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就對了!”“我也不會再要你了!”“我們分手吧!”扔下這句話,林柔柔轉身就走了。既然林暖暖都不要了,她為什麽還要留著?何況,賀川根本就不愛她。每次,他喝醉跟她做的時候,嘴裏都會喊著林暖暖的名字……所以,每次賀川喊一次林暖暖的名字,她就會多恨林暖暖一分,所以,五年過去了,她對林暖暖的恨已經是刻骨銘心,深入骨髓。不管她有沒有接受賀川,她對林暖暖都是恨之入骨。林家養女而已,有什麽資格跟她爭?有什麽資格比她...“是的。”林暖暖沮喪地道。

“大嫂,如果,你需要,我的,地方,盡管開口。”m.

“隻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會,幫你的。”

林柔柔這麽說。

林暖暖一聽,還有點感動了,然後感激地道:“謝謝你,弟妹。”

“不用謝,大嫂,我們,現在,可是,一家人。”林柔柔這麽說。

“大嫂,接下來,你打算,怎麽辦?”林柔柔再追問一句。

林暖暖迴答:“我準備召開記者招待會,讓社會各界不要那麽慌張,看看這樣能不能拯救下薄氏集團的股市。”

“那你試試吧。”林柔柔這麽說。

“你覺得有用嗎?”林暖暖問。

“我也不懂,畢竟,這樣的事情,我也沒有經曆過。”林柔柔迴答。

林暖暖不再說話,其實她心裏也沒有底,不知道這麽做到底有用沒用,就當死馬當活馬醫吧。

而這,也是爺爺的主意。

林柔柔又再安慰了林暖暖幾句,都是些客套之類的話。

結束和林暖暖通話之後,林柔柔更加確定自己的想法了,也更加確定自己的方向是沒有任何錯了。

小平凡發燒到今,現在還在醫院裏輸液,除了王姐忙前忙後,沒有一個人問過小平凡的病情。

薄海天沒有問過。

林暖暖更沒有問過。

林暖暖這個賤人,表麵看起來人獸無害,其實心機深厚,從始至終,心裏都隻有她自己的利益。

薄氏集團的危機固然重要,薄見琛失蹤固然重要,難道她的女兒發高燒住院就不重要了嗎?她都主動打電話表示了關心還寬慰她了,可她竟然連提都沒有提過小平凡的。

林暖暖,你就等著帶著你的八個孩子去討米吧?

而你,本來就是條賤命,賤命生的孩子也隻能是賤命。

下午兩點,薄海天和林暖暖以及顧北辰一同出現在了燕城大酒店的十八層宴會廳。

此刻,大廳內聚滿了燕城各大媒體平台的記者。

林暖暖攙扶著薄海天一出現,原本吵吵嚷嚷的大廳頓時安靜下來,都紛紛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這時,顧北辰宣佈道:“薄氏集團關於薄董失蹤一事記者招待會現在開始,大家有什麽問題要問的,現在可以問了。”

顧北辰此話一落地,立馬就有一名紅衣記者站起來了:“薄老董事長,我想問一下,薄見琛先生是真的失蹤了嗎?”

“又或者這隻是謠傳?”

此記者的話一出,整個人大廳變得更加安靜了,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用期盼的眼神看著薄海天,期待著薄海天的迴答。

薄海天沉默片刻後迴答:“我孫子薄見琛千真萬確是聯係不上了。”

薄海天此話一落地,原本安靜的大廳裏響起一陣唏噓之聲。

“但是,我們才一天時間沒聯係上他,所以,我相信,我家小琛不是出事了,而是遇到什麽難處了。”薄海天接著說。

“我孫子的性格,全燕城人民都知道,尤其是他爸媽發生車禍過世之後,隻要遇到什麽事情,就會避而不見家裏人,我聯係不上他,也是常有的事情。”

“你們不信的話,可以問見琛的朋友,顧北辰先生。”

“顧北辰與他是多年好友,倆人曾經一起上中學,一起留學,然後一起迴國創業。”

“他對見琛的瞭解,比我對見琛的瞭解還多。”

說完,薄海天又扭頭看了一眼顧北辰。

顧北辰趕緊拿起話筒:“是的,各位。”

“薄見琛自從爸媽過世之後,性情便發生了很大變化,變得孤獨,冷清。遇到什麽事情,會經常十天半月不與身邊的人聯係,而我們也聯係不上他。”

“所以,大家不必緊張,也不必恐慌,相信,我們這次聯係不上薄見琛,也一定是他遇到了什麽難處理的事情,或者是有什麽打不開的心結,所以,一個人躲起來了。”

“我相信,隻要他想通了,把事情解決了,就一定會出現的。”

“還有,關於薄氏集團經營問題,就算薄見琛先生最近不在,但隻要有我在,有薄海天老董事長在,薄氏集團一定可以正常經營的,不會有一絲一毫的影響與變化,所以,真的請大家不要擔心,也不必緊張。”

“還有我在。”一邊的林暖暖也補充了一句。

這會兒,林柔柔正在醫院裏看直播,聽了薄海天還有顧北辰這些話,不由得搖了搖頭。

顧北辰這張嘴,還真是會忽悠。

薄見琛一直迴不來的話,看你們還怎麽忽悠?

這時,一名藍衣記者站起來問道:“薄海天先生,我想問一下,薄見琛先生的失蹤,會不會與薄夜天先生,還有薄步飛先生的失蹤有關聯”

“還有,薄海天先生,你們薄家是不是結了什麽仇家,要不然,薄步飛先生,薄夜天先生,薄見琛先生,怎麽相繼會失蹤?”記者繼續問道。

薄海天沉默片刻後迴答:“至於薄見琛先生的失蹤與薄夜天和薄步飛失蹤有關,這個真不敢確定。”

“但關於結仇家的問題,我就更不好說了。”

“我隻知道,我薄家行商百年,一向與人為善,從來不輕易與人結仇。”

“但是即便是這樣,難免會遭到同行或者是其他人的嫉妒。”

“但是見琛的失蹤是不是與仇家有關,這個也不敢妄下論斷。”

“但是,我今天臨時召開這個記者招待會,是想告訴全國的百姓朋友,我薄氏集團這一百多年來,曆經各種風吹雨打卻屹立至今,而且一年比一年好,所以,請大家相信,今天薄見琛的失蹤,也不會對它有多少影響,也希望各位對薄氏集團多一些耐心。”

“隻要我不倒,薄氏集團肯定也不會倒,請大家一定要相信我。”

台下所有人都開始點頭,然後開始議論:“有薄老董事長在,應該不會有事。”

“對的對的,薄老董事長,可是薄氏集團的定海神針。”

“再說了,薄見琛那麽厲害的人,怎麽可能輕易出事?”

“就是就是。”

林柔柔聽了薄海天這句話,再聽到台下這些人的議論,臉色變得相當難看了。

看來,想要薄氏集團陷入困境,她還得下一記猛藥才行。他以為,今天在場這麽多人,顧家還請了幾十個保鏢,自以為就算有人想對大少奶奶動手,今天也不會有機會。“給我查!”這時,薄見琛沉聲命令道。“嗯,我已經吩付下去了。”雷子迴答。這會兒,雷子派去的人正在排查林柔柔。顧家的保姆剛給林柔柔的額頭做完包紮,血已經止住了,而她的情緒也穩定下來了。“三少奶奶,你為什麽會在四樓?”保鏢問林柔柔。她是此件事情唯一的目擊證人。“對呀,果果,你怎麽會在四樓的?還有,大嫂為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