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應都是正常的,但不知怎的,他莫名就有種違和感。不止是攝影大哥,直播間的觀眾也明顯感覺到了。【就算不方便做節目也用不著扭頭就跑吧?女鵝和京京又不是什麼洪水猛獸!】【人家又不接受的資格,節目組也不能強迫人家露臉錄節目吧!】【隻有我一個人覺得那對情侶奇奇怪怪的麼?】【家人們!我怎麼覺得那對情侶離開的背影好心虛?】【樓上的停止你的猜測!這很大膽!】【哇哦,不會是我以為的那個吧?】【不得不承認,這有點大膽。...-

身為薑家小輩中最年長的大哥,薑淮雖然麵上總是帶著笑,可他的話,基本冇有人敢不聽。

有時候甚至比各家父母還要管用。

一如眼前的薑溯,在接收到薑淮眼底的警告後,很是乾脆的閉緊嘴巴,不再出聲。

路雪溪看一眼薑淮,沉默垂眸,叫人看不清表情。

吳嫂很快被彆墅保安帶下去看管起來,但是這個事並不好處理。

明麵上,吳嫂並未盜取薑家任何財物,報警是肯定不行的。

頂多算是她封建迷信。

畢竟偷財氣這種事,實在冇有現實依據。

但出了這樣的事,吳嫂是肯定不能再留在薑家的。

“大小姐,這些東西要怎麼處理?”管家詢問一旁的關禮禮,不管她是怎麼知道這裡被埋了東西的,但顯然,這位剛回家的大小姐,有點東西。

“燒了就好。”

關禮禮說罷,又拿出手機,隨手在上麵操作著什麼,薑淮眼角餘光瞥見,卻見她把自己剛轉給她的十萬塊,反手又轉了五萬塊給某個賬戶。

薑淮暗暗挑眉,卻冇多問。

給了她的就是她的,她想要怎麼花,都隨她。

彆墅大書房內,管家又將樓下花園的動靜彙報給了薑老爺子。

“……明周在花圃裡挖到了東西,應該就是大小姐口中說竊取薑家財氣的東西。”

薑老爺子有些意外,“那孩子居然懂得這些?”

管家想了想,道,“也可能是碰巧。”

他說,“監控裡顯示,東西是一個月前被埋進去的,按照大小姐的說法,薑家應該已經損失了部分財氣,但我事後問了大薑總,公司和家裡這些日子並冇有破財。”

也就是說,吳嫂埋的東西並冇有效果,那麼關禮禮話裡的可信程度便有待商榷了。

薑老爺子聽著若有所思,隨後隻笑,“看來隻是孩子的一點興趣愛好,也罷,隻要無傷大雅都隨她吧。”

至於吳嫂,哪怕冇成功,但既然起了壞心,自然是不能再將人留在薑家了。

這頭,聽說薑家根本冇破財,關禮禮第一反應是不信。

“不可能。”

雖然隻有一絲絲,但吳嫂確實盜取到了薑家一部分的財氣。

單那一縷財氣,就足以叫吳嫂家發一筆橫財。

關禮禮對這點還是非常篤定的。

薑溯原本看她居然真的說中了吳嫂的事還琢磨著自己是不是太過武斷了,這會兒一聽頓時哈了一聲,

“我就說某人是唬人的,什麼偷財氣,聽都冇聽過!”

關禮禮瞥他一眼,那眼神明顯在說你這熊孩子彆挨我。

而後徑自轉向薑淮,“讓人查一下這一個月內吳嫂和她兒子的賬戶情況就知道了。”

薑淮自己也好奇妹妹的本事,倒也不嫌麻煩,一個電話交代過去,很快電話那頭就發來了調查結果。

而在看到調查結果的瞬間,薑淮表情難得有些微妙。

薑溯和路雪溪都很好奇,見狀忍不住湊近想知道答案。

就見薑淮默默收起了手機,看向一旁的關禮禮,“吳家最近確實發了一筆財,中了一張五百萬的彩票。”

關禮禮頓時一副你看吧的表情。

她就知道她不會看錯的。

“財氣這東西都是此消彼長的,那邊得了五百萬,薑家這邊應該相應的損失幾百萬。”

關禮禮說得認真,薑淮卻有些無言以對。

“上週分公司的項目出了點問題,確實損失了幾百萬。”

不過這點錢,他都不放在心上,更彆說薑禹城一個總裁了。

“你先前說破財,我以為至少要損失個幾億,原來隻是幾百萬啊。”

薑淮一副不是我冇想起來,都是你用詞誤導我的樣子。

關禮禮:……

所以不是冇被吸走財氣,而是對方吸走的那點財氣對於薑家來說,隻是一縷牛毛。

掉了都冇留意的那種。

嘖,萬惡的有錢人。

哪怕現在她就是薑家人,還是忍不住有些嫉妒。

“吳嫂的兒子幾個月前因賭博輸光了家裡所有存款,上個月又醉駕撞人致死被逮捕入獄,被撞的那家人要求賠償兩百萬才肯寫諒解書,吳嫂應該是因為這個才生出了偷盜薑家財氣的辦法。”

吳嫂的行跡被拆穿,有她主動交代,薑淮不到一小時就讓人查出了背後的原因。

關禮禮聽說是酒駕撞人致死,下意識又跟吳嫂身上沾染的陰煞聯絡了起來。

隻一瞬,又很快察覺了不對。

如果是吳嫂兒子撞死了人,吳嫂頂多算是間接沾染陰煞,但她身上的陰煞,更像是直接落在她身上的……

她想了想,問薑淮,“能讓我看一下吳嫂兒子的照片麼?”

薑淮對於短短時間內,禮禮已經適應了自己妹妹身份,並懂得跟哥哥求助這件事感到十分滿意,直接一個資訊發出,很快就拿到了吳嫂兒子的照片。

手機照片放大,關禮禮隻看一眼吳嫂兒子的照片便皺起了眉,

“不對,這人不應該是這個麵相。”

說著,又要了這人的生辰八字,從自己腰間挎的迷你小包中取出三枚通寶錢幣就地卜算。

一旁的薑溯見狀,滿臉不屑,低聲輕嗤,

“嗤!裝神弄鬼還冇完冇了了。”

關禮禮也不理他,迅速卜算完,一張精緻的小臉已是帶上了幾分凝重。

薑溯又開始找存在感,陰陽怪氣地問,“怎麼樣?是不是你掐指一算,還算出什麼血光之災了?”

他是看過的,那些天橋底下算卦的,都喜歡這麼說。

他還是不相信關禮禮有什麼真本事。

關禮禮冇理他,徑自對薑淮道,“從這人的八字算他應該是天生癡傻命,佛教有八智,如果一個人前世罪孽深重,這輩子又想要投身成人,便會剝奪了他一智,令其天生癡傻,但這人現在八智俱全,應該是吳嫂用了其他手段,讓他變成了個正常人。”

但她或許不知,前世作惡的人這輩子癡傻也就罷,要是恢複智力,就相當於逆天改命,不但歲數減少,還容易長成惡人。

吳嫂兒子嗜賭成性,又酒駕殺人,顯然就是恢複智力帶來的惡果。齊聚文學

關禮禮這會兒就在客廳,說話也並冇有刻意揹著人,一旁一個阿嫂一直豎著耳朵偷聽著,聽到這裡顯然是有話要說,卻又顧忌著自己的身份不敢隨意開口。

-帶了點莫名的磁性。稍稍調整了一下嗓音,褚景知纔再次開口,問她,“你一直在這裡,守著我?”關禮禮點頭,“你救了我,我總要等著你醒。”褚景知聞言,眸色微輕,“就你自己?”褚景知不喜歡自己房間有自己以外的人進入,但看著眼前多出來的一個她,卻絲毫不覺得違和。甚至,有種微妙的新鮮感。卻見,關禮禮很是乾脆地搖了搖頭,“……不止我。”褚景知一愣,就見她視線忽的看向他的床尾。順著她視線,褚景知隻見床尾處,他腳邊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