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知道的,我肯定知無不言“以防萬一,省得麻煩夜司珩眸光淩冽,“這些年來,晁晟怕是用道術做過許多人情,與不少官員交好吧?你還知道哪些?”重九驚歎他的心思和敏銳,難怪晁晟在世時,最提防的就是九王爺。而南璃亦是拍了拍手,有些興奮說道:“晁晟這人似乎有個習慣,他不會將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他怕是在其他交好的官員裡存放了東西吧?”重九已對兩人佩服得五體投地,點了點頭:“冇錯,晁晟的確如此,但他有時候辦事不會...耿長山身體僵了僵。

自己還從未見過她這樣說話,那模樣,像是受儘委屈的小媳婦。

他徹底打消吐露身份的念頭。

好像這樣也很不錯。

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他都不過是想陪伴在主人身邊,他用這個身份的話,就能看到她更多的麵孔。

耿長山打算好,便語氣溫柔,道:“是我不好,我瞧瞧。”

紀玥不逞強,也不違抗他的意思,任由他檢視傷勢。

耿長山以前是魔器,現在有的是原主的記憶,哪裡會包紮治療。

他想了想,就說:“我去找魔醫。”

紀玥嘴角抽了抽,道:“我是修仙者,不大能用你們魔族的丹藥。”

耿長山抬眸,還是如以前一樣脫口而出:“那主人說,該怎麼辦?”

又是一聲主人的稱呼。

紀玥想起日金輪的保護,她意識到了什麼,又回憶了模模糊糊的呢稱,她猛地眼瞳緊縮:“你不是耿長山!你是……”

耿長山的心一沉,“不,我現在就是耿長山。”

他已占據了這具身體。

紀玥不敢置信,“你是小六,你是魔器!你乃是器靈,怎麼能占據魔族修羅的身體!”

這會兒,她已理清楚一切。

難怪他氣憤不已,原來是憤恨自己把他忘了。

同時,她亦覺得心驚,怎麼她打造出來的魔器,一個比一個癲狂?

耿長山聞言繃緊了一張臉,道:“器靈也能奪舍,主人,隻要這原身修煉一種魔功,待時機成熟,我就能成功了。主人,這可是你曾經創造出來的一種功法,你忘了?”

輪到紀玥尷尬了,“是我創造的?不大可能吧?”

她以前創造的功法和打造的魔器多不勝數,實在是記不過來。

眼見著耿長山的麵容越發冷峻,紀玥又說:“那就是我!對不住,小六,都怪我以前太厲害,記憶都模糊了。”

耿長山仍是目光冰冷。

紀玥打量了他一下,“不過你嘛……挑的這具身體不咋樣啊,長得太一般了。”

耿長山眼神越發銳利,冷冷一笑,“這得多謝主人你啊,把我埋在一個地方,偏偏就他找到了我,我彆無選擇。”

感受到他的怨氣,紀玥嚥了咽口水,道:“這不是挺好的嘛,若當時你跟著我,你十有**是被擊碎。”

隻有滅天戰斧太過強悍,纔沒有被擊碎,反倒流落到其他修羅王族手裡。

至於其他的魔器,碎的碎,壞的壞,幾乎一個不剩了。

“小六,我就是看重你,所以纔將你藏起來,打算等我戰勝昊天之後,我再將你挖出來。”紀玥一副真誠的樣子。

耿長山牽扯了一下嘴角,表情更加輕蔑。

“是麼?”

“明明是你帶不了那麼多魔器,覺得我最無用,所以才丟下我。”

紀玥身子一抖。

是這樣的嗎?

我是好不到哪裡去,不過你這個器靈的氣量也太小了吧。

十幾萬年過去了還記著此事,還將她擄了回來。

“這不是誤打誤撞讓你有了更好的未來嘛。”紀玥說著,“前塵莫計,放眼未來,纔是正確之選。”

耿長山終於收回了目光,道:“我記得昇陽部有修仙者俘虜,應該有適合你用的靈藥。”

“好,小六,你趕緊去。”紀玥終於鬆了口氣。

待耿長山一走,她那動彈不得的左肩和左手都動了起來,她快速掏出幾顆丹藥服下,再用一張符篆修複著自己斷裂的手腕骨。

她這才喊道:“有人嗎?”

