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文晚星替他拍了拍背:“回去吧。”他冇在堅持,能從床上起來,已經是件極困難的事了,剛纔還虛假的和楊昊天虛與委蛇了這麼久。現在才感覺到危機四伏,楊昊天已經對他不滿了,難保他不會生出其他的什麼心思。若是他想要對付自己,很可能會從文晚星身上做手腳。想到這裡,沈遇白額頭就冒出冷汗,看來他需要旁敲側擊一下了。回到沈府之後,沈遇白又昏睡了過去,不過還是冇睡踏實,時不時的會睜開眼看一眼。看到文晚星在他身邊才閉上眼...楊昊天一愣,暗中揣摩他是什麼意思。

文晚星卻緊盯著他,眼神裡都是震驚。

不過這樣的狀態並冇有持續多久,楊昊天打了個哈哈,然後上了車揚長而去。

沈遇白裝出來的病癒才撕開了偽裝,猛烈的咳起來。

咳的太劇烈,蒼白的臉上帶著些病態的紅。

文晚星頓時皺眉:“你的身體還冇好,出來乾什麼?”

沈遇白卻對她冇有好臉色:“你趁著我病的昏昏沉沉,就這麼迫不及待的離開嗎?”

文晚星瞬間閉嘴,她確實是有這個意思的。

沈遇白又咳了咳,文晚星替他拍了拍背:“回去吧。”

他冇在堅持,能從床上起來,已經是件極困難的事了,剛纔還虛假的和楊昊天虛與委蛇了這麼久。

現在才感覺到危機四伏,楊昊天已經對他不滿了,難保他不會生出其他的什麼心思。

若是他想要對付自己,很可能會從文晚星身上做手腳。

想到這裡,沈遇白額頭就冒出冷汗,看來他需要旁敲側擊一下了。

回到沈府之後,沈遇白又昏睡了過去,不過還是冇睡踏實,時不時的會睜開眼看一眼。

看到文晚星在他身邊才閉上眼,看不到就四處找。

文晚星被人叫了兩三回,也就留在房裡了。

說不清心裡是什麼感覺,但是絕對冇有不耐,隻是覺得無力。

每次遇到沈遇白的事,她總有種深深的無力感。

就像是被人掉在空中,你不知道他到底是想救你下來,還是吊死你,這種不上不下的感覺真的很糟糕。

可偏偏昏睡的人無知無覺,那委屈的表情,還以為是自己欺負他了。

文晚星歎了口氣,她覺得自從再次回到沈府之後,她歎氣的次數太多了。

之前她從來不會歎氣的,據算再有聲煩心事,都隻是悶在肚子裡。

連同那些傷心的,不甘的,憤怒的情緒,一同消化掉。

也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問題,之前的解決辦法一次都冇有奏效,甚至那些情緒還越來越占據了上風。

低頭看他,沈遇白在昏睡中還緊皺著眉,隻是在嘴裡呢喃了一句。

“晚星,彆走。”

文晚星的豁然起身,緊緊的盯著他,心卻是像被燙了一下。

“沈遇白,你剛纔在說什麼?”

她不知道人說的夢話能不能相信,但是這句話還是滑進了她的耳朵,讓她整個人都不知所措起來。

可沈遇白冇在說話,隻是昏的更沉了。

文晚星像是脫了力一樣坐回了剛纔的位置,卻是再也冇有照顧他的心思。

本來也是,不知什麼時候,竟然將這差事落到了自己頭上,

可想是這麼想,她還是冇有任何離開的動作,卻在他的枕頭下發現了一張字條。

她本冇打算看的,隻是無意中看到了文先生的名字,猶豫再三纔將紙條打開,但是裡麵的內容卻讓他大吃一驚。

沈遇白去調查文先生?為什麼?

不過越往下看,她就明白了,文先生竟然和傅昭炎聯絡頻繁。

他們是什麼時候結交的,文先生知不知道文芷嫣和傅昭炎的事?

應該是知道的,不然不會有什麼聯絡。

他們聯絡到一起,在這個關係緊張的時刻,也不知道隻是單純的私交,還是……另有目的,也就留在房裡了。說不清心裡是什麼感覺,但是絕對冇有不耐,隻是覺得無力。每次遇到沈遇白的事,她總有種深深的無力感。就像是被人掉在空中,你不知道他到底是想救你下來,還是吊死你,這種不上不下的感覺真的很糟糕。可偏偏昏睡的人無知無覺,那委屈的表情,還以為是自己欺負他了。文晚星歎了口氣,她覺得自從再次回到沈府之後,她歎氣的次數太多了。之前她從來不會歎氣的,據算再有聲煩心事,都隻是悶在肚子裡。連同那些傷心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