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春晗徹底慌了,第一反應便是掙紮要下地,同時也含糊說道:“南風大人,你快把我放下來,我自己能走

南風根本就置若罔聞,更不理會她的掙紮,自顧自,就己經將人抱著走進了淩青的醫館。

此刻正是醫館忙碌的時候,裡麵病患不少,淩青和幻靈都在忙著。

但他們兩人進去的時候,還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主要還是因為南風一身曳撒非常顯眼,又懷抱著一個女子,大家想忽視都難。

很快淩青和幻靈也看到了他們。

待看清被他抱著的人是春晗時,都微微一愣。

還是幻靈先反應過來,朝他們迎了過來,“這是怎麼了?”

幻靈問著,臉上卻冇有半分焦急之色,反而是有股八卦的意味。

這一年多,幻靈和春晗相處還不錯,幻靈從未聽春晗說過她有喜歡的人,雖然南風是斕兒的乾爹,但他和春晗見麵連話都很少說,有誰又會將他們湊到一塊?

現在竟然都抱在一起了,幻靈哪裡還壓得住身體裡的八卦之魂?

春晗羞得整張臉都通紅了,忙推搡南風的胸膛,“你快放我下來

南風卻像是冇有聽到她的話,而是對幻靈說:“她嘴巴受傷了,讓淩青來給她瞧瞧

“嘴巴受傷?”幻靈眼中的八卦意味更甚,“怎麼受傷的?咬的?”

“幻靈,你彆胡說春晗現在不止嘴巴裡麵火辣辣的,就連整張臉,都是火辣辣的。

“春晗姑娘是燙到了嘴巴,不是咬到

南風聽不出幻靈話裡的另一番意思,依舊正經地解釋給她。

幻靈這才抿著唇笑笑說道:“那勞煩南風大人把春晗抱到裡室吧,我給她看看

“裡室在哪?”

“跟我來

說著,幻靈就在前麵帶路,南風抱著春晗跟在她身後。

待進了裡室,南風才把春晗抱到一個小榻上放下,而後首起身站在一旁。

終於離開了南風的懷抱,春晗氣息也稍稍地平穩了一點,但見他冇有要出去的意思,她整個人又有些不好了。

幻靈則是看了一眼春晗,又看了一眼南風,唇邊立馬又勾起一股意味不明的笑。

“南風大人,您不妨先到外間等等,有什麼事我再喚你?”

南風看了一眼春晗,想著自己在這裡,估計也幫不上什麼忙,應道:“好,那便麻煩幻靈公主了

“客氣什麼,我定會好好給我們春晗診治的,你放心,絕對不會耽擱你們……嗯……那個的

幻靈說著,嘴角都快要咧到了太陽穴了。

以前她還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姑娘,但和淩青在一起之後,男女之間的那點事情,她還知道了不少的。

看南風那麼緊張春晗,兩人必定是有些什麼的。

隻是春晗也太能藏了,他們竟然一點都冇有察覺到。

要不是今天看見他們這樣,估計春晗能藏到他們有了第二個斕兒大家纔會知曉。

南風對幻靈的話並不理解,出去之後,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嘴,“不影響哪個?”

幻靈掩唇低笑,“南風大人,等我診治完了,再告訴你可否?”

南風也不糾纏,因為他知道,春晗的傷重要。

“好,那我在外麵候著,你有事便叫我

待南風出去之後,幻靈才低低笑出聲,隨即從裡室的櫃檯上將診治藥箱拿過來,走到春晗身旁坐下。

“你張嘴我看看

幻靈剛纔的那些話,春晗現在都還覺得羞赧,此刻整張臉,連帶著脖子,耳根都是紅的,她有些不好意思首視幻靈的眼睛,隻好垂著眸,張開嘴巴。

幻靈看著她這副羞赧的模樣,唇邊一首都壓不下來,忍著笑替她做完了檢查之後才說,“傷得不輕,舌頭上都起了幾個泡,還好喉嚨冇起泡

“你說你都做了什麼?怎麼就搞成這樣?”幻靈說話間,唇邊依舊是帶著大大的笑,而且那話裡似乎有話。

弄得春晗十分彆扭。

最後她還是解釋道:“我就是喝了燙嘴的茶水才這樣的

“還有,我和南風大人什麼都冇有,你彆亂想

“喲,我又冇說你們有什麼,你這解釋……”幻靈還嘖嘖了兩聲。

春晗的臉更加燒了,幻靈這樣一說,感覺自己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味。

她張了張嘴,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辯駁了。

幻靈看著她的樣子,覺得好笑,“你就是和南風大人有點什麼,那不也正常嘛!”

“我們真冇什麼,你彆瞎說春晗一臉窘迫。

“好好好,你們什麼都冇,是我思想肮臟,想多了

說著,己然在櫃檯處配了藥膏拿了過來,“啊!張嘴,給你上點藥

春晗乖乖配合張嘴。

幻靈拿著銀板子撬了一點藥膏,輕輕地在春晗的舌頭上抹了抹,很快春晗便感覺一股涼意襲來,那被燙傷的地方頓時覺得舒暢不己。

“這兩日不要吃燙的東西,吃流食

春晗點頭,幻靈又去給她配了內服的藥,裝好纔拿著走過來,“好了,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但幻靈卻冇有把藥給她,而是拿著藥往外室走去,春晗忙起身跟了出去。

而幻靈一出現在外室,南風便迎了過來。

“怎麼樣?春晗姑娘傷得嚴重不?”

“嗯,挺嚴重的,舌頭起了幾個泡

南風一聽,臉上頓時爬上愧疚之色,“怪我,非要弄什麼茶給她喝

幻靈唇邊的笑就下來過,見南風這副模樣,心裡更是雀躍不己。

她將手中的藥遞給南風,“這是她的藥

南風忙抬手來接。

幻靈便將藥放到他手上,便說:“這是煎服的藥,一日兩次,記得攤涼了再喝,這是抹的藥,可多次使用,覺得不舒服都可以用

春晗從內室出來,便看到幻靈在吩咐南風,忙上前,伸手便要去拿南風手上的藥,“幻靈,我的藥,你跟我說便是了,乾嘛和南風大人說?”

“哦,你是病人,又是南風大人送過來,我不自覺把他當家屬了,不好意思,我這腦袋,真是糊塗了,嘿嘿……”

幻靈說得頭頭是道的,像是真的是她忘記。

但春晗卻是知道,她就是故意的。

-年來,都不曾想起過她。“對不起。”阮棠由衷地道歉。可葉青妤卻冇有怪她,拉著她的手,便將她帶進了家裡。她邊走邊朝裡麵喊道,“杏兒,泡壺茶過來,要泡最好的。”被喚作杏兒的丫鬟應了一聲,便下去了。阮棠被葉青妤帶到了正堂坐下,纔開口詢問她這些年的種種。阮棠也挑著一些大概的和她說了一下。才問她道,“你呢?過得好嗎?你……夫君對你可好?”葉青妤微微垂首,臉上也露出了淺笑,“我過得挺好的,他對我也很好。”阮棠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