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忍算了。”薑溯想到關禮禮住在那個小破出租屋就有些不得勁。路雪溪:???……晚宴開始的時間是晚上七點半。薑家整個花園都提前佈置了燈光,天色剛暗,薑家整棟彆墅的燈光齊亮,花園裡更是用各種燈帶圍起,遠遠看去,整棟彆墅宛若城堡一般華麗璀璨。七點鐘不到,薑家彆墅外就陸續有各色名車開到門口,隨後便是一眾精心打扮,穿著各色西裝禮裙的公子小姐。薑老爺子邀請的大多是和薑家交好且來往較多的人家,一個個擺出來那都是在海...-

“你說什麼?!”

關保成聽到白淑琴的話簡直要氣炸了,一口氣險些冇提上來。

因為過於氣怒,連聲音都變了調,眼底更是駭人的怒意。

白淑琴頓時縮了縮脖子,下意識又捂上自己的嘴,一臉痛苦,“老公,不是,我不是那意思……”

她想解釋,可說出來的話卻是,“我說你冇用,隻有冇用的男人纔會對著家裡人怒吼,你真那麼能耐,剛剛怎麼不衝著關禮禮那賤丫頭去?還不是看她成了薑家的大小姐,不敢跟她撕破臉,可惜人家根本看不上你,恨不得一腳把你踢開!”

“媽!”

關啟深都要瘋了,他媽什麼時候跟爸爸這麼說話,不都是爸爸說什麼就是什麼,這出去一趟,她是瘋了不成?

白淑琴也覺得自己要瘋了。

從在薑家開始,她就不受控製地想往外冒真話。

不止是真話,而且還是她潛藏在心底深處的心裡話。

再看關保成那幾乎氣成豬肝一樣的臉色,白淑琴覺得自己可能要完了。

幾人不知道的是,就在剛纔,原本纏在關蕊蕊身上那道黑影身上不斷伸出絲絲縷縷的黑氣,那些黑氣一點點鑽進關保成的身體裡,無聲無息,卻叫關保成的臉色變得越發駭人可怖。

他就那樣死死瞪著白淑琴,指著她,手指顫抖,

“你你、你……”

他氣得說不出話,心裡卻有一股怒火翻湧,讓他叫囂著想要發泄。

忽然,他的視線落到玄關處放著的高爾夫球棍,當即上前,二話不說就抽出其中一根球棍。

關啟深看到他的動作瞬間變臉,白淑琴和關蕊蕊更是臉色都白了。

還不等關啟深撲過去阻攔,關保成已經抓著棍子狠狠揮出。

哐啷哐啷!

玄關處擺放的擺件瞬間被他一棍子掃得摔碎了滿地,白淑琴更是控製不住地尖叫出聲。

“啊啊啊啊!救命!”

關蕊蕊也跟著嗚嗚大哭,“啊啊嗚,爸,我們知道錯了……”

“啊啊老公我也知道錯了,你冷靜點!”

場麵一片混亂,關保成卻還在瘋狂揮舞著手裡的高爾夫球棍,好在他冇有真的追著白淑琴打。

反倒是將家裡玄關客廳擺的一些個花瓶擺件通通砸碎。

白淑琴看得心都要滴血了。

那被砸壞的好幾個都是古董啊!

加起來快上千萬了!

白淑琴真的心疼壞了,張嘴就來,

“你還不如打我呢嗚嗚嗚……”

關啟深:……

這家瘋了。

……

薑家宴會過去兩天後,關禮禮

終於跟宋夫人約好了上門的時間。

收拾好東西下樓,花園裡,薑溯薑瀚和薑澄三兄弟被逼著做俯臥撐。

而他們麵前,薑淮一派優雅地坐在一張藤椅上,手邊擺著點心和花茶,一副悠閒享受下午茶的樣子。

關禮禮

看到這情景微微挑眉,“這是?”

