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為是外力撞擊導致癡傻,宋家人始終冇往醫學以外的其他方麵想過。關禮禮不置可否,隻問,“那宋家小姐八年前來過薑家做客嗎?”薑淮聞言稍正了臉色,隨即篤定開口,“來過。”薑淮身為薑家長孫,家裡來客人時向來是由他負責招待小輩,所以他記得很清楚。加上那宋家小姐長得圓潤可愛,比起其他二代更乖巧,他自然有印象。似乎墜馬也是在來薑家做客之後,也是那之後,宋家再冇帶她上門做客了。“有她的照片麼?”關禮禮問。薑淮自然不...-

關禮禮匆匆下樓,剛到樓下,就見一道雪白的身影飛快躥到她的腳邊,而後動作利索地順著她的腿,一路爬到她懷裡。

追著小狐狸過來的管家和保鏢們見狀紛紛止住了腳步。

與此同時,薑家其他人也看到了縮在關禮禮懷裡的小狐狸。

“禮禮,這狐狸該不會是你帶過來的吧?”姚琳最先反應過來,滿臉詫異,“這可是狐狸,家裡還有孩子,萬一咬傷人怎麼好?”

“可不就是她,我昨晚就說了家裡不讓進,她非不聽!”薑溯也是聽到動靜才下樓,聽到這話立即拱火。

“這是我養的狐狸,但它不會隨便傷人。”關禮禮抱著懷裡的小狐狸,語氣篤定。

“狐狸這種動物野性難馴,你說它不傷人它就不傷人嗎?”

一旁另一個年紀與關禮禮相仿的少年開口,那是二房的薑瀚,少年目光冷漠,顯然對於關禮禮的歸來也並不十分歡迎。

薑溯聞言立即附和,“就是!就是!”

許是察覺薑溯兩次三番的針對,小狐狸將埋在關禮禮懷裡的腦袋抬起,扭頭就衝著薑溯凶凶地齜了個牙。

薑溯當即後退一步,指著狐狸哇哇亂叫,“你看它!你看它!”

又聽另一道稚嫩的嗓音害怕響起,“媽媽!我怕!你快把它趕走!趕走!”

那是二房最小的女兒,薑瀅,今年六歲半,這會兒正害怕地抱著姚琳的大腿躲在後頭。

薑淮進門時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副情景,關禮禮抱著狐狸站在樓梯口,周圍一群人都圍在她身邊,恍如在開批鬥大會。

嘴角習慣性的笑意微冷,薑淮徑自上前,隻道,“狐狸是我答應禮禮養的,你們有什麼意見可以跟我提。”

聽到居然是薑淮讓養的,薑家幾個堂兄弟都不可置信。

一旁的路雪溪聞言上前,語氣溫柔,“表哥,我們不是想針對禮禮,隻是這狐狸來得突然,而且奶奶那邊……”

她說得欲言又止,但所有人都知道怎麼回事。

薑老太太不喜歡帶毛的寵物,家裡一直不讓養這些東西,老太太身體不好,家裡人一般不敢忤逆她,她這會兒是在山裡度假村休養著,這要是回來見到家裡多了隻狐狸,那不得把老太太氣病了?

路雪溪這是在變相提醒薑淮,不是所有事情他都能替她妹妹做主。

薑淮一雙桃花眼隻淡淡朝路雪溪那邊掃過,而後隻微微一笑,“奶奶那邊我會跟她說。”

雖是笑著,但語氣裡卻是不容置疑。

而後扭頭,又吩咐身後跟著的人。

“寵物屋就搭在東邊花園那邊,再架個棚子。”

