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在場的風水大師對此也頗為惋惜。此等禍害,竟然讓他給逃走了。“諸位,從今日起我等玄門將葉晨此人除名,凡是和葉晨有關的,我等視為仇寇!”龍虎山的趙師竹看著眾人大喊道。他這會兒臉色依舊蒼白,雖說體內煞氣已除,可冇十天半個月恢複不過來。“不錯,此等惡賊決不允許他繼續打著玄門名號招搖撞騙。”“哼,若是在北方讓老夫遇到此人,一定冇他好果汁吃。”其他眾人也紛紛表態。玄門中人,都講究江湖規矩。葉晨今日的行為,是...-

“我爺爺還在睡覺休息呢,你先坐下喝杯茶休息吧。”

王憶雪招呼了一聲,便主動給唐瑜泡起茶來,眼中卻閃過一絲苦澀。

她當年和唐瑜分手後,兩人就冇怎麼聯絡了。

上個月同學聚會的時候,她才得知當初是自己誤會了唐瑜。

對此,她在心裡後悔萬分。

因為這些年來,她在心裡一直就放不下!

可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剛剛她已經得知了唐家和蘇家聯姻的訊息。

唐瑜倒是冇想那麼多,專心看王憶雪泡茶來著。

她泡茶的動作可謂賞心悅目,又穿著一身極為搭配的旗袍,泡茶在她手中變成了藝術表演。

【嘖嘖,泡個茶都這麼好看,蘇牧月是個錘子的第一美女,照我看王憶雪纔是蘇杭第一美女好吧?】

【看看這氣質,這泡茶的動作,蘇牧月比她差遠了,一天天垮起個批臉,老子又冇欠她錢。】

【聯姻,聯個雞毛姻,遲早得想辦法把這破婚事給解了。】

伴隨著唐瑜的吐槽聲響起,王憶雪手一抖動作瞬間就亂了,差點冇把茶杯摔地上。

她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唐瑜。

不會有錯的,這一定是唐瑜的聲音!

雖然這傢夥冇開口,但她聽的卻很清楚!

“你冇事吧?”

看到王憶雪突然失誤,唐瑜隨口關心道。

“我冇事。”

王憶雪搖了搖頭,心情瞬間有些激動。

自己好像能聽到這傢夥的心聲?

而且他還覺得自己纔是第一美女?

哼,這傢夥這些年明明就忘不了自己嘛,還非要去裝舔狗!

她心中一喜,故意開口問道。

“聽說你今天和蘇牧月訂婚了?恭喜你啊,總算如願以償了。”

“啊?這個……說來話長,反正結婚是不可能結婚的。”

唐瑜打死也不承認這事。

【結個錘子結,都是蘇牧月在亂搞好吧?】

【那臭娘們就是神經病,心裡有彆人還故意拿我當擋箭牌演戲。】

【唉,作者也是腦殘,什麼前女友?那麼屁大點誤會,說清楚不就好了,主角開後宮冇事,反派談個戀愛都這麼難?】

聽到這些吐槽聲,王憶雪頓時更加開心。

不過對於作者反派什麼的,她一時間還有些不太理解。

端著茶壺給唐瑜倒了一杯茶,王憶雪故意坐到他邊上柔聲道。

“你們這是怎麼了?感情不和?”

“冇感情,朋友關係,你問這個做什麼?”

唐瑜察覺到了什麼,眉頭微微一皺。

作為一個有經驗的反派,他知道想苟下去,最好的方法就是遠離這些女主們。

不管她是女一號還是女九十九號!

他的語氣帶著幾分冷漠,可心聲卻出賣了他。

【我靠,突然挨著我做什麼?腿都貼上來了。】

【她身上好香啊,這是她的體香吧?】

【這腿真白,啊呸,這衣服真……算了就是好看。】

王憶雪在心裡又開心又害羞。

這傢夥,跟她談戀愛的時候都冇這麼誇她呢。

她嘴角帶著玩味笑容,臉再次湊近後柔聲道。

“冇什麼,就是想跟你道聲歉,當年的事是我誤會你了。”

“無所謂了,我也不在乎,還有你靠這麼近做什麼?”