“冇什麼,爺爺說他們最近缺乏鍛鍊,趁著現在暑假,好好鍛鍊一下身體。”

薑淮笑眯眯地說著,又道,“知道你要出門,車子已經給你備好了。”

關禮禮

點頭,短短幾天,她已經快要習慣薑淮的無微不至了。

也冇有理會還在死死支撐的三兄弟,關禮禮

朝薑淮說了一聲便徑自出門。

薑淮笑著目送她出門,這才重新轉回三人身上,嘴角的笑意愈發溫和,“堅持住,今天至少做夠一百個,要是中間冇堅持住垮了,三個人一起清零重頭做起。”

這話一出,三人幾乎瞬間垮了臉,紛紛叫著,

“大堂哥,我們真的知道錯了。”

“我這兩天都冇有找關禮禮

麻煩,我們很乖了!”

“薑淮哥,你不能有了妹妹就不要弟弟,我們也是你的親人。”

對於三人的話,薑淮麵上不為所動,依舊是那矜貴優雅的笑,“嗯,做完一百個纔算親人,今天做不完,你們的遊戲,手辦,就還是由我替你們代管。”

三人頓時又是一陣哀嚎。

自從上次宴會,家裡對關禮禮

簡直是把她當祖宗供著。

原因是宋永銘夫妻後來宴上特意對薑老爺子表示了感謝,因為關禮禮

替他們救回了自家女兒的命,同時不忘感慨,

“禮禮是個有真本事的人,我們家是真的很感激她,小小年紀,不禁這麼厲害,還能自己賺錢還關家的撫養費,實在是了不起。”

薑家人一聽額角就覺得突突跳,也是這時候才意識到,關禮禮

在關家那麼不受待見,關家不可能給她那麼多的零花錢,那麼那五百萬又是從哪來的?

這會兒被宋永銘一提醒,他們總算知道了。

她自己賺的!

薑家人第一反應倒不是覺得禮禮能乾,而是覺得羞愧。

就連薑溯都一臉的複雜。

他之前還覺得關禮禮

弄這些神神怪怪的東西丟人,可人家完全是為了掙錢啊。

同時又不理解關禮禮

既然已經回了薑家,為什麼還要費那個勁。

五百萬撫養費而已,直接跟大伯張口就是了,居然還巴巴地自己賺錢去還。

當晚,薑禹城就直接給關禮禮

轉了一千萬。

五百萬是替她還關家的,另外五百萬是給她的零花錢。

關禮禮

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上次她剛剛轉了一百五十萬出去,扭頭薑淮就給她轉了雙倍的零花。

這回她五百萬剛還回去,扭頭錢又翻了一倍給她送了回來。

關禮禮

還是第一次體驗到這種隨時都不缺錢的感覺。

但進了她口袋裡的錢,她也不會矯情地非要還回去。

有了這筆錢,她正好可以把她之前想要的那個東西拍下來。

正翻著手機找出某個拍賣會的訊息,車子已經停在了宋家門口。

宋永銘和宋夫人早早就等在了家裡,她剛下車,兩人就直接迎了出來。

“薑大師,你來了。”

宋夫人在薑家的時候雖然為了表示親近直接喊她禮禮,但私底下還是堅持喊她薑大師。

前者是為了給她撐腰,但後者就是純粹的恭敬。

想到今天終於可以讓她家小梨兒恢複正常,宋夫人昨晚就激動得一整晚冇睡著。

不隻是她,宋永銘和宋遇禮同樣一夜未眠。

為著今天,他們特意將公司的工作全部推掉,就為了親眼見到小梨兒恢複的那一刻。

關禮禮

對上宋家人熱切的目光,隻安撫一笑,也不寒暄,徑自從隨身的揹包裡取出一個紙包。

宋家人隻見那紙包裡,是幾根用黃符包裹著的頭髮。

那就是換走她家小梨兒一智的那人的頭髮!

宋家人眼神裡瞬間彷彿冒了火。

關禮禮

看著幾人,想了想,道,

“在開始之前,有件事我還需要向你們坦白。”

-萬網友憤怒了!節目正到精彩瞬間,你給我關閉了!!!一時間,憤怒的網友齊刷刷湧入《靈感》的官方微博號和視頻號,紛紛在官方號下表達自己的不滿與憤怒。【老子褲子都脫了你居然把我踢出來了!】【節目組還能不能行?薛一寧到底怎麼樣了?!】【節目組快出來!告訴我們薛一寧怎麼樣了?】【你們究竟對薛一寧做了什麼?】【究竟是劇本殺還是真的,節目組倒是給個話啊!】這一刻,不管是誰家的粉絲,她們都不追星了。她們隻想吃真瓜...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