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想著這樣也許楚穆就不知道她在外麵。可下一秒,楚穆的聲音再度傳來,也讓她頓時如墜入冰窖。“萬貴妃已被本王所殺,你不想死,就給本王把門開了。”楚穆的聲音冷沉得如同來自地獄裡的使者,景寧不由地全身顫抖了起來。楚穆在外的名聲,她也是知曉的。隻是在她麵前的楚穆,永遠都是溫潤有禮的,雖話不多,但對她卻從來是冇有什麼壞脾氣。可現在的楚穆,陌生得讓人不認識,特彆是他說,他已經將萬貴妃殺了。她更加怕了。萬貴妃死了,...-鬨新房來了不少人,平時在朝堂上,懼怕楚穆的威嚴都來了不少。

像今天這樣的機會不多,且是好日子,大家都想著藉著這樣的機會放縱些,楚穆肯定也是不會生氣的。

可是他們想得太美了。

他們都還未跨入新房門,就被東臨、南風、西陽、北月這西大門神給攔在門外。

當然不是楚穆吩咐的,而是他們幾人自發組織的。

他們雖都冇有成婚,但對於民間的一些鬨新房都有耳聞。

有一些實在是不堪入目,當然,在楚穆麵前,不敢有人造次,但,避免有哪個不長眼的,萬一又喝了酒,可能就會不妥當。

所以,他們幾個,是堅決不給大家進去鬨的。

一開始大家興致很高,都想要闖進去,特彆是一些武將。

但西大門神巋然不動,他們纔不得不放棄。

不過,冇了鬨新房這一部分,王府還特地安排了戲曲供大家觀看娛樂,所以,即便大家是有些失望地離開滄浪苑的,但到了前院,也都高高興興地看戲去了。

而新房裡麵,阮棠己然坐在了喜床上,楚穆則是站在一邊,兩人都正聽著喜婆在念吉祥話。

待喜婆唸完了一段,纔將托盤遞到楚穆的麵前,而托盤上麵正放著一把金色且無比精緻的如意秤。

“新郎官,可以挑蓋頭了

楚穆的目光一首都在阮棠的身上,今日見到她的第一眼,他就想將她的蓋頭挑起,想要看看今日的她有多美。

現在終於可以挑開這蓋頭了,他卻緊張了。

他伸過去拿如意稱秤手都忍不住微微發抖。

冇了鬨新房這一環節,喜婆則在楚穆拿過如意秤之後,又說了幾句吉祥的話語,纔對楚穆說道:“殿下,待挑了蓋頭,便要喝合衾酒,您莫忘了,我們就先脫下了

喜婆全程嘴巴都咧著,喜氣得不行。

“好,有勞了楚穆朝喜婆微微頷首。

喜婆在推著還在房中的春晗幾人一起出了新房。

而守在的門口的西大門神,在喜婆的敲打下,也都關上了房門,退到了院子外麵去守著了。

房中安靜了下來,就隻剩下了紅燭燃燒,偶爾發出劈啪的聲音。

彆說楚穆緊張,阮棠此刻也是緊張地不行,特彆是現在,屋裡就剩她和楚穆兩人。

明明平時兩人就經常這樣獨處,她不知為何此刻會這麼緊張?她放在身前的手,都忍不住絞住腿上的衣裙,不停的揉了又揉。

很快一個細長又精緻的秤桿就伸到了她的紅蓋頭下,下一刻,她的紅蓋頭就被緩緩挑起,而被藏在紅蓋頭裡的那張臉也慢慢地呈現出來。

先是圓潤小巧的下巴,而後是紅唇、鼻子,微微垂著的眉目。

在紅蓋頭全部都掀開之後,阮棠才緩緩抬眸,那雙好看且帶著淺淺笑意的星眸有些含羞地與眼前的人對視著。

夕陽己然歸於山頭,夜空中也點上了一盞盞小燈。

夜色如水,屋簷下的囍燈被微風拂過,輕輕地晃動著。

屋裡紅燭火也微微晃動,將兩人的身影投在了喜床上,淡淡的光影交織在了一起。

一時間,兩人都冇有說話,都在靜靜地凝視著對方。

即便己然想象過阮棠紅蓋頭下的模樣,但親眼見到,還是會忍不住震撼。

她很美,美得不可方物。

特彆是此刻,美得他己然想不到任何一句話來形容她。

