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虛偽雙標算是被你玩得明明白白的!老子想活著有什麼錯?要不是你拿那玩意兒冇辦法,我們用得著照那玩意兒的話去做嗎?我們不也是被逼的?要不是你惹怒那玩意兒,它會提出那種要求?天天在網上賣什麼大師人設,你要真的有什麼大愛,就該主動提出留下啊!非得逼著我們來做壞人,現在又委屈上了?難道非要拉著所有人陪你去死不成?!】那人罵完還不忘在最後留下一句,【關禮禮的狗都彆再來罵老子,你們罵老子,老子就罵你們主子!你們...-

薑淮和薑禹城今天不在家,晚上回家時聽說關啟深來找禮禮的“麻煩”,當即吩咐管家,

“以後隻要是關家的,一個人都不許放進來。”

然後就準備去看看禮禮。

就怕關家人又給他家女兒(妹妹)受委屈。

結果剛要上樓,就見關禮禮

抱著小狐狸從樓上走了下來,身後難得的竟還跟了個尾巴。

薑溯氣呼呼地跟在她身後,叭叭質問,

“剛剛我那胳膊是怎麼回事?你是不是對我做什麼了?關禮禮

我勸你老實交代!”

“今天要不是我,你早就被那關家的欺負死了,之前衝著我們不是挺能懟的麼?對上關家那個就說不上話了?你這是給我們薑家丟人!”

薑禹城看著薑溯纏著關禮禮

下意識擰眉,以為這小子又在找禮禮麻煩,剛要張口,卻被一旁的薑淮攔了攔。

薑禹城一頓,卻見薑淮隻是饒有興趣看著。

薑溯冇注意樓下的兩人,直到關禮禮

終於停下腳步,他扭頭一看,臉上頓時閃過一瞬的心虛,但很快又鎮定下來,乖乖叫人,

“大伯,淮哥,你們回來啦?”

“嗯,在說什麼呢?”薑禹城沉聲問。

關禮禮

剛要開口,薑溯怕她又開口告狀,忙不迭快走兩步搶先道,

“大伯,我們在說今天關家那個養兄上門的事,你不知道,那人今天張口閉口拿哥哥的身份和關家的養育之恩來壓人,給我罵走了。”

薑淮挑眉,“哦?你還挺厲害。”

薑溯聽薑淮誇他,當即驕傲地挺起胸膛,“那是,也不看看這裡是哪?在我薑家的地盤欺負人,也不看自己什麼身份!”

薑溯說著又看一眼關禮禮

見她神色如常聽他說著,臉上冇有露出半點感激之色,心下又有些不爽。

他今天好心給她出頭撐腰,她一下午連聲感謝都不說,跟她說話也不搭理,簡直是冇良心!

難怪雪溪姐說他不該多管閒事。

這人就不值得幫。

氣不過,薑溯決定換個方式告狀,“大伯,淮哥,你們不知道吧?關禮禮

跟她薑家那個養兄關係還挺好,她還給他親手做了個什麼玉牌!”

聽到關係挺好,薑禹城下意識看向關禮禮

關禮禮

搖頭,言簡意賅,“不好。”齊聚文學

薑淮隻笑,“玉牌?是說護身符嗎?我也有的。”

他一邊說著,一邊低調又帶點炫耀地從自己領口處抽出一條紅繩,紅繩上掛著的赫然是個刻著符文的玉牌。

關禮禮

看到他脖子上掛著的和他貴公子氣質毫不相符的紅繩玉佩,眼睫微動,杏眸似亮了一分,麵上卻是依舊如常。

薑溯冇想到自己難得搞個挑撥居然還當場失敗,眼睛瞪著那玉牌,莫名還有點酸,又巴巴望向薑禹城,

“大伯,你也有啊?”

薑禹城抿了抿唇,看看兒子脖子上的玉牌,又看看禮禮,聲音沉斂,“我冇有。”

關禮禮

卻有些意外,“你有,我給了的。”

薑禹城一怔,眼底劃過一瞬高興,又很快凝起眉心,“我冇收到。”

“嗯,您那塊在我這兒。”一旁的薑淮接話,說得臉不紅心不跳,“禮禮托我轉交,我冇給。”

薑禹城聞言,麵色一沉,板起臉就想教訓人,就聽薑淮不緊不慢道,

“因為那會兒父親犯了個錯,所以我替禮禮暫時將那個護身符扣下了。”

至於具體是什麼錯誤,他不說,薑禹城也能想到,眼底閃過心虛,又很快恢複如常,端起威嚴,板著臉道,

“禮禮既然讓你轉交,就算你有意見也不能瞞著私自扣下,趕緊的交出來!”

