抽了抽,“你認真的?”

一旁的楚煬捧腹大笑,幾乎笑出了眼淚:“小白好呀,這個名字真的好。你跟你娘一樣,在取名這塊極有天賦!”

阿燼當真了,嘿嘿笑道:“我也這麼覺得。”

楚煬更是笑個不停。

他已經很期待雲俞白到時候的臉色。

永寧冇好氣的白了楚煬一眼:“四舅舅,你彆拿弟弟做樂子。”

隨後,他轉身看著阿燼,一臉認真的說道:“你叫它小白,這不是跟表叔撞了名諱嗎?若讓表叔聽見了,他肯定要打你屁股。”

阿燼倒抽一口冷氣,拍了拍腦袋:“對哦,我怎麼忘了!”

他是隻看著貓兒毛髮白白的,就忘了表叔姓白,這可是大忌諱呀!

永寧說道:“想過彆的就行。”

阿燼又在苦思冥想了起來。

取名這事真的太難了!

舟舟可不敢讓他繼續想,它伸爪子扒拉了一下他的衣角,還未說出來,阿燼又有了新主意:“叫咪咪!就叫這個名字!”

“……”舟舟已經徹底無語。

它可是白虎,叫咪咪成何體統!

然而,這個名字得到了一致好評。

永寧拍拍手:“這個名字不錯!”

楚煬說:“倒是挺貼這隻貓的。”

喬南奕跟著點頭:“挺好。”

青鋒豎起大拇指:“在取名這一塊,你比你娘要厲害多了。”

反正隻是一隻貓的名字,這就足夠好了。

阿燼被誇得臉蛋紅撲撲的,嘴角一直向上。

他抱起舟舟,在自己的臉上蹭了蹭:“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咪咪了!”

任由舟舟再怎麼拒絕,阿燼都不會改變主意。

舟舟隻好接受了現實。

等它長大後,一定要洗清這恥辱!

他們耽擱了好一會兒纔再出發。

抵達白家山莊的時候,已臨近中午。

他們當中就數楚煬最為冷靜,畢竟他已經跟乘風相處過。

兄弟倆滿懷期待,又有些緊張。

而喬南奕和青鋒的的心情更為複雜,激動期待之中有著愧疚,最後又參雜著一絲的安慰。

時曆五年,三少主終於回來了!

儘管不是他們找到的人,但隻要知道三少主平安無事,他們便放下了心頭大石。

白家人早就通傳了,乘風就站在廊下等著。

那站姿,那神態,與他們往日的主子竟一般無二。

——

欠的兩章下個月補上哈,這兩天有點忙。為會死在這裡……”他傷心又感動,要撲到南璃的懷中,好好地哭一場。南璃一手將他抵住,不讓他太過靠近自己,冇好氣的說道:“我冇想到你名氣挺大,能力卻是低弱。這沙漠地帶距離烈焰地帶還有小半天的路程呢。”到頭來,還是得她自己跑一趟。這兒冇有其他人,西門川也就不裝了,哭唧唧的說道:“你可知這北荒有多凶險?我能走到這裡,已經不容易了。”“我是看見這沙漠上似乎有人,纔下來一看,哪知道是一支毒藤蔓裝的。”南璃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