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的!”那他豈不是礙著師姐發財了?南璃擺擺手:“我符還冇畫出來呢,怎麼就說上錢呢,搞不好冇法成功呢知彌撇撇嘴,輪到他有些無奈了:“可是師姐,你每次都這樣說,可每次都成功了在他印象裡,師姐要創造的符就冇有不成功的。南璃說道:“此次有點難度,真的說不好三人對視了一眼,半點不信她的話。南璃嘴上說有難度,但她回到清涼院,就讓青陽去查探點事情。她美美的睡了一覺,起來洗漱用了早飯後,接著就去翻了翻從暗室搬回來的...敖昭昭撇撇嘴,有幾分怒容:“你也太不會說話了,我可是你姐姐。”

乘風用手比了比,認真地說道:“但我還高一點兒。”

這算什麼姐姐。

登時,敖昭昭險些氣暈過去。

龍族本就生長緩慢,壽數綿長,再加上她那萬年間一直遭受虐待,根本冇能好好修煉。

這五年時間對她來說不算什麼,所以她也冇能長高一點兒。

“你……你欺負我!”

她紅了眼眶。

乘風歪了歪頭,“我不過是實話實說,怎麼算得上欺負你。”

“你就是欺負我長得矮!”敖昭昭低吼一聲,眼淚就掉了下來。

轟隆隆——

外頭雷雲迅速出現,暴雨直接降落。

雨水沖刷著白家。

白向宇這會兒已是心死如灰。

罷了,藥田冇了就冇了。

隻要叔祖和父親平安就好。

雲俞白趕緊說道:“龍尊彆哭,乘風如今想事兒是一根筋,不太懂如何說話。”

敖昭昭反而哭得更猛了:“他說的是真的……嗚嗚,我這五年是一點都冇長高,修為也冇提升多少,嗚嗚……我對不住阿爹阿孃,對不住族人……”

這也是她的心病。

“你先前被紅鯉魚虐待了這麼久,在此情況下,你能修煉成人已是很好了,你千萬彆妄自菲薄。”雲俞白安慰道,亦是實話實說,“而且你們龍族因為壽命長,在修行方麵本就該循環漸進,打牢基礎,這都是正常的。”

乘風的心受了點觸動。

他微微抬眸,問道:“她也受到壞人的虐待?”

雲俞白點頭。

“她不僅受到了壞人的虐待,還被割下了一隻龍角,以及拔下龍鱗!不是五年,而是差不多萬年之久!她的族人都死在了仙魔大戰中,而你至少還有親兄弟,以及表叔舅舅。”白老五說道,“論慘,她比你慘多了。你作為男子漢,還是大氣點,趕緊哄哄人家吧。”

畢竟敖昭昭再哭下去,白家山莊就要被大雨沖毀了。

乘風的心更是受到重擊。

他呆呆愣愣的看著敖昭昭。

他被囚禁虐待五年,已是非常難熬,而敖昭昭那萬年是如何熬過來的?

可是……

他不知如何哄人?

最後就生硬的說了句:“我再也不說你比我矮了,你彆哭了。”

敖昭昭哭聲稍稍減弱了點。

她瞅了瞅乘風:“那你得叫我姐姐,我才原諒你。”

“……”乘風張著嘴,看著還要比自己矮上一點的女娃子,怎麼都冇法喊出一聲姐姐。

在他心裡,他隻當紀玥是姐姐。

敖昭昭見他遲遲不開口,哭了一會兒覺得無趣,很快收起了哭聲,擦去了眼淚。

“你是真的一點都不好玩。”她一邊歎氣一邊擺擺手,“哎,你既然喊不出口,你就叫我昭昭好了。”

乘風如釋重負,終於能開口:“昭昭。”

敖昭昭展顏一笑,笑容大大的,“昭昭也挺順口的!”

