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瀘城深秋,瑟瑟地冷。

是夜,喬季卡站在公寓的落地窗前,以57層的高度冷目俯視。

目及之處,是窺透了大上海幾世浮華的黃浦江。

今晚的黃浦江註定會登上明日各大媒體的頭條,因為在那裏正上演著一場上海灘十年以來最最絢爛的煙火。

她生命中唯一的男人、她的未婚夫齊樺,此時正牽著她最要好的朋友的手,穿過漫天華彩,在那片被煙花照得妙曼如鑽的江麵上對著神父鄭重地說:我願意!

喬季卡知道,承諾一出,馬上就會有一枚鴿子蛋大小的鑽戒套在新娘纖白的無名指上。然後就像當初自己與齊樺訂婚時那樣,他吻她,吻到在場所有人都義無反顧地相信了愛

情。

可是去他媽的愛情!

當她還是喬氏集團董事長千金的時候,他對她說愛;

當她父親跳樓母親服毒喬氏集團宣告破產時,他卻對他說:從今往後,你隻能做我的情婦!

於是,這一場本來是她傾付全部熱情來為自己策劃的絕世婚禮,一轉眼,就成了給那個叫做桐筱筱的女人做好的嫁衣。

沒錯,是嫁衣!

被新娘子穿在身上白紗,都是她請了最好的設計師從法國設計並裁製好了空運回來的!

她就這樣從正妻變成了情婦,帶著身體上殘留著的昨日歡愛的吻痕,從光明磊落,變成了偷偷摸摸。

可是她卻不能離開他,因為離開,就意味著自己那個躺在醫院裏、靠著器械和藥品來維持生命的弟弟,會馬上停止呼吸。

……

握在手裏的小半杯伏特加仰頭而盡,是不知從何時起,喬季卡喜歡把自己保持在一種微醉的狀態。

因為這樣可以讓她忽略很多植在記憶深處的噩夢,也可以在齊樺舔食並刺入她的身體時,不覺得太惡心。

她想,所謂的醉生夢死,大抵就是這個樣子吧!

樓下江麵上,煙花簇成了無數浪漫雙心,甚至能看出一枚丘位元之箭在中間穿過。

她著人特製的煙火,此刻正割鋸著主人的淒苦,動人地烘托著另一段以拋棄和背叛為開端的愛情。

喬季卡覺得,她得去看看!

上海灘十年難得一遇的婚禮,她籌備了三百多天,終於在今日華麗開演。策劃者怎麽能隻站在這裏眺首觀望?

風衣,腕錶,香水,手包……

全套的範思哲,是家族破產之後她最後的一套奢侈。

去參加那樣一場舉世矚目的婚禮,若穿得太寒酸,怕是連今晚的黃浦江岸她都沒有辦法接近。

……

57層的公寓,下來得輕鬆又簡單。

齊樺並沒有差人守在她的房門口,因為他相信,她不會去鬧。

為了她們喬家的臉麵,還有她弟弟的性命,她也會乖乖的隔著玻璃窗默默祝福。

這是齊樺對喬季卡的瞭解,她而知道,他想得對。

就算自己下了樓來,就算已經邁動雙腿往外灘的渡口而去。喬季卡也僅僅是想要看一看,這個由她一手策劃的婚禮現場被呈現出來是什麽樣的效果。

不接近,不相認,更不哭,不鬧。

她的淚,早在父親的身體因高空墜落而摔得七零八散,並於她麵前灘開一片血色汪洋時,就不知道該從何流起。

不哭,並不是無情,而是心已經破碎到無從修補。

心壞了,所以聚不成淚……

……

“看看就走”,這個想法到底太過單純。

直到隻身上了渡輪,喬季卡才知道自己此番行動是有多麽的愚蠢。

她以為靜悄悄的來,就還能再靜悄悄的走。

她以為這一身範思哲沒特別到可以跟在場賓客競豔爭輝,就可以避過旁人注視的目光。

可到底還是低估了世人八卦的水平,也小瞧了傳媒界的挖掘潛質。

更沒想到,隻在渡輪上的一個轉彎,就能與剛換過一身禮服再出來敬酒的新娘子撞了正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