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是薄少讓我這麽做的。”“要不,你先給薄少打電話,問問他看看這個時間可不可以讓你進去。”雷子認真地迴答。“雷子!”“我再說一次,我現在是這個家的女主人,你最好識相點。”林柔柔怒聲吼道。“對不起,三少奶奶,這是我的職責。”雷子並不生氣。林柔柔咬著牙道:“如果我非要進去呢?”“那我隻能給薄打電話了,如果他批準你進去,我就讓你進去。”雷子這麽說。“那你趕緊給我大哥打電話,這會兒他應該還沒有上飛機。”林柔...雷子趕緊解釋道:“對不起,大少奶奶,我是覺得,三少奶奶肯定會再來探望爺爺的,我如果不讓她進去的話,三少奶奶肯定會鬧,還會罵我的,到時候我該怎麽辦?”

林暖暖卻毫不客氣地道:“既然你做不到拒絕三少奶奶,那你就要來這裏值班了,我讓二牛重新派人看著這裏。”

她就覺得這個林夢琪有問題,她堅決不能讓林夢琪再靠近爺爺。

而且,她剛才進去的時候,發現爺爺在流眼淚,不知道這個林夢琪跟爺爺說了什麽,刺激到爺爺了。

所以,她是堅決不能再讓林夢琪接近爺爺的。

於是,林暖暖掏出手機,給二牛撥了過去:“二牛,今天晚上開始,三班流輪看守爺爺,每個班派六個人,聽清楚了嗎?”

“聽清楚了,大少奶奶。”二牛趕緊迴答。

“另外,我已經安排雷子去找薄少了,就不讓他看守爺爺了,爺爺就交給你了。”林暖暖接著說。

“好。”

“二牛,你給我聽好了,除了我和劉管家外,任何人要進去探望爺爺,都不能讓他們進,記住了嗎?”

“放心吧,大少奶奶。”

“就是天王老子要進去探望爺爺,也不可以讓他們進。”

“好的。”

交待完二牛之後,林暖暖再把視線落到雷子身上,然後審視的目光看著雷子。

“雷子,林夢琪這個女人,來路不明,我希望你不要中了她的圈套。”片刻後,林暖暖緩緩開口。

她之所以這麽說,是因為好幾次,她都感覺雷子每次看到林夢琪的時候,反應就十分不正常。

要麽臉紅。

要麽眼神躲閃。

要麽一見到林夢琪,就把頭垂下去,又或者是掉頭就走。

二牛就不會。

二牛和林夢琪交集的時候,就正常多了,就像跟其他人交集的時候一樣正常。

而且,有好幾次,他還看見雷子被林夢琪叫進她房裏,而雷子每次出來都是一副落荒而逃的架勢。

“大少奶奶,我知道了。”這時,雷子答應道。

他剛才還猶豫不定,今天晚上到底要不要去見林柔柔的。

但是聽了大少奶奶剛才的叮囑後,他便決定不去了。

他確實應該離這個女人遠一點,千萬不能被人這個女人拖下水。

林暖暖接著說:“雷子,最近你就帶人去找薄少吧。”

“一定要找遍燕城的每一個角落。”

“也一定要將薄少找到。”

“好的,大少奶奶。”雷子畢恭畢敬地答應道。

“那走吧,你送我迴薄苑。”林暖暖這麽說。m.

“好的。”

於是,雷子便跟在林暖暖身後,離開了燕城康複醫院。

這一刻,林暖暖又幾乎沒有閤眼,天還沒有亮,便又出去找薄少了。

據說,薄少以前最喜歡一個人開著遊艇去深海,所以,她便去了燕城港口找薄少。

薄少一共有五艘遊艇,她搜遍了所有的遊艇,也沒找到薄少影子。

“薄少,你到底在哪裏呀,到底在哪裏呀,到底在哪裏呀?”林暖暖站在遊艇的甲板上,放聲大喊起來。

此刻天還沒有亮,港口處很是安靜。

“薄少,你快迴來吧?”

“薄少,你快快迴來吧,我一個人快支撐不住了。”

“薄少,如果你還活著,你就快點迴來吧,我求求你了。”

“嗚嗚嗚——”

然後,林暖暖撲通一聲,跪到了甲板上,然後一個彎腰,把腦袋重重地磕到了甲板上。

林暖暖卻不知道,這會兒,有個黑衣人正緊緊地盯著她,這個人是林柔柔派過來的。

所以,不管林暖暖是在薄苑,還是離開薄苑,她的一舉一動,都在林柔柔的監控之下。

黑衣人拍下林暖暖的行動之後,就發給了柔柔。

看著視訊中痛苦的林暖暖,林柔柔的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林暖暖越痛苦,她就越開心。

就像小時候,隻要媽媽每次動手打林暖暖,她心裏就別提多高興了。

自然,隻要爸爸媽媽對林暖暖稍微好一點,她這心裏就會特別的不舒服。也所以,爸爸越是對林暖暖好,她這心裏就想對付林暖暖。

她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就是看到林暖暖得到幸福。

所以,林暖暖想要過得比她幸福,除非她死了。

想到這裏,林柔柔趕緊發訊息給保鏢:“給我盯緊點,千萬不能讓她想不開。”

如果林暖暖就這麽死掉了,那她的生活就太無趣了呢。

其實,於她而言,不管她現在有多少財富,都比不上看著林暖暖一天比一天痛苦令她開心的。

所以,她堅決不能讓林暖暖就樣輕易地死掉了。

而林暖暖根本就沒有想過要死,越是這個時候,她越是不能死。

她一定要替薄少守好薄苑和薄氏集團的。

“薄少,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守好薄氏集團,一定會好好守著薄苑的,堅決不會讓那些壞人得逞。”然後,林暖暖把頭抬起來,對著大海深處起誓。

隻要一天沒找到薄少的屍體,薄少就極有可能還活著。

而且,薄少那麽聰明,那麽勇敢,不會輕易死掉的。

薄少極有可能,隻是遇到了一些困難,暫時還不能迴來罷了。

相信夜天也是如此。

如此一想,林暖暖便站起身來,快速地抹去臉上的淚水。

“薄少,你放心,今天開始,我會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安心等待你迴來,決不會讓那些壞人得逞。”林暖暖繼續保證道。

她和顧北辰猜測,極有可能薄少是被壞人陷害了,目的就是要毀掉薄家,毀掉薄氏集團,所以,她不能讓壞人得逞,不僅她們全家人要好好的,薄氏集團也要好好的。

然後,林暖暖便從遊艇上下來,並離開了港口。

她迴到家的時候,正好是九點鍾,也是股票開盤的時間。

正如她所料,薄氏集團股票還是開盤便跌停了。

顧北辰第一時間打來了電話,問林暖暖怎麽辦?

林暖暖無奈地道:“顧北辰,我也不知道怎麽辦纔好了。”

“依你看,接下來,我們該怎麽辦?”l����Ȧ���҂��Y���ˣ��0�2�0�2�0�2�0�2Ȼ�ᣬ����������f�������ţ��҂��ӂ�΢�ź��Ѱɣ����0�2�0�2�0�2�0�2��߀�У�����Ԓ̖�a���s�o���V�ҡ����0�2�0�2�0�2�0�2��������һ㶣�Ȼ��Ц�����������������������0�2�0�2�0�2�0�2������҂�����ӛ�Y���ˣ���Ȼ�B�������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