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不客氣。”說著,便要將手裡的玉牌遞還給對方。隻是還過去時,看著手裡的玉牌上的雕工,還是忍不住多問了一句,“這玉牌是如生老師的作品吧?”他對玉器有些研究,近段時間更是喜歡上了那位大師的作品,私底下蒐羅了不少如生老師雕刻的玉器,但這種玉牌刻字的卻是第一次見。關蕊蕊聽他主動搭話,心裡還有些歡喜,但聽到他問的是玉牌卻是噎了一下。她纔不認識什麼如生大師。這玉牌分明是關禮禮那個賤人做的。如果不是衝著玉牌的...-

伴著這聲厲喝,關禮禮

手中一道雷符飛出,下一秒,三道火雷憑空劈下,瞬間將那黑氣纏繞著的蠶絲線劈成焦灰。

連帶著那原本纏在薑溯脖頸腳上的絲線也化作飛灰。

薑溯渾身一軟,整個帶著巨蛋摔坐在了地上,扭頭,看到關禮禮

眼眶瞬間就紅了,張嘴便嚎,

“……關禮禮

……姐!姐!嗚嗚!我錯了姐!”

關禮禮

卻是迅速上前,一巴掌拍在他腦袋上,“彆嚎了!背上你的蛋跟我走。”

她剛剛隻是逼退了那些蠶絲,這裡可不算安全。

至於薑溯背上那蠶蛹蛋是什麼,單看他剛纔那麼保護的樣子,不用想也知道裡麵一定是路雪溪。

薑溯被自家老爸拍慣了,冷不丁被她一拍還有種親切感,瞬間忘了哭嚎,點點頭,迅速背起那顆一人高的蠶蛹蛋爬起身。

關禮禮

帶著他跑回樓下,趁著暫時安全,她隨手抽出一張黃符一甩,黃符在她手裡瞬間好似刀片一般堅韌。

薑溯隻見她兩指捏著那張黃符隨手一劃,剛剛被他放在地上的蠶蛹蛋瞬間破成兩半,下一瞬,一個女孩子從蛋裡摔了出來。

薑溯趕緊將人扶住。

關禮禮

看到那明顯陌生的小姑娘還愣了一下,“這是誰?路雪溪呢?”

“她是春春。雪溪姐……她還在樓上。”

薑溯說到路雪溪時,語氣有一瞬的僵硬,關禮禮

冇有注意,隻是聽到人還在樓上時難免皺眉。

“你們三個見麵就見麵,為什麼非要約這種地方?”

關禮禮

簡直要被他們無語死。

正常網友見麵誰會選這種地方?

薑溯表情僵了僵,看向關禮禮

臉上有明顯的心虛,

“不、不是三個……”

關禮禮

額角一跳,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我們九個人,除了我和春春,還有七個在上麵……”

關禮禮

……

這年頭,作死都要紮堆湊的嗎?

可七條人命,她想當做不知道都不行。

“你帶她先離開這裡,我去找人。”

關禮禮

說著便要走,薑溯卻忽然一把拉住他,他臉上還是明顯驚魂未定的樣子,此時卻用手背一抹眼,少年表情決然,

“我跟你一起,我知道他們在哪。”

關禮禮

看著他,也不推辭,隻問他,“可能還會遇上剛纔的東西,你不怕?”

“你是來救我的,我得對你負責。”

薑溯知道如果今天不是關禮禮

他肯定已經交代在這裡了。

他好歹也是男子漢,怎麼能丟下她自己逃命?他們薑家人可不是這種不負責任的。

再說那麼多人,那麼多蛋,她一個人怎麼能救得過來?

關禮禮

隻思索一瞬,便點了頭,下一秒,卻是從隨身的小包中拿出一塊玉牌遞給他。

“這是護身的玉牌,你把它帶在身上,要是情況不對,你直接跑。”

薑溯看到熟悉的玉牌,眼睛亮了亮,立即摘下自己脖子上的銀鏈子,將原本的墜子扔掉,直接穿上玉牌戴在脖子上。

又見關禮禮

在揹包裡掏了掏,最後掏出一把美工刀,隨手取出一張黃紙在刀柄上纏了纏遞給他,

“給你防身。”

薑溯看著那美工刀嘴角一抽。

不都說大師都是隨身各種法器麼?怎麼連個桃木劍都冇有?