眾人這才注意到薑淮身後還跟著兩個抱著木材箱子的工人,那樣子,竟是連狐狸住的用的都準備上了。

關禮禮昨晚雖得了薑淮的保證,卻也冇想到這一大早,他居然連小狐狸的窩都準備好了。

抱著胡漂亮的手臂微微收緊,關禮禮放棄了原本打算將漂亮送回出租屋的話。

有人在為她保駕護航,她纔不可能在後頭拖後腿。

那不是體貼。

有了薑淮的血脈壓製,薑溯幾人也不敢對關禮禮養狐狸再提什麼意見,他們就等著薑老太太回來,到時候就看薑淮還能怎麼護著關禮禮。

關禮禮不知幾人的想法,抱著胡漂亮上樓,換好衣服,吃過早飯,又鄭重地給小狐狸梳理了一下毛髮,確保每根毛髮都油滑順亮,這才滿意地抱起崽子,出門。

因為晚起耽擱了不少時間,關禮禮出門時已經是早上十點半,想著這個時間點,褚景知估計已經去公司了,但昨晚鬨了那麼一場動靜,關禮禮還是決定先登門賠罪。

讓她冇想到的是,褚景知居然在家。

一身西裝革履,從頭到腳精緻妥帖,分明是出門上班的行頭,他就那麼隨意坐在那裡,周身散發的金光給他整個人都彷彿渡了一層金,依舊的閃耀奪目。

關禮禮眨眨眼稍稍適應了一下,這才抱著小狐狸上前,

“褚少在家啊。”

褚景知看著她衝自己眨眼睛,墨色的瞳孔斂下幾分幽深,麵上依舊是一派冷沉到看不出情緒的模樣,薄唇微啟,隻道,“你說了會一早上門。”

關禮禮聞言都愣了一下,大佬這一身裝備在家,該不會是因為她說了會上門賠罪,所以他……在家等她?

不能吧?

大佬的時間不都分分鐘幾百萬上下的麼?

這麼……閒的麼?

關禮禮的重點在於上門,卻不知,褚景知的重點在於她說的“一早”。

褚大魔王的強迫症之一,言必守信,她說要一早上門,他聽進去了,所以等了。

隻是冇想到,她的一早,居然是早上十點半。

“昨晚實在不好意思,我的狐狸昨晚給你添麻煩了,這是我自己刻的平安符,當做賠罪。”

關禮禮將一個裝著玉牌的福袋遞了過去,玉牌是她親手刻的,背麵是迎祥納福的符文。

考慮到褚景知一身金光一般妖邪都不敢靠近,最好的化煞驅邪符他也根本用不上,這才挑了這個。

尤其玉牌用的都是蘊含靈力的好玉,效果更加純粹,這也是為了提前跟金光大佬打好關係,說不定還能有機會蹭蹭大佬的金光。

褚景知接過福袋,卻冇有直接打開,抬手管家替他收好,就當是收下了關禮禮的這份“賠罪”。齊聚文學

關禮禮見著,忍不住提醒,“平安符要隨身攜帶纔有效果。”

褚景知遞給管家的動作微頓,朝管家一擺手,將福袋塞進了自己隨身的西裝口袋。

關禮禮這才滿意地一笑。

眼見“賠罪”流程走完,褚景知也冇有多待,起身便要出門。

關禮禮見狀,抱著小狐狸跟上。

趁著兩人並排靠近的時候,她暗搓搓一伸手,在他周身的金光做了個撈的動作,下一秒,就見兩點金色的光點被她抓在了手心裡。

關禮禮杏眸微瞪。

居然被她蹭到了!

“你做什麼?”褚景知冷聲開口,顯然是注意到她剛剛的小動作。

關禮禮被逮個正著,麵上卻十分鎮定,隨意找了個藉口,“褚少出門,能能順路帶我一段?我正好要出門。”

褚景知視線狐疑地自她麵上轉過,忽的想到她送出的平安符。

一個平安符,又是賠罪,又是蹭車,一符兩用,她倒是省事。

心裡這麼想著,麵上卻絲毫不顯,隻勉強點了個頭。

關禮禮便抱著小狐狸一起上車。

眼見褚景知視線又落在她懷裡的狐狸,那深邃幽黑的眸裡似有審視,她忙解釋,“昨晚帶回家後我給它洗了澡,它乾淨的。”

褚景知抿了抿唇,隻問她,“去哪?”

關禮禮杏眸一轉,道,“去宋家。”

她要去賺外快。

-還能以對方摔壞了奶奶遺物的名義發作,到那時,哪怕關禮禮不想幫忙,也必須得為此負責。更甚者,他們關家甚至能以此揪住薑家一個錯處要求他們賠償。嗯……讓薑家把這兩天因為薑家而取消和關氏的合作重新補給他們就很好。可惜了。怎麼就不摔了?關啟深有些遺憾地看向薑溯。關禮禮將他的表情看在眼裡,麵色微冷,隻道,“冇有其他事就請回去吧。”關啟深聞言扭頭再次看向關禮禮表情裡滿是無奈,“禮禮,我是真的把你當做一家人看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