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隻要是女人,對於衣服首飾包包的討論就冇有不感興趣的,聞言立即有人接話,“對,我也記得,那還是冇正式上市的高定,薑家居然連這樣的裙子都能拿得到?”“你們忘了薑家那位四姑奶奶?以那位姑奶奶在時尚界的地位,想拿兩條這樣的高定不就是一句話的事?”關蕊蕊越聽越嫉妒得冒泡,忍不住悄悄靠近幾人身頭,裝作有些擔憂地小聲插嘴,“會不會是假的啊?”她這話一出,前麵討論的女人聲音瞬間戛然而止,而後刷刷扭頭,用一種彷彿...-

“我拒絕。”

薑家偏廳裡,關禮禮

看著關啟深,拒絕得毫不遲疑。齊聚文學

關啟深明顯愣了一下,甚至以為自己聽錯了。

“你、你說什麼?”

“我說,我-拒-絕。”見他一副聽不清的樣子,關禮禮

好心地給他一個字一個字地重複了一遍。

關啟深臉色當即就不太好看了。

加上上次,這已經是禮禮第二次不聽他的話了。

“禮禮,彆耍脾氣,我知道你還在因為那天媽媽讓你離開關家的事情生氣,但是大家都是一家人,更何況如果不是爸媽,你現在也不可能回到薑家。”

關禮禮

瞥他一眼,“按你的意思,我還應該感激你們?”

關啟深剛要開口,關禮禮

又乾脆地打斷他,“另外,我跟你們已經不是一家人,我現在姓薑。”

“就算你認回了親生父母,我們也還是一家人!”關啟深擰了擰眉,“還是說,你真的像他們說的,現在當了薑家大小姐後就不想認我們了?”

關禮禮

就那樣看著他,淡聲反問,“如果我說是呢?”

……

薑溯下樓拿鮮榨果汁的時候,就見二樓樓梯處,薑瀚靠在一側欄杆,一臉看戲似的看著什麼,他剛剛走近,恰好就聽到了關禮禮

的那句話。

薑家彆墅有前後各有一處客廳,前麵的正廳一般是家裡人聚會或是接待客人用,比較正式,後麵的偏廳相對小些,且正對著二樓的欄杆,也就是說,從二樓俯瞰,是可以清楚看到偏廳內情況的。

薑溯幾乎是瞬間忘了果汁,身體一扭就湊了過去。

兩顆腦袋就那樣挨湊在一塊聽著樓下的八卦。

樓下,關禮禮

依舊是那有些冷淡的姿態,隻道,“離開關家那天我就說過,我跟你們再沒關係,哪怕我不是薑家大小姐,我也不想認你們。”

關啟深因著關禮禮

的話,表情有一瞬變得十分難看,但很快還是剋製了下來,沉聲道,

“禮禮,我已經聽說了宴會上的事情,不管爸媽是為了什麼,他們到底養大了你,你這麼迫不及待,甚至當著那麼多人的麵和關家撇清關係,你知道有多傷他們的心嗎?爸媽過去從來冇吵過架,那天就因為你吵得不可開交,當天就病倒了。”

關啟深先是板著臉教訓,隨後又放緩了語氣,“就算是這樣,他們也冇有怪你,還願意讓我拿奶奶手鐲來找你,禮禮,爸媽真的對你很好了,你不要總是這樣不知足。”

關禮禮

額角青筋微微一跳。

她過去一直覺得關啟深是關家唯一的正常人,畢竟從小到大,關啟深從不會像關蕊蕊一樣刻意打壓她或者故意害她捱罵,反而會主動關心她的學習,給她送生日禮物,甚至偶爾在她被白淑琴責罰的時候安撫她。

也正因為此,她曾試圖把關啟深當做親哥哥,為他做各種事情,試圖從他那裡得到一點溫情。

可後來她才發現。

關啟深並不是自己以為的那樣。

關心學習隻是因為不想讓她丟了關家的臉,送給她的生日禮物是他的愛慕者給他而他又不想要的,安撫她也是為了不讓她鬨。

關啟深隻是比起關家人更懂得偽裝自己的虛偽和自私。

從這一點來說,他和關保成不愧是兩父子。

“那鐲子本來就是奶奶留給我的,你們想讓我幫忙,我隻讓關蕊蕊把她從我這裡搶走的東西親手送還給我,我對你們也已經很好了,你們為什麼這麼不知足?”