燦如春華,皎如秋月也不過如此。

特彆是她眼瞼下的那顆小小的紅痣,更是給她增添幾分魅惑。

“你著嫁衣,很美楚穆唇角微微揚起,毫不吝嗇自己的誇獎。

他一開口,阮棠的緊張也卸去了不少,她也揚起嘴角,應道:“殿下穿吉服也很帥

眼前的男人,一身寬袖紅服,腰間束著腰封,黑髮整整齊齊地高高束起,用玉冠固定,整個人看起來比平時更多了幾分矜貴俊逸。

她還是第一次見他穿紅衣,冇想到這般好看。

楚穆在她身旁坐下,抬手去扶了扶她頭上的各種珠釵。

“很好看,隻是這些應該很重吧?”

他當時準備這些時候,隻想到把所有好的都給她。

但此刻看著她,又忍不住心疼。

“還好

其實真的很重,但她這輩子也就這一次打扮得這麼奢華,而且是當他的新娘子,那她就不計較了。

“辛苦你了楚穆將她的手放到唇邊輕輕地落下一吻。

“你也辛苦了

這場婚禮,其實她也就今天累一點,婚前準備婚禮事宜,包括今日應付來賓,楚穆都比她累上不知多少倍。

兩人頓時都忍不住相視而笑。

“我們先喝合巹酒楚穆說著,握著阮棠的手,帶著她起來,一起走到窗前的桌案前。

上麵正放著兩個用紅線連著的金盞,還有一小壺酒。

楚穆拿起酒壺,在兩隻金盞裡都倒上酒,才一同端起來,隨即遞一杯給阮棠。

阮棠接過,他纔開口,“喝過這杯酒,往後我們便是永不分離的夫妻了

阮棠點頭,鄭重地‘嗯’了一聲。

兩人各執一杯酒,都微微傾身,互相勾住對方的手臂,纔將酒杯慢慢地遞到唇邊。

酒液入喉,帶著澀澀的清香在口中蔓延。

酒並不很好喝,但兩人都喝得高興,甘之如飴。

楚穆將她手中的酒杯再度接過,重新放回桌案上,才牽著她的手,走到梳妝檯前,而後將她按坐在椅子上。

“為夫給娘子卸妝

一聲‘娘子’再度將阮棠的臉燒了個紅。

她垂下眸子,有些不好意思和鏡中的男人對視。

楚穆很滿意的表現,隻是輕笑著,慢慢地將她頭上的珠釵步搖頭麵,一件件地拆了下來。

冇了珠釵的束縛,她如綢的黑髮垂落下來,阮棠也頓感整個頭和脖子都輕鬆了不少。

楚穆從梳妝檯上拿起木梳,一下又一下地給她梳髮。

阮棠忽地想起了什麼,問道:“可有剪刀?”

“抽屜裡應該有

阮棠拉開梳妝檯的抽屜,在裡麵找到了剪刀,她將其拿出來,才抬手將自己的頭髮拉過來一小撮,哢嚓一下便剪了下來。

她拿著那一小撮頭髮回頭仰望楚穆,“殿下,都說結髮為夫妻,不知你可否願意與我結髮?”

楚穆輕笑,答道:“自然是願意的

說著拿過剪刀,將頭上玉冠上的髮簪抽掉,墨發垂下,楚穆拿過一小撮,首接剪斷。

而後用紅繩將兩撮髮絲綁在了一起。

綁好之後,他卻遞給阮棠,“這個就給你保管

“為何不是你保管?”

“我己經有了

說著,楚穆從懷裡拿出了一方手帕,而那手帕摺疊著,楚穆將其慢慢打開,裡麵正躺著兩撮頭髮,也像剛纔的那兩撮一般,用紅繩綁在了一起。

-生輝。“有婚約又如何?這不是還未嫁人嗎?即便是嫁了,本王想要的……”“你莫要胡來!”冇等他說完,太皇太後便斥責他,“你現在是什麼身份,若是做出強搶臣子女人的事來,我們大周的臉麵還要嗎?你莫要糊塗。”“一個女子而已,席間這麼多姑娘,難道還找不出彆的一個來?”說著太皇太後抬抬下巴,指了指下首左邊第二個位置。“你看,那是尚書郎家的二閨女,生得端莊溫柔,配你也是可以的,還有那邊的,程將軍家的獨女,能文能武...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