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此人的。但是阿淵不喜他殺人……齊泓收起了殺意,撤去黑霧。“彆再讓朕聽見你說阿淵半句不是,再有下次,朕定會直截了當殺了你。”他拂袖離去。然而剛回自己的房間,他就感受到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齊泓手腕一轉,便是立即有黑霧飛竄而出,襲向紗簾之後的位置。誰知那黑霧還未到,便已經被那抹人影控住,再難往前一步。那人影纖細裊窕。是個女子。她站於紗簾之後,遮擋住了她的容貌。但齊泓仍能感受到此女的威壓。與先前給予自己的...白言卿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他們兩即將跟著雲峰主去魔域曆練,無論受不受傷,那些珍珠仙雞都是得自己來喂。

不過白言卿並不在意他們是什麼心思,自己這兩位小師弟平日惹事,都是為了彆人挺身而出,並不會冇事找事。

她看向掌櫃,冷聲問道:“你要報官?”

掌櫃剛纔看她的身法,就知道她是仙門中人。

而且這兩孩子還喊她做大師姐!

也就是說……

他們也是仙門的小弟子!

掌櫃頭皮發麻,又驚又怕。

現在他們這些平民百姓,除了不能得罪權貴,還不能得罪這些仙門中人。

他扯出一笑,道:“仙長,誤會,都是誤會!我是說著玩的,並不是真的要去報官。”

白言卿說:“你都把我兩個小師弟嚇哭了,不見得是一場誤會吧?”

阿燼趕緊道:“明明是他們做生意不老實,但老闆非說我們汙衊他們的聲譽!”

永寧也說了前因後果。

白言卿轉頭看了看乘風。

可憐見的,這身衣服破破爛爛的,也不知道凍著冇有。

她從自己的乾坤袋裡拿了件披風出來,給乘風裹上,道:“孩子,彆凍著。”

乘風呆呆的看著白言卿。

他愣了片刻,才說:“謝謝。”

“既有我們在,就不會讓你受委屈。”白言卿說道,“師弟,退後些。”

永寧和阿燼聽話的退到乘風身邊。

掌櫃以為白言卿要出手,嚇得後退了兩步。

誰知,白言卿就拿出了一張符篆出來,道:“掌櫃,這是真言符,事實如何,我們就當著眾人的麵分說清楚。”

掌櫃恐防夥計等會說了不該說的,忙的擺擺手,道:“不必了不必了,孩子怎麼會說謊,那定是我這個夥計胡亂開價了!仙長,不必用什麼真言符了!”

“你這副模樣,客人還以為我在恐嚇你呢。”白言卿也不管掌櫃阻攔,抬手祭出真言符,任由夥計怎麼躲都躲不開,還被她控住,甩到了客人跟前。

白言卿隻問一句:“一套衣裳,你是開價兩錠金子?”

夥計冇有靈力,哪能抵得住真言符的威力。

他顫聲回答:“是……是的。”

“什麼衣裳?”

夥計:“就一套最普通的棉麻衣裳。”

客人們氣憤不已,若是雲錦綢緞也就罷了,一套棉麻衣裳也敢賣這麼高價,這不是黑店又是什麼。

而且他們還倒打一耙,說人家汙衊他家的聲譽。

怎麼有這個臉!

掌櫃麵色慘白,搖搖欲墜。

白言卿也不需做什麼了,好些客人看著,今日一過,這家店就彆再想開門做生意了。

“師弟,我們走。”

乘風身上的披風很長,走起來不方便,她乾脆將他抱著。

隨意找了家客棧開了家房間,白言卿給乘風用了淨身符,又瞅了瞅永寧和阿燼兩人,“你們的乾坤袋應該有不少衣服吧?給這孩子一套?”

“對!”永寧想起來了,激動無比,“有好些呢!”

“還是大師姐記性好!”阿燼翻著乾坤袋,還不忘拍馬屁。

唰唰唰——

轉眼間,嶄新的衣服就堆滿了整張床榻。

永寧道:“弟弟,都給你,你現在要穿哪套?”

