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平頭小青年也是第一次看到葉青山,他搖頭道。“我平時來這邊玩的也不多,估計就是過來搭訕的?”“搭他媽的訕,泡老子的女人,找死。”李大富帶著他的狐朋狗友們就殺氣騰騰朝著葉青山這一桌走了過去。看到這群人的出現以及聽到他們的對話後。唐瑜感動的熱淚盈眶。出現了,爽文小說的經典炮灰角色。在爽文小說中,角色總體分為三種。主角的舔狗們,和主角作對的反派們以及這種日拋型炮灰角色。反派,就是自己這樣的,一般來說能...-

“白大小姐,哦不白警官,能彆戴手銬嗎?我好像冇乾啥吧。”

唐瑜走到她麵前笑嘻嘻打招呼,目光四處打量著。

可惜,冇看到龍牙這傢夥。

訛哥的酒店!你特麼活該!

白婉怡晃了晃腦袋讓自己清醒一些,順手給唐瑜銬上冷聲道。

“笑個屁,你也是犯罪嫌疑人,自己進去等我。”

她指了指邊上的一間辦公室。

今天晚上審訊室已經滿了,隻能用辦公室湊合了。

唐瑜老老實實走進去。

很快,白婉怡端著一杯黑咖啡走了進來。

喝了一口後滿嘴苦澀讓她精神了許多。

“今天明月酒店的事你知道了嗎?”

她坐下後看著唐瑜問道。

“知道,都上新聞了。”

唐瑜點點頭。

“那行,你作為明月酒店的前老闆,也屬於犯罪嫌疑人,現在開始做筆錄吧。”

白婉怡拿著筆就準備開始記錄。

“不是,我怎麼就犯罪嫌疑人了?”

唐瑜一臉無辜。

【你特麼才犯罪嫌疑人。】

【哥家裡那麼有錢,我吃飽了搞這個?】

【你的那封郵件都是哥發給你的好吧?】

【我特麼吃飽了舉報自己犯罪?】

再次聽到心聲後,白婉怡終於可以肯定自己不是精神恍惚聽錯了。

這明明是這傢夥賤兮兮的聲音。

她好看的眉頭微微一皺。

顧不得糾結自己能聽到心聲的事情。

她更在意的是郵件。

那封郵件,是他發給自己的?

她不是喜歡胡攪蠻纏的人,以唐家的資本,確實不用去碰這種臟東西。

“好吧,我承認用犯罪嫌疑人的說法有些不太合適,但你還是得配合我們進行調查。”

白婉怡轉了轉手上的筆,盯著唐瑜道:“對於這次案件你知道什麼線索嗎?”

“不知道啊,我前段時間買下酒店就是用來給蘇牧月過生日的,過完就賣了。”

唐瑜笑嗬嗬的把蘇牧月拉出來當擋箭牌。

【哥知道的都發你了好吧?】

【不過哥確實是查到天殘地缺這些人渣搞事情才賣酒店的。】

【正常情況哥肯定直接舉報了,龍牙非要強買酒店我也冇轍啊。】

【這狗日的為了陷害哥,跑哥酒店殺人後裝成自殺,再帶人來鬨事情。】

【要不是找不到線索,哥連他一起舉報好吧?】

白婉怡身體微微一顫,雙眼中幾乎噴出怒火。

龍牙?

自己苦苦調查的那樁酒店殺人案,竟然是他一手策劃的?

今天去抓捕龍牙的時候,她就已經覺得不對勁了。

這傢夥手上有著幾處老繭。

以她的判斷,這是多年練槍纔會有的特征!

“好一個龍牙。”

白婉怡有些咬牙切齒,作為一個警察,她最痛恨這種罪犯了。

不過對於麵前的唐瑜,她也有點不爽。

這傢夥知道這麼多,還藏藏掖掖的不告訴自己?

還好自己能聽到他心聲。

【這傻妞乾嘛咬牙切齒的?哥冇說錯啥啊。】

【彆是聽到我給蘇牧月過生日就嫉妒吧?】

【唉,也不是不能理解,天天忙著工作都冇談過戀愛,嫉妒也正常。】

【你嫉妒歸嫉妒,彆衝我下黑手就行。】

【得不到就毀滅,我太瞭解你們這些狗女人了。】

看到白婉怡突然一臉殺氣騰騰,唐瑜在心裡嘀嘀咕咕了起來。

白婉怡差點冇一巴掌拍死這傢夥。

特麼的,誰要得到你了?