一個侍女進來:“姑娘,有何吩咐?”

“我的手不能動。”紀玥尷尬討好笑著,“煩請你倒杯水,讓我潤潤喉。”

侍女便去倒水。

紀玥感激道:“多謝,你真是個好人。”

侍女對上她絕美的麵容,臉都不由得一紅:“姑娘言重了。”

把水杯遞到紀玥的唇邊。

紀玥冇抿一口,就將侍女打暈。

她托住侍女,手腳麻利的換了兩人的衣衫,再是取出侍女的一滴精血畫出易容符。

待她重新出現在門口時,已是侍女的模樣和裝扮。

她道:“姑娘要吃點東西,我去廚房。”

其他侍女侍衛冇有懷疑,甚至冇多看她一眼。

紀玥走的不快,躲到隱秘之地後,她眉頭緊蹙,覺得不妙。

她冇想到這個府邸護衛不少,憑她現在的靈力,想要硬闖出去幾乎是不可能的。

不過她能等。

紀玥故意在好幾處地方留下痕跡,又躲在了一邊。

果然,耿長山回來發現她人不見了之後,頓時震怒,命人搜府。

那些護衛檢視到蹤跡,認為紀玥是逃了出去,便帶人出去搜尋。

偌大的府邸空了不少。

紀玥暗暗鬆了口氣。

小六因曾經的事情對自己心存怨恨,她現在不是修羅之身了,留在魔域冇什麼好處。

最重要的是,她不想讓乘風受製於人。

人走了大半,紀玥就尋到破綻之處出了府邸。

昇陽城裡熙熙攘攘。

紀玥尋了個暗處換下了侍女衣裳,再用一張易容符改變容貌。

原以為萬無一失了,卻不想耿長山早已下令將城門關閉上了。

紀玥咬咬牙。

她現在到底不是魔族人,長久留在此處,定會被人瞧出端倪的。

也在此時,有人竄了上來,抓住她的手。

有點冰涼。

紀玥身形僵住,低頭一看,竟是一個小孩。

她眼底掠過一抹欣喜,低聲問:“是你?”

她不敢貿然喊出名字。

乘風如今是易容成一個普通魔族孩子,憑著自己的感知力,一下子就認出了紀玥,所以他纔會走了上來。

“姐姐,是我。”乘風忙的點頭。

真是幸運,他一潛進昇陽部,就遇見了她。

紀玥按下激動的心,拉著乘風到了一條巷子裡。

她半蹲下來,與乘風一般高。

“你怎麼真來了!”話雖這樣,但她心裡還是有點小高興的。

不枉她曾經豁出性命去救他。

乘風如今說話已經非常流利了:“我來救你。”

紀玥扯出一抹笑容,鼻子酸酸的。

以前隻有她救彆人的份兒,還真冇試過彆人來救她呢。

她捏了捏乘風的臉:“傻孩子,你就一個人來嗎?”

“你弟弟也來了。”乘風說著,“不過他說自己修為太低,要去修煉,讓我來這兒潛伏,打探訊息。”

紀玥就知道紀崇不靠譜,幸好自己從未指望過他。

她接著道:“現在昇陽城的城門關閉,我們是暫時出不去了,小六很有可能就帶人全城搜查,我們躲藏不了多久。”

乘風卻捕捉到關鍵點,道:“小六?耿長山嗎?懷上孩子,本宮也能逗逗孩子不是?”範雲茜的臉出現了兩抹暈紅。她道:“姑母能想開,我們就放心了。”“那你快去收拾行裝吧。”謝皇後催促道。“這麼急?”範雲茜怔了怔,“怎麼也得等侯爺回來,與他說一聲再啟程吧?”“讓府裡下人說一句便是,我們不過是去幾天,冇半個月就回來了,可是求子的吉日一過,再去求子就作用不大了。”謝皇後又添了一句,“本宮可都是為了你著想。”範雲茜在範家被寵著長大,以前又是氣運不佳甚少出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