這美工刀也太敷衍了?

不過,有比冇有好。

薑溯一起收了。

關禮禮

和他大概溝通了一下待會兒可能發生的情況,確定薑溯聽懂了,這便又從包裡掏出幾張黃符。

薑溯隻見她手上一甩,黃符瞬間在空中繞成一個圓圈,而後迅速自春春上方落下,直接在她周身豎起一個屏障。

薑溯簡直看呆了。

關禮禮

居然真的會法術……

他忽然對手裡的小美工刀多了點信心。

兩人重新上樓,到了樓頂天台,卻發現天台處的門上已經開始被絲絲縷縷的蠶絲纏繞。

關禮禮

直接拿出火符燒了蠶絲,打開門,便見天台上方此時正整整齊齊擺放著七顆巨蛋。

關禮禮

示意薑溯躲在門後,自己抬步入內。

關禮禮

自認自己足夠謹慎,卻不想就在踏進天台的一瞬間,眼前一陣天旋地轉,反應過來的時候,整個人已經陷入了另一個幻境。

依舊是眼前的天台,場景卻是另一個白天。

一個身穿校服的女孩被另外幾人推搡著跌坐在地上,很快有人上去坐在她身上,開始在她身上各種亂掐。

“你媽一個擺攤賣小吃的,倒是把你養得白白胖胖的,這肉多,掐起來手感就是好,你們也試試,記得掐衣服遮住的地方,彆讓人發現了。”

“我聽說有的人掐完立刻就青紫了,不如扒了她衣服看看。”

女孩拚命掙紮著,卻還是被扒光了上衣。

幾個女生圍著她哈哈大笑,甚至拿出手機拍照。

女孩抱著身體痛哭求饒。

場景一轉。

女孩站在天台頂端,衣容整潔,卻是毫不猶豫從樓頂一躍而下。

又是同樣的場景,卻是一個穿著校服的少年,他站在和女孩同樣的位置,手裡拿著一遝試卷,眼神麻木,手裡一遍遍撕著試卷。

最後他將撕成碎條的試卷隨手一揚,碎紙條漫天飛舞,少年也伴隨著漫天飛舞的紙條一躍而下。

關禮禮

就站在原地,看著那些來來往往不斷在這裡消失的年輕生命。

他們或飽受霸淩,或因學業壓力過大,或被猥褻卻反遭非議,心中皆是對周圍或學校的怨恨與不平,他們的怨氣日複一日包裹著這棟教學樓,叫後來的人也受到影響。

或許有些人並不想死,但他們依舊選擇了結生命。

哪怕是她透過時空看著那一幕幕,都彷彿感受到那若有似無的怨念在朝她侵襲而來。

關禮禮

擰眉,正要設法離開,眼前場景再次一轉,而這次出現的人,讓她正欲動作的手忽的停住。

新的場景裡,是個十六七歲模樣的少女,和前麵那些學生不同的是,少女的腹部有輕微的隆起,此時她護著自己的腹部一步步往後退著。

而她麵前,朝她緩緩逼近的,是關蕊蕊。

-一個極輕的腳步聲走了進來。這個腳步聲,不是她的,也不是助理的。是誰?盧有瑜期待著,然後,視野裡看見了商陸的身影。她看著他目光深沉地環視著休息室的角落,心裡生出了無儘的期待。“商陸!道長!我在這裡!”“我在這裡!我是有瑜,盧有瑜!”“師兄!我在這裡!快救救我!”盧有瑜拚命朝著對方呐喊,然而和剛纔一樣,她的聲音發不出來,更傳不到任何人耳中。商陸自顧巡視著休息室的每個角落,根本聽不到有誰在對他發出呐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