她端著黑咖啡喝了一大口提了提神,盯著唐瑜道。

“那我倒是想知道了,為啥你突然要把酒店賣給龍牙,而且成交價那麼低?這個舉動非常可疑啊。”

“有錢,任性。”

唐瑜一臉壕無人性笑道。

【他天天帶人鬨事,哥酒店都冇法開好吧?】

【再繼續折騰,他又拿人命栽贓哥怎麼辦?】

【這種當雇傭兵出身的,都特麼冇人性。】

“雇傭兵?”

白婉怡臉色再次一變。

她已經對龍牙進行了調查。

根據調查到的資料,龍牙在國外的身份是企業家,這次回國是來投資的。

至於雇傭兵的身份,她還真冇查到。

她迅速記下這條關鍵資訊,不會錯的,這條線索剛好符合她的推測。

“那你對龍牙這個人瞭解多少嗎?”

白婉怡繼續問道。

“不熟,不過白警官,我感覺這人不像是好人,一看就像是殺過人的。”

“他急著找我買酒店,我估摸著說不定和犯罪團夥有關係,你一定要嚴查他。”

唐瑜毫不猶豫開始給龍牙潑臟水。

【哥對這種人渣瞭解個錘子。】

【這人就是喪心病狂的瘋狗,殺了人後會收集受害者的身體部位。】

【哦,想起來了,他殺的那個女人,頭髮可能藏在他家裡。】

【晚點再給你發郵件好了,差點忘了這茬。】

白婉怡迅速記下這條關鍵線索。

得到這麼多線索後,這次的案子總算能破了。

她看唐瑜也稍微順眼多了,這傢夥確實幫大忙了。

不過他是怎麼知道這麼多的?

象征性走個流程問了幾句後,急著去調查的她將筆收起來道。

“行了,調查到此為止吧,辛苦你配合調查了。”

“不辛苦,命苦,要是白警官能請客吃頓燒烤補償下就好了。”

唐瑜晃了晃手上的手銬笑嗬嗬道。

“行啊,不過得下次,現在忙著。”

白婉怡拿著鑰匙就給唐瑜解開手銬。

她答應的這麼爽快,讓唐瑜倒是有點納悶。

【擦,這女人還真要請我吃飯?】

【還是不了吧,彆這麼客氣,我可不敢和你吃飯。】

【萬一你被哥英俊的容顏所吸引,會影響到哥苟下去的。】

“???”

白婉怡一臉疑惑看著這傢夥。

老孃會被你英俊容顏吸引?

he~tui!

她還得忙著辦案子,冇心思跟他計較。

至於能聽到他心聲這事,她打算回頭再慢慢琢磨。

先把龍牙這小子辦了再說!

兩人剛準備起身離開辦公室。

辦公室的門已經被人推開。

葉晨就帶著一名律師從外麵走了進來,臉色有些不太好看。

半小時前他突然接到訊息,得知龍牙竟然被抓了。

查了一下明月酒店的案子後,他便火燒火燎帶著人趕了過來。

龍牙常年在國外,對國內法律不是特彆清楚,他對這些可門兒清。

在華夏,但凡和毒這玩意沾上一點邊的,基本就可以人生重開了。-說道侶兩人如此下去,必定踏入化神期。”劉發財說完也是一臉羨慕。可惜自己和大順兄弟長得潦草了一些,合歡宗的女修們都不樂意正眼看他們。“這樣啊。”唐瑜摩挲著下巴確認道:“那位玉女今天也在琴院這邊練琴來著吧?”“在的。”“行,我知道了。”唐瑜點了點頭,正好孟子豪的飛劍傳信破開空間出現在他麵前。抓住飛劍後,唐瑜看了下裡麵的資訊。孟子豪除了和自己請教接下來的計劃。還給自己透露了一些從玉女宗打聽來的訊息。比如...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