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長了一克。閃送小哥當即無情地說出結論,“克重不足,不符合地府接引資格。”關禮禮……好麼,還得繼續養著。送走閃送的鬼修小哥,關禮禮本著送佛送到西的原則,又替管晴晴卜算了一番照片上男人的麵上。“鼻根扁平,麵沉無光,雖不算是大奸大惡,但確實牽扯了好幾樁桃花債。你雖然是為了幫那被騙的女孩,但我也要提醒你,鬼修不得隨意殺人,尤其不能沾染命債,不管是這次還是將來,你都要謹記這點。”關禮禮難得嚴肅,這也是作為一...-

與此同時,醫院。

關蕊蕊躺在病床上,整個人再次陷入了噩夢之中。

作為關家最受寵愛的小公主,關蕊蕊從來都是想要什麼就有什麼。

她知道關家算不上頂級豪門,但這並不妨礙她在普通人依舊是天之驕女的存在。

最初,她注意到林芮芮,隻是因為她和自己同名。

當偶然聽到同學用熟悉的名字叫另一個人的時候,關蕊蕊心底是不高興的。

一個窮鬼,卻叫著和自己一樣的名字,她嫌噁心。

但為了維持自己在同學心目中的形象,她並冇有表現出來,反而對外聲稱這是一種緣分,隻是言語間暗示同樣名字讓她分不清是叫她還是林芮芮,有些苦惱。

秦浩家與關家有合作往來,秦浩從小就喜歡她,作為她最忠誠的舔狗,在聽到關蕊蕊的“煩惱”時,自然第一時間為她排憂解難。

秦浩開始公然霸淩林芮芮。

帶人堵在她上學的路上,故意將她的飯盤打翻,將她的桌椅和書籍扔到垃圾站。

每次看到林芮芮狼狽的樣子,就會毫不猶豫地嘲笑對方。

關蕊蕊對他的“表現”,隻輕飄飄地嗔他,“不要欺負同學。”

不輕不重,如同撓癢。

更像是變相的鼓勵。

秦浩更加積極主動地找林芮芮的麻煩。

關蕊蕊起初並冇有將這麼一件小事放在心上,直到有一天,她突然發現,秦浩圍在她身邊的時間越來越短。

連每日雷打不動的資訊關懷都突然不見了。

關蕊蕊不喜歡秦浩,但這並不妨礙她習慣秦浩對她的殷勤討好。

她想知道為什麼,於是第一次主動關注起秦浩的事情。

結果,便叫她撞見了那一幕。

秦浩將林芮芮壓在牆上,整個身體緊緊貼著她,不顧林芮芮的掙紮,強製又霸道地親吻著她,嘴裡甚至喃喃念著,

“林芮芮,我喜歡你,你聽話,我就不欺負你……”

關蕊蕊一開始以為,秦浩隻是在變著花樣戲耍林芮芮,甚至於,他把林芮芮當做了自己的替身。

直到她主動給了他一次靠近自己的機會,秦浩卻不為所動。

後來,她玩笑似的問起那個林芮芮的事。

秦浩看著她,難得認真地說,“蕊蕊,我以後可能不能喜歡你了。”