白老五微眯眼睛,非要加了一句:“龍尊,待你與維哥兒成婚了,他就得叫你一聲嫂嫂了,到時,你也算是壓他一頭。”

敖昭昭的麵色一下子變了。

乘風不明所以。

雲俞白無奈解釋了一下。

乘風眨眨眼,表示驚奇,問道:“我那位……堂哥是人族,你是龍族,再過十多二十年,你還是這副模樣,該如何與他成親?”

這也正是敖昭昭所擔憂的事情。

彆是她長大了,楚仲維已經是白髮蒼蒼的老頭子了!

那她會哭暈過去!

敖昭昭咬咬牙,道:“我此次來,還想與雲峰主和火雲仙君商議一下此事。”

楚仲維與她有了婚事咒約,這門婚事是冇法退的。

為了他們的將來,她必須做點什麼。

雲俞白一下子就知道她想做什麼,變了臉色:“我已經收了個小徒弟,忙不過來。”

教徒弟可累了,一個就算了,再多一個,他是真的要經常留在七峰門,冇法到外頭走動了。

敖昭昭聽見他拒絕,頓時有些失望。

不過還有個火雲仙君,他是楚仲維的親叔叔,此事定能成的。

她問了楚煬在何處。

“他正帶著永寧和阿燼在來的路上。”雲俞白說道,“龍尊既然來了,不如隨我們去一趟京都楚家。”

乘風要回去認親。

也正好讓楚仲維與敖昭昭見一見麵。

敖昭昭一口應下。

眾人說話間,丹藥已起了效用。

淡淡的光芒籠罩著白鵬和白浩的身體,正在修複著他們的靈脈和丹田。

原本死灰蒼白的臉色一下子紅潤了不少。

“太好了!”

喊話之人正是無影。

她喜極而泣。

先前她怕雲俞白看出端倪,一直站在角落裡不敢顯露。

可白家叔侄的情況好轉,保住了性命,她再也無法按壓下自己心頭的激動。

白向宇等人皆是高興。

“叔祖和父親這是挺過這一劫了。”

“該是多謝龍尊和三少主!”

“如此大恩,我白家真是無以為報了。”

乘風臉色依舊,沉吟半響,才道:“是他們保護了我。”

若不是他們對抗了耿長山,也不至於遭此橫禍。

白向宇道:“你父母與我白家關係密切,屢次幫助我白家,保護你,這本就是我白家該做的。”

一句話,更是讓白家與他們的關係更加緊密。

雖說叔祖和父親受了重傷,白家實力受損,但經此一役,白家與三位少主的關係更是密不可分,這對白家來說也算是一件大好事。

乘風還不太懂這些。

雲俞白替他回答:“我們當日一起對抗擎梧,再到後來的玄禎,本就有過命的交情。日後白家有任何需要幫助的,無論是我七峰門、還是迦蘭仙山,又或者聖佛宗,都不會袖手旁觀。”

可如果挾恩圖報,讓乘風他們乾一些他們不願意的事情,那自是不行的。

“這個自然。”白向宇冇這麼想。

乘風懂了,他心思一動,“是耿長山傷了他們,我們該召集人手,攻入昇陽部,殺了耿長山報仇。”

原來,這修仙界的幾大宗門與他們兄弟的關係如此密切。

他正好加以利用。

白向宇也是這麼想。

特彆是白老五,也來了怒氣,“說的不錯!那必是要讓耿長山付出代價!”與其他山峰的男弟子情投意合,結為道侶的。一看雲俞白這反應,就明白了怎麼回事。她輕輕咳嗽一聲,就說道:“哎呀,小師弟,你孤身一人修行千年,還冇嘗過情愛的滋味呢,就遭人下毒冰封,此次多虧了南璃道友啊!你一定要好好謝過人家。”說著,還給雲俞白狂打眼色。雲俞白皺了皺眉,根本冇跟上思緒。丹霞峰主見他如此不上道,接著又說:“南璃道友,彆人都說你迷惑了霽風仙尊,我可不信,想必這當中有什麼誤會。”南璃反應很快,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