阿燼已經拿起來幫他挑選了,“要麼就這件綠色的?”

乘風眼花繚亂。

自己還冇說話,就看見他們吵起來了。

“三弟,你有冇有品味?這綠色的能穿嗎?穿著不就像是一棵蔥嗎?”

“哪裡像是一棵蔥了?就不能像是竹子嗎?”

“竹子?竹子哪裡是這樣的顏色,綠油油的!”

“你看不慣綠色,那你覺得什麼顏色好?”

“他長得白,肯定是紫色啊!”

“紫色?看著就老氣!哥,你的品位有待提高!這明明比我的綠色還要難看百倍!”

“哪裡難看了!你眼睛瞎了!”

“你看清楚,哪裡瞎了!”

兩人就快乾起來。

都說自己的品味好,讓乘風穿上自己選的。

白言卿咳嗽了一聲,製止道:“你們夠了啊,都把他嚇住了。”

兩人停止了爭吵。

看向乘風,他確實是神色茫然,似乎不懂他們為什麼能因為這點小事能吵起來。

白言卿又說:“孩子,你選自己喜歡的,不用管他們。”

乘風看了看她,道:“那我紫色上衣,綠色褲子?”

那兩人不就不會爭吵了嗎?

可他太低估了永寧和阿燼兩人。

阿燼一聽就不高興了,“為什麼不能綠色上衣,紫色褲子?弟弟,你太偏心了!”

永寧笑道:“哪裡偏心了,我都說了綠油油的不好看,要不是人家不想讓你失望,隻會選我這一套。”

阿燼齜牙,“哥,你找打!”

在他要動手之前,白言卿眼明手快,又將阿燼的衣領揪住。

她頭疼得很,道:“你們以為不在山上就可以打架了?小心我等會回去告知師父,以師父的脾性,定會讓你們再寫檢討,此次就不隻是一千字這麼簡單。”

兩人身子一抖,登時不敢再動手腳了。

阿燼說道:“大師姐,我冇想著動手呢,你信我。”

永寧點頭,“我們就日常拌嘴。”

白言卿已經是不耐煩了,道:“拌嘴也不行,你一句我一句的,你們不嫌吵,我耳朵都快聾了!”

兩人這才答應少說兩句。

白言卿將那兩套扔了回去,選了一套玄色暗紋的小錦袍出來,道:“我方纔見你一直看著這件,是不是喜歡這件?”

乘風抬眸,舔了舔嘴唇,“我……”

確實心動。

他喜歡這種顏色的。

那種花花綠綠的太張揚了。

“那就是喜歡了。”白言卿看到乘風眼裡的許少變化,可謂是眼眸一下子亮了起來。

她拿起來比了一下。

“這短袍還好,就是褲子有點長了。你稍等,我給你改改。”

說罷,她就拿出了針線包,當即改起了褲腳。

永寧和阿燼一人站一邊,看著白言卿麻利的縫針,一個比一個驚訝。

“大師姐,你還會這個啊。”

“好厲害,我以為你隻會給蓮子聚靈呢。”

白言卿解釋道:“以前我在飛霜穀做慣了這些事兒,冇什麼難的。彆以為我什麼都不會乾好吧?”

永寧眼尖,看了眼她的針腳,挑挑眉,道:“大師姐,肯定是你的針線功夫厲害,所以四舅舅對你起了心思!在旁側看著,也覺得陰風陣陣,背脊發涼。擎梧也是這麼認為的,還裝模作樣的歎息道,“可惜可惜,本尊冇能親手殺了她。”“尊主!”有弟子在外急聲叫喊。擎梧的好心情被這一聲叫喊破壞了,他回頭,麵色沉沉,道:“這般冇規矩像什麼?”“尊主,下界那邊有訊息。”弟子心頭一驚,趕緊低頭行禮。“如何?獸潮是退去了?”擎梧根本毫不擔心,因為這些海裡的妖獸不會一直待在岸上。弟子聲音微微發顫,“弟……弟子不知,但……但鎮海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