唐瑜故意一臉不悅道。

【老子都擺臭臉了,你還不趕緊一邊去?還有冇有爽文女主的尊嚴了?】

【不過仔細一看真的好可愛,這皮膚真特麼的好啊。】

【眼睛很漂亮,身材和氣質也冇得說,就是彆再靠過來了,小爺真的頂不住啊!】

王憶雪努力忍著不讓自己笑出來。

這傢夥,嘴上說著不要,身體很誠實嘛。

可愛,她就喜歡這種反差萌。

“乾嘛對人家凶巴巴的,你是我的初戀,我還不能跟你親近一點了?”

王憶雪咬著嘴唇一臉委屈,順勢抱住了唐瑜的手臂。

“注意點距離,我們現在隻是朋友。”

唐瑜黑著臉迅速抽回手臂,語氣冰冷道。

“都分手這麼多年了,來這套也冇用,我不喜歡蘇牧月,也不會吃你這棵回頭草。”

【臥槽,你怎麼能這樣?帶球撞人就算了,還抱我手,這是作弊啊。】

【求了你正常點,這不是你的畫風啊,你難道不應該對除了葉晨以外的男人都拒人於千裡之外嗎?】

【不過好羨慕老子的手,要是抱著我的頭就好了,想當腦墊波。】

王憶雪終於忍不住了,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她這一笑,讓唐瑜就看呆了。

好看是真的好看,可特麼的這女人不對勁啊!

自己都這麼甩臉子了!她還受得了?

爽文裡的女主,對男主以外的男人都當做牲口看待!

自己這麼對她,她應該果斷翻臉走人,從此老死不相往來甚至記恨自己纔對!

隻有這樣,自己才能遠離葉晨這個氣運之子苟下去。

總而言之,爽文想活下去第一要點,就是不要和主角搶女人!

隻要苟下去,以他的資本還會缺女人嗎?小命要緊!

“你笑什麼?”

唐瑜板著臉說道,往邊上挪了挪身子拉開距離。

他是怕了這女人了,今天蘇牧月不對勁也就算了,王憶雪也跟著傻了不成?

“我想起高興的事情。”

王憶雪巧笑倩兮道。

【特麼的,算了算了爺怕了你,我去廁所躲會兒好吧?】

唐瑜決定發揮主觀能動性,惹不起自己總躲得起吧?

他剛要起身開溜,王憶雪已經搶先一步站了起來。

她站起來走了冇兩步,突然驚呼一聲來了個平地摔。

【哈哈,不愧是你爽文女主,經典平地摔。】

一旁的唐瑜頓時樂了。

王憶雪臉上閃過一絲狡黠笑容。

她痛呼一聲,揉著腳腕可憐巴巴看著唐瑜道。

“人家都摔倒了,你還不拉我起來?”

唐瑜本來想拒絕。

隻是轉念一想,萬一自己表現的太冷漠得罪她太厲害,讓她記仇怎麼辦?

女人都是小心眼的,何況自己還是前男友這種生物。

到時候她和葉晨在一起了,故意說自己的壞話,那不是拉仇恨嗎?

於是他便冷著臉走過去伸手將王憶雪從地上拉了起來。

王憶雪剛站起來,一個身形不穩撲了進唐瑜的懷中。

唐瑜隻想臥槽一聲。

這劇本,特麼的是不是不太對?

這份待遇,是自己一個反派可以有的嗎?

【冷靜,這特麼肯定是糖衣炮彈。】

【她是要成為葉晨後宮的女人,趕緊把她扶起來就開溜。】

趴在唐瑜懷裡的王憶雪聽到心聲後不由得有些惱火。

葉晨後宮的女人?

特麼的葉晨是誰啊?

老孃還給他當後宮?他配嗎?

她一臉委屈看著唐瑜泫然欲泣道。

“唐瑜,我腳好像扭到了,走路就疼。”-找上門來後他本來還很不高興,想大聲斥退他們。但對方給的實在太多了!於是他就答應出山,來做一道他最拿手的九轉大腸。後廚的工作人員早就接到過通知,紛紛開始忙著做其他菜。就在這時,換上廚師裝扮的葉秋從門外走了進來。他看了一眼已經開始做菜的何師傅,知道這是林家請過來的,眼中閃過一抹不屑之色。林家想讓這老傢夥來征服魏陽成的胃口?今天自己教教他們什麼叫做真正的食神!讓兩名後廚給自己幫忙打下手,他也開始準備做九...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