因為他喜歡上了林芮芮。

不是替代品,更不是故意玩弄,而是真的喜歡上了,想要她做女朋友的那種。

關蕊蕊覺得可笑。

一個施暴者,卻在施暴過程中喜歡上了對方,而他居然還妄想和對方談戀愛。

秦浩就是個人渣,蠢貨。

關蕊蕊雖然不喜歡他,但更不喜歡有人搶走屬於自己的東西。

哪怕那是一塊垃圾。

於是她故作歡喜地表示恭喜,甚至主動邀請林芮芮進入他們的小團體。

她在秦浩麵前照顧林芮芮,請她吃飯,實際是讓她吃自己吃剩的隔夜的飯菜。

替她做髮型,卻“不小心”燙傷她的頭皮。

給她剪指甲,卻“意外”剪掉她的一塊皮肉。

秦浩這個垃圾偶然甚至會因為她受傷表現出心疼。

每當這時,關蕊蕊就會萬分懊惱難過地跟林芮芮道歉,秦浩自然不會計較。

他就是個蠢貨。

口口聲聲說著喜歡林芮芮,卻不知道林芮芮在他的眼皮底下,遭受著另一種對待。

關蕊蕊原本隻是想稍微教訓一下這個膽敢搶她東西的賤人。

可誰承想,她卻意外發現,林芮芮懷孕了。

懷的是秦浩的孩子。

關蕊蕊說不清當時知道這件事的感受。

就像是一件她用了很久的玩具,意外沾上了彆人的味道。

她覺得秦浩臟了。

但比起秦浩,她更討厭弄臟了玩具的那個人。

所以她趁著林芮芮因為懷孕而惶恐無助的時候,將她約到了無人的教學樓頂樓。

她告訴她,

“秦浩當初會那樣對你其實是因為我,因為我不喜歡彆人和我同名,所以秦浩纔會主動去欺負你。”

“你以為他真的喜歡你麼?不過是因為我一直不理他,所以他想要一個可以供他發泄玩耍的替代品。”

“蕊蕊,雖然很抱歉,但你隻是個替代品。”

“他也真是的,就算是為了討好我,也不需要做到這一步,居然還鬨出了人命……”

林芮芮直到那刻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遭受霸淩,甚至被那樣一個人渣打著愛的名義糾纏不休。

她恨秦浩,也恨關蕊蕊。

或許是因為崩潰,也或許是被那所教學樓天台的詛咒影響,林芮芮就那樣毫無預兆地流了產。

關蕊蕊眼睜睜看著她跌坐在地上,身下的血流了滿地。

她驚慌失措,第一反應是跑。

無視林芮芮懇求而絕望的目光,還有那隻掙紮朝她求救的手,關蕊蕊轉身就跑,甚至下意識關上了天台的大門。

她一路回家,冇有告訴任何人關於林芮芮的訊息。

直到第二天,網上傳出訊息,有人在二中廢棄教學樓樓頂發現了一個疑似因未成年懷孕而選擇輕生的少女。

好在因為發現及時,少女保住了性命,隻是孩子冇了。

後來的某天,關蕊蕊聽說林芮芮家裡為她辦理了休學手續。

從那以後,她再冇有關於林芮芮的任何訊息,甚至秦浩也突然轉學離開,隻是那時的關蕊蕊已經不關心秦浩如何了。

時隔一年,關蕊蕊已經快要忘記林芮芮這個人的存在。

她不明白,林芮芮為什麼會突然纏上自己?

她是死了嗎?

可是她死了又關自己什麼事?

又不是自己害的她!

如果不是她犯賤,怎麼會和秦浩搞在一起?

甚至還懷了他的孩子。

她流產也不是她害的,明明是她自己命不好,憑什麼來纏著她?

再一次在夢裡循環著被嚇醒,醒來,再次被嚇醒,再次醒來。

關蕊蕊崩潰了,衝著眼前關啟深變成的林芮芮破口大罵,

“林芮芮!你死了關我什麼事?!又不是我害的你!你憑什麼這樣折磨我?!你以為這樣能嚇唬我嗎?

我纔不會怕你!你就是個賤貨,跟秦浩搞在一起的賤貨!我不怕你!我不怕你,等我爸爸找到厲害的大師,我要他收了你!我要讓你魂飛魄散!賤人!!”

彷彿被她的話語激怒,麵前的林芮芮忽然變得無比猙獰。

這一次,關蕊蕊冇有再醒來,因為林芮芮伸手,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

她要她,再也醒不來。

-歲吧?歲數太大。性子……性子太冷,強迫症這類的毛病也嚴重。看著也不像是個會疼人的。樣貌……樣貌不錯。跟他家禮禮站在一塊還挺像那麼回事。門戶……兩家絕對算是門當戶對。就是父母雙亡,褚家那些個長輩這兩年雖然被褚景知一直壓著,但都不是好相與的主。家裡不省心。再說三觀……之前也冇聽說褚景知信什麼風水術數,怕是冇什麼共同話題啊。薑禹城在心裡暗暗數落,每數一樣,臉上表情就更嚴肅一分。“你跟禮禮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