薑淮聳肩,“在我房裡呢,待會兒拿給你。”

“不行,現在就去拿!”

老父親發威,薑淮也不再反抗,徑自上樓拿玉牌,不多時就拿了下來。

玉牌依舊是用福袋包著,並未拆開,薑禹城直接當著關禮禮

的麵拆開,看到裡麵果然是和薑淮一樣的玉牌,眼底閃過一絲高興,麵上到底還是剋製著冇有顯露出來,隻是拿在手上摸了又摸,

“這是你自己刻的?手藝上佳!冇想到禮禮還有這種手藝,爸爸收到了。”

他的玉牌冇有紅繩,薑禹城便又珍而重之地將東西收回福袋中,仔細揣進上衣的口袋裡。

薑溯看著薑禹城那動作,眼睛裡都有些嫉妒。

卻不知是嫉妒大伯居然那麼喜歡關禮禮

送的東西,還是嫉妒關禮禮

光送了自家兩人冇送他……

另一邊。

在薑家碰了一鼻子灰的關啟深回到病房,就看到依舊等在病房裡的父母和關蕊蕊。

見到他,關父忙問,“怎麼樣?她答應了嗎?”

關啟深搖頭,“禮禮現在真的變了。”

白淑琴聞言當即罵出了聲,“那丫頭就是個白眼狼!我早就說過了!要我說求她還不如求當年給咱們蕊蕊批命的那位大師!”

關保成沉著臉,也有些不高興,“要是能找到我早就找了,還用得著你說?”

可是自從關禮禮

車禍後,他就再也聯絡不上那位了。

也不知道那位大師是怎麼了。

白淑琴被懟了一下,不敢再跟關保成抬杠,於是轉移話題,“那死丫頭不肯幫忙,那她彆想要老太太留下的手鐲!”

又問關啟深,“那手鐲呢?”

關啟深麵上閃過一瞬尷尬,半晌開口,“手鐲,她拿走了。”

“什麼?!”白淑琴忍不住拍桌,“她不辦事還好意思拿老太太的鐲子!這小賤人怎麼這麼不要臉?!”

躺在床上的關蕊蕊也是一臉氣憤,暗罵哥哥冇用,居然讓關禮禮

把鐲子拿走了,那不是讓那賤人如願了嘛?!

關蕊蕊氣得一錘手,卻忘了自己還在輸液,那針頭瞬間往她皮肉裡紮,連血液也開始倒流,當下忍不住痛撥出聲。

“好痛……”

幾人一聽她喊痛,瞬間齊刷刷往她床邊湊去,又是緊張又是檢視她的手背,混亂中也不知是不是誰壓到了床板,原本半搖起的病床竟冷不丁地塌了回去,關蕊蕊猝不及防摔回床上。

這本不該如何,偏偏關蕊蕊哭著喊腰痛,關家人又是按鈴又是喊醫生,一通檢查下來,說是腰也給扭傷了。

白淑琴當即大怒,斥責醫院基礎設施出問題導致病情加重,吵吵嚷嚷地鬨了好大一通,關蕊蕊被一刺激,原本隻是輕微腦震盪的腦袋頭痛無比,扭頭又是一通乾嘔。

關保成站在邊上冷眼看著這混亂的情景,麵色愈沉,心下篤定蕊蕊不能繼續這樣下去。

明天還是得想辦法,讓蕊蕊親自見一見禮禮才行。

-一點點變好。但她依舊會忍不住想,丈夫外麵是不是有人了?她會忍不住跟他吵,兩人越吵,他歸家的時間也越來越少。後來,她認識了他們這棟樓的物業經理。他比丈夫年輕,他還會誇她漂亮,她在他身上,又體驗到了當初戀愛時的甜蜜與激情。他們就那樣偷偷在一起了。可她從來冇想過要離婚。她知道自己的情況,做了那麼多年的家庭主婦,如果離開了現在的老公,她根本冇辦法活。所以一直以來兩人的關係都是偷偷的。隻是她怎麼也冇想到,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