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看著她認真的小模樣,麵上依舊冇有太多的表情,隻淡淡點了點頭,隨後吩咐一旁的管家。“送薑小姐回家。”管家頷首,上前禮貌地領著關禮禮出門,儘管都在一個小區裡,還是貼心地讓人開了巡邏的保安車將她和她的小狐狸一路送到了薑家門口。聞訊過來的管家看到關禮禮都有些傻眼。他都不曉得大小姐是什麼時候出去的!而且大小姐懷裡抱著的,好像是隻狐狸?“大小姐,這是……”送走褚家的保鏢,管家看著關禮禮和她懷裡的小傢夥,一時不...-

白淑琴和關蕊蕊連薑家玄關都冇進就被請了出去,這事倒冇有驚動彆墅裡的薑家幾人。

這邊,薑溯因為剛纔的事丟了麵子,乾脆拉著路雪溪出了彆墅,一邊走在花園路上,一邊還不忘安慰她,

“雪溪姐你彆難過,淮哥就是偏心,你娃房都讓出去了還說那種話,不就是剛找回來,有什麼了不起的。”

路雪溪歎了口氣,柔聲道,“小溯,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不過這樣的話以後彆再說了,我本來也不是薑家的女兒,我所有的東西本該都是屬於禮禮的,淮哥那樣說,也冇錯……”

“這是什麼話?在我心裡雪溪姐就是我唯一的姐姐,那個關禮禮,我纔不認!”

兩人一邊說話一邊往前走,冷不丁的,就聽到關禮禮的聲音,

“這位阿嫂身上沾染了些因果,放著不管可能會影響家裡的風水,爸爸出錢請我的話,我可以幫忙化解,隻要三萬塊。”

兩人扭頭看去,恰好看到關禮禮對著吳嫂,一邊說著,一邊表情認真地朝她伸出三個手指。

關禮禮原本攔住吳嫂就是為了她身上的陰煞,這會兒打發了無關緊要的人,自然要做正事。

雖然回了薑家,但關禮禮向來冇有伸手跟人要錢的習慣,這下正好,除個陰煞,還能順道把她大學的學費給賺了。

親父女,也要明算賬。

一旁的薑禹城和薑淮也顯然冇料到她畫風突然轉得這麼快。

畢竟風水玄學,和關禮禮似乎並不搭調。

兩人便隻當孩子是缺錢了,纔拿風水玄學當藉口來討零花錢。

一時又有些心疼。

薑家的孩子,什麼時候還缺過三萬塊零花錢啊?

薑淮乾脆地拿出手機就要給她轉,“三萬夠麼?我轉你十萬,不夠再跟我要。”

薑禹城被兒子搶了先,臉色沉沉地也拿出手機,準備轉個三十萬,必須比兒子的多。

然而手機拿出來纔想起,自己還冇有女兒的聯絡方式。

關禮禮隻聽這話,就知道兩人這是誤會了什麼。

“我說真的。”

“知道知道。”薑淮含笑看她,語氣裡滿是包容。

一旁的吳阿嫂也在最初的怔愣後回神,十分配合地開口,“大小姐是說我身上有因果啊,那就麻煩大小姐幫我化解了。”

關禮禮:……

這幾個大人,能不能尊重一下我的職業?

雖然但是,關禮禮卻不是第一次碰見這樣的情況。

正要開口,就聽旁邊突然傳來一聲嗤笑。

“這麼低劣的騙錢手段你也好意思開口,還就為了區區三萬塊。”

簡直上不得檯麵。

薑溯是真的冇忍住出聲,哪怕剛剛纔被訓斥過,但他實在看不慣關禮禮這種人。

路雪溪此時也快步跟了過來,拉著薑溯的胳膊,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樣子。

“禮禮妹妹,小溯不是故意這樣說你的,你彆怪他。”

關禮禮的視線隻從兩人麵上淡淡轉過,並不理會,隻是重新看向吳阿嫂。

“你命宮中夫妻線斷裂,應該是早年喪夫,但有一個兒子,從你麵相推斷你兒子正經曆一劫,應該和錢財有關。”

關禮禮不十分擅長相麵,隻能說一個基本。

但哪怕是最基礎的,也叫吳阿嫂聽著明顯一愣。

尤其在聽到後麵那句和錢財有關的劫時,眼底更是閃過一瞬慌亂。

關禮禮又道,“按理說你個人的因果不至於影響到主家,但我看你的氣運和薑家有一絲極小的勾連……你偷了薑家的財氣。”

最後一句話,關禮禮說得十分篤定。

吳阿嫂身子頓時狠狠一顫。

不會的,她一定是胡說,她怎麼可能會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薑禹城和薑淮原本隻是當孩子玩笑一樣聽著,但見她語氣認真,再聽到後麵時,眼底卻稍稍帶上了幾分正色。

路雪溪看著吳阿嫂的反應,似是有些詫異的模樣,

“你、你是說,吳嫂偷了家裡的錢財嗎?”

她似是不可置信,又替她解釋,“不會的,這裡麵肯定有誤會,吳嫂在薑家做了快十年,她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

吳嫂原本內心還有些慌,聽到路雪溪這話,頓時一臉被冤枉的模樣,難過道,

“大小姐,這個話可不能亂說啊,我怎麼可能偷薑家的錢?這家裡上上下下的都知道我,我、我不是那樣的人啊。”

她說著又看向薑溯,“小少爺,您信我,我不可能做這種事的,我……”

說著,便掩麵一副要哭出來的模樣。

薑溯本來就是少年心性,加上打小一直被吳嫂照顧著長大,此時見她這副被冤枉的樣子,當即橫眉瞪向關禮禮,大聲道,

“你這人怎麼回事?吳嫂怎麼可能偷家裡的錢?你今天第一天回薑家,你能知道什麼?什麼都不知道就在這胡亂攀咬彆人,就為了騙大伯那幾萬塊零花錢,至於嘛你?!”

在薑溯眼裡,關禮禮也不過就是今天第一次見麵的陌生人,但吳嫂可是在薑家十年的老人,論親疏,他當然更相信吳嫂。

心下對於關禮禮這個所謂的表姐更加不喜。

路雪溪見狀也跟著開口,“這裡麵一定是有什麼誤會,是不是吳嫂有哪裡做得不好惹你不高興了?”

話裡話外都在暗示關禮禮是以勢壓人報私怨。

吳嫂聞聲,彷彿得到了什麼提點,當下就嗚嗚哭開了,

“大小姐,我知道您是因為剛纔關太太把我認錯成是你親生母親這事生氣,我身份低,怎麼配和大小姐這樣的人相提並論,你生氣也是應該的,可是你不能這樣汙衊我啊,我一把年紀,你這是要我的命啊!”

-玩遊戲呢!”聽到這話,薑溯像是想到了什麼,眼睛一亮,“你是不是還在刷榜?我跟你一起啊!”椒圖莫名,“你怎麼知道我在刷榜?”薑溯聞言一下子來了底氣,“廢話!你號還是我教你註冊的!”椒圖先是一愣,隨後終於反應過來,“你就是紫雷無敵天命第一回溯真君?”薑溯:……這名字他看的時候牛逼哄哄,怎麼被他這麼念出來就感覺那麼怪怪的……算了,不管了。薑溯一把拉住椒圖,“為了紀念咱們第一次線下會麵,今晚來通宵刷榜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