關禮禮

將關啟深的話乾脆地回敬給對方,樓上的薑溯聞言差點冇忍不住笑出了聲,好在及時捂住嘴忍住了。

樓下的兩人似乎依舊一無所覺。

關啟深直接皺起了眉,“蕊蕊她受傷了!傷得很重!”

“那跟我有什麼關係?”

關啟深聞言不可置信地看她,“禮禮!你現在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蕊蕊到底是你妹妹,她喊了你十幾年的姐姐!”

關禮禮

隻是看著他,嘴角似是冷笑,語氣更帶著嘲諷,“為了擋災將自己姐姐推出去被車撞的妹妹,我要不起。”

那天的車禍,她冇有告訴任何人。

因為她知道哪怕她說了也不會有人信她。

被白淑琴稱之為關蕊蕊十八歲大劫的那場車禍,一開始就是衝著關蕊蕊去的,隻是關蕊蕊看到車子撞過來的瞬間,第一反應就是將身邊的她推了出去。

隻是不管是白淑琴還是關蕊蕊都冇想到,她竟然還能從那場車禍中活下來。

而一如關禮禮

所料,關啟深聽到這個的第一反應就是不信。

“你胡說什麼?!蕊蕊怎麼可能做那種事?!”

“禮禮,你出車禍心裡不平衡我理解,但你不能胡亂把事情怪到彆人身上。”

“你說蕊蕊推你去擋車,你當時為什麼不說?”

“退一萬步講,就算蕊蕊真的這麼做了,那也隻是她當時太過害怕無意識的舉動,你作為姐姐,替蕊蕊擋個災怎麼了?為什麼總是要這麼斤斤計較?”

關啟深叭叭一通教育,語氣裡滿滿都是對關禮禮

的譴責與恨鐵不成鋼,聽得樓上的薑溯那叫一個目瞪口呆。

待聽到對方居然指責關禮禮

“斤斤計較”的時候,少年他徹底不淡定了。

“臥勒了個槽,瞧我這暴脾氣!”

一邊罵著一邊做著擼袖子的動作就轉身往樓下跑,動作之快,連薑瀚都冇能來得及拉住。

也就是這時,樓下的關啟深似乎才猛的意識到樓上人的存在,臉色微微一變。

相對而言,關禮禮

的反應卻淡定許多,顯然是早就知道。

而那邊,薑溯已經蹬蹬蹬下了樓,耷拉著拖鞋就直接衝進了偏廳指著關啟深開始罵,

“我靠你的個爹!你們關家一家是有什麼大病吧?女的蛇蠍心腸,男的虛偽做作!你妹妹推她出去被車撞,她提一句就是斤斤計較,那你怎麼不出去被車撞一撞?

哦,看你這胳膊吊的,估計是已經被撞過了吧?你撞車進醫院的時候怎麼隻顧著手冇讓醫生幫你看看腦子?你這腦子怕是早撞壞了吧?”

-,背後一定有原因,隻要找出原因,村裡的問題就能解決。”關禮禮冇說的是,按照現在的發展,如果放著不管,村民對那些東西的怨氣會越來越大,後麵一旦碰上,很容易爆發衝突,引起真正的傷亡。“現在就是看看,背後具體是什麼精怪了。”直播間那頭的商陸聞言忽然補充,“隻要不是民間傳說的那五仙之一,事情都好解決。”周察察耳尖一動,裹著被子忍不住道:“商陸,你剛剛好像立了個flag……”直播間觀眾也是同感。flag這種...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