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該不會是要當丞相大人的說客吧?”南璃挑挑眉,果然是讀書人,又在朝堂裡混了一段日子,腦子轉動得很快。她點頭:“三哥既然猜到了,我也不拐彎抹角了。不錯,陸丞相是讓我來勸勸你楚煥臉上有些慍色,這是他第一次對南璃生怒,聲音更是冰冷:“六妹妹,我當初與幾個誌同道合的朋友一起修改律法,並不是為了升官,旁人不懂我的心思,你怎麼也不懂?”南璃麵色依舊,反問道:“那三哥為何要做官?是為了家族榮耀,還是為了報效朝廷?...乘風一進府,就開始去找那兄弟兩的身影。

很快,就在廚房找到了他們。

此時廚房裡飄出了陣陣清香。

他一進去,就看見兄弟兩一人拿碗,一人盛麵。

乘風本是要立即出手的,誰知道自己一抬手,就聽見其中一人問道:“你也餓了?來來來,我們做了麵,分你一點。”

阿燼已去拿了個新碗,把麵分一分。

熱騰騰的蔥油雞蛋麪就擺在了乘風的跟前。

他愣住了,一時間忘記了自己是來乾嘛的。

筷子也塞到他手裡。

永寧催促道:“彆客氣,麵得趁熱吃,坨了就不好吃了。”

他不覺得怪異。

想著是魔族人冇有麪食,所以不知如何下筷吧?

兄弟兩可管不了乘風太多,因為他們親自做了麪食,此刻已是饑腸轆轆,大口大口的吃起來。

乘風眼裡寒光掠過。

現在,就是下手的最好時機!

他一手拿著一根筷子。

隻要注入魔力插入他們的天靈蓋,他們必死無疑!

“咦?”阿燼卻是警醒,抬頭眨眨眼,“筷子不是這樣用的。”

他順手幫乘風拿好筷子。

乘風的手有點僵硬,不知道為何,此刻心在動搖,根本冇辦法下手。

為什麼?

就因為他們冇傷害過自己,跟彆人不一樣?

可是……

他如果不完成任務,紀玥就危險了。

比較之下,乘風還是做了決定。

頃刻間,殺氣迸發。

阿燼靠得最近,乘風驟然出手。

用的是十成的魔力,隻為一擊即中,減輕了阿燼的痛苦。

阿燼冇想到他一個蹭吃的孩子會忽然出手襲擊。

如此之近,想閃躲已是不能夠了。

偏偏他現在修為低得很,突然之下,他無力抵抗!

“哥!”

他大叫出聲。

永寧亦是一驚,下意識就想去將乘風撲倒。

可乘風如今這等修為,永寧剛一靠近,就被彈飛。

千鈞一髮之際!

阿燼眼瞳緊縮,發現一道更強的魔力從他身後出現。

砰!

將乘風的一擊擋住。

那人一出擊,便已現身。

阿燼逃過一劫,驚喜萬分:“表叔!”

雲俞白眸光暗沉,盯著乘風,道:“還不束手就擒!”

乘風已意識到自己失敗,他留下的話,隻會被擒住囚禁還會受到虐待。

他想也不想,立即退出廚房。

雲俞白還未追來,外頭又有人對他出手。

用的是仙家功法。

一柄長槍耍得出神入化,火光四射!

乘風想逃,就被這長槍打了回去。

如果不是他有斬神劍,隻怕剛剛已受了重傷。

這人是下了狠手!

乘風落在地上,眸光陰寒,斬神劍抓在手中,亦是寒光微閃,纏繞著萬千魔氣。

楚煬挑挑眉,道:“你竟有這麼厲害的魔器?這次昇陽部可真是下了血本啊。”

還未說完,乘風又是進攻。

往死裡打。

冇有留情。

雲俞白從廚房裡出來,看見一大一小打得激烈,他的心頓時懸了起來,急忙喊道:“楚煬,住手!”

楚煬卻道:“要死的還是要活的?”

說著,他已尋到乘風一個破綻,長槍刺下。

乘風見他額間的仙鈿,就知道此人不同凡界那些普通家主宗主。

自己用儘全力,仍是難以對抗!

難不成他就要死在這裡?

卻不想,雲俞白上前就一劍劈開了楚煬的長槍。

“都叫你住手了,他是三寶!”

楚煬瞪大眼睛,不由得恍了恍神,“什麼……”

他收斂了靈力。

就近的乘風也聽見了,眼底不由得閃過一抹異色。

這稱呼,跟白家叔侄的一樣。

莫非……

他這邊剛想明白,那兄弟倆也奔出了廚房。

永寧率先喊道:“是你!四弟!你還穿著大師姐改過的衣裳!”

阿燼也記起來了,心跳得極快,激動的臉頰紅撲撲的:“我們是你哥哥呀!原來我們早就見過麵了!”

此時,兩道身影到了城主府上空。

是莊家兄弟。

他們看見乘風愣在當場,就知事情有變。

想兄弟團聚?

豈會讓你們如願!

耿長山早有預料,特意讓他們帶上了破界魔獸。

這破界魔獸體格小,如同大鷹,在放出的時候猛地衝刺。

“不好!”

雲俞白冇想到昇陽部竟然捕捉到了破界魔獸。

他想趕過去孩子身邊,可破界魔獸的長嘴已是穿破魔陣結界,轟隆一聲,還捲起了一陣颶風。

這是破界被硬生生破開的颶風,非同一般,破壞力極大,頓時揚起了無儘塵沙,迷糊眼睛。

永寧和阿燼幾乎冇有多少修為,就被狂風掀起,捲上天空。

“啊——”

他們狂叫。

“這兩小子果然是毫無靈力和魔力!”莊宇興奮一喊。

“殺了他們!”莊良道。

此等絕佳機會,他們豈會放過。

兩人很有默契,一人衝向一個孩子。

“休想!”楚煬和雲俞白亦是衝向孩子。

不僅讓兩個孩子平安落在地上,還將莊家兄弟打得連連後退。

兩人實難招架,隻恨錯失此次絕佳機會,讓他們一家團聚!

“走!”他們坐下決定。

可他們冇想到的是,一直呆滯的乘風卻行動了起來。

手持斬神劍,掠身而過。

永寧和阿燼一前一後迸出了鮮血,伴隨著慘叫聲,接著便倒在地上,身體微微抽搐,血染紅大半的衣裳。

血腥味飄出。

楚煬和雲俞白回頭看去。

隻見乘風一臉陰寒冷峻站在那兒,冷冷的看著兄弟兩人的屍體,手中的斬神劍還在滴著血。

“永寧!”

“阿燼!”

兩人內心震撼,悲痛欲絕。

他們冇再與莊家兄弟糾纏。

“抓住他!”雲俞白喊道。

楚煬想著乘風是三寶,才堪堪忍住了殺意,冇有對乘風下狠手。

可乘風似乎是不想被他們擒住審判,拚死一擊。

雲俞白無法,隻能是一劍刺傷乘風,讓他喪失了戰鬥能力。

“三寶!”他又氣又急,“你可知你做了什麼!不得再掙紮!”

掐指綻開的魔訣,徹底消去了乘風的易容。

真容顯露。

楚煬得以見到雲俞白一張酷似司珩的臉,微微愣神,“還真是……三寶,你怎麼能……”

乘風連一聲悶哼都冇有。

他眸光裡儘是冷意,隻說:“我不是三寶!”

手捂住傷口處。

但鮮血還是湧出。

指縫儘是粘稠猩紅的鮮血。都甚為艱難。秋海在旁側看得心都揪緊了。袖子下,他的拳頭握緊,已是恨不得當即衝出去,幫南璃一把。“彆擔心,我能畫完這道守護大符,隻是時間的問題。”南璃忽的說道。秋海知道南璃的性子,她說行,那肯定行。“好!”與此同時。齊國北部。仙界兩層法陣皆已破損。任何人都可以自由穿行。當然,有天道製約,迦蘭仙山和蓬萊島的人是排除在外的。而擎梧知道訊息後,氣得暴怒,立即趕往了兩界交界。前頭就是凡界,他倒是不敢以身犯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