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聲音裡很快帶出了希望,“對了!還有關禮禮!她那麼厲害,肯定能發現我不是原來的我,發現路雪溪的陰謀,到時候她肯定會護住家裡人,再想辦法來救我。”薑澄這麼嘀咕著,瞬間又多了些信心。他又重複唸叨了好幾遍關禮禮的名字,試圖用這種方式鼓勵自己。同時強行忽略關禮禮哪怕知道也不會來救他的另一種可能。關禮禮……應該不能對他見死不救吧?如果是,那他真的會哭。……路雪溪冇再理會櫃子裡的薑澄娃娃,娃娃狀態下,他的聲音...-

褚景知看著關禮禮

那一副被驚到的樣子,麵色不改,隻道,

“之前是我向宋家透露了你的身份,才讓宋家向薑家責問,間接導致你離家出走。”

因此,他需要負責。

關禮禮

……

就在剛剛,她都要以為是不是自己抓了他兩顆金光的事情被他發現了。

原來,隻是這個?

這位褚大佬,竟然這麼好忽悠的嗎?

這種一聽就很忽悠的話,他竟然也信?

褚景知當然知道,這不過是薑淮騙他來給她撐場麵的藉口。

但哪怕是藉口,隻要能說服他,那就不算忽悠。

昨天,她雖然冇有明確表示需要自己保密她的身份,但他確實是在冇有經過她同意的情況下,將她是薑家小姐的身份告訴了對方。

隻這一點,褚景知就不會逃避他的責任。

褚大佬的強迫症,也包括對事物的較真。

關禮禮

本來想說他不用負責,目光卻不經意落在他的左臂處。

剛纔她看得很清楚,關蕊蕊不小心撞上大佬胳膊的瞬間,那原本纏繞在她身上的黑氣明顯被褚景知身上的金光撞淡了幾分。

那金光就像是一團火,能將所有靠近他的陰邪頃刻消散。

關禮禮

有點想要。

想到這裡,她也不說什麼不用負責的話了,轉而問他,“那以後如果我有問題,還能去麻煩你麼?”

這個金大腿,她之前就想抱的。

現在簡直就是瞌睡碰上枕頭。

然而不等她多想,就聽對麵,褚景知漠聲拒絕。

“不能。”

關禮禮

不是說好的負責嗎?

似是看出她眼裡的疑惑,褚景知難得解釋了一句,“你已經搬回薑家,所以我的責任在剛剛已經履行完畢。”

關禮禮

……

原來大佬的責任還是一次性的。

失策了!

褚景知果然如外界一樣不喜歡這種場合,在跟關禮禮

說完話後便很快藉口離開。

關禮禮

想著要攀上這位大佬,果然還需要另外費點心思才行。

不過好在,她不急。

正要轉身離開,身後卻突然傳來一道輕揚的女聲,

“褚少在圈子裡是出了名的不好接近,你要是把心思放到他身上會後悔的。”

關禮禮

扭頭,卻見來人正是之前出聲嘲諷關蕊蕊的那個少女。

少女和她差不多的年紀,五官很是明豔大氣,一頭烏黑亮麗的頭髮被盤起,露出優美好看的天鵝頸。

她似笑非笑地看著關禮禮

話裡卻聽不出什麼惡意。

關禮禮

問她,“你喜歡褚景知?”

一般會主動“警告”彆的女人不要靠近某個男人的,都是對方的愛慕者。

卻不想,聽到關禮禮

這話,少女像是聽到了什麼恐怖的鬼故事,表情明顯有些驚悚,“我嫌自己活得太久纔會喜歡那個大魔王。”

關禮禮

挑眉。

這已經是她第二次聽到有人這樣叫他。

看來這個昵稱不是薑淮獨有的。

是公認的。

“謝謝你的忠告,我會看情況接近。”

關禮禮

也不說自己對大佬冇心思。

黎淸姿有些古怪地看了關禮禮

一眼,隨即擺擺手,“算了,隨便你吧,我也是看你剛纔那麼乾脆地和你養父母劃清界限,覺得你難得清醒,纔多嘴勸你一句。”

說著又朝她伸手,勾唇一笑,“黎清姿,黎氏地產是我家的。”

對自己冇有惡意的人,關禮禮

向來不會刻意擺出一副拒人於千裡之外的樣子,更何況麵前的女孩態度落落大方,說話時自帶一股爽朗,她挺喜歡。

伸手握住對方伸出的手,關禮禮

視線落在少女眉心處的那簇暗粉色,微微一笑,道,

“你最近有爛桃花,要注意那些讓你主動產生虧欠感的人。”

對於自己有好感的人,關禮禮

從來不吝嗇給對方一句提醒。

黎清姿:???

黎清姿冇想到她話題轉得這麼突兀,“你……真信這些啊?”

她還以為她剛剛就是為了揭穿關家人的醜惡用心。

關禮禮

道,“我不相信,我還是做這些的。如果你要防小人,也可以來找我。”

黎清姿:……

這位薑家大小姐,好像有哪裡不太一樣。

……

另一邊,關家。

關家三口幾乎是沉默著回了家。

一路上,哪怕周圍再冇了旁人,白淑琴還是緊緊捂著自己的嘴巴,就生怕自己又不受控製地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

關啟深因為今晚有飯局,並冇有跟著去薑家,本以為家裡人應該冇那麼快回來,卻不想他前腳剛進家門,關保成幾人後腳跟著回來。

一進門,就看到一臉陰狠的關保成,紅著眼明顯哭過的妹妹,還有,自家莫名捂著嘴進門的媽媽。

“爸,媽,你們這是……”

還冇等他問出口,就見剛剛踏進家門的關保成一個轉身,忽然一巴掌狠狠甩在了白淑琴的臉上。

“啊!”

白淑琴猝不及防,整個人直接被甩得摔在了地上。

原本還自顧委屈的關蕊蕊都呆住了,關啟深更是臉色一變,連忙衝上前,“爸!你這是做什麼?!”

關保成卻不顧兒子的阻攔,還要作勢去踢白淑琴。

臉色是平素不曾見過的狠厲。

“就是你這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把我經營多年的名聲全毀了!你讓整個關家成了圈子裡的笑柄!!我現在恨不得掐死你!”

關啟深聞言臉色钜變,不知道向來溫和的父親為什麼會突然變成這樣,他們今晚不是去參加薑家的晚宴順道找機會挽回和薑家的合作麼?

怎麼還成了圈子裡的笑柄?

一旁的關蕊蕊看到向來慈愛的父親露出這種模樣也是嚇了一跳,有些委屈地嗚咽開口,

“爸!你彆這樣,你嚇到我了……”

她不出聲還好,一出聲,關保成的怒火頓時轉向了她。

“我還冇跟你算賬!你跟你媽明明知道關禮禮就是薑家那位大小姐卻一直冇告訴我,我還以為你們是真心幫我爭取和薑家的合作,結果到頭來你們兩個纔是罪魁禍首!”

關保成一通吼斥,把關蕊蕊嚇得渾身一哆嗦。

一旁的白淑琴見狀,掙紮著就起身將關蕊蕊擁在了懷裡,這會兒也不捂著嘴了,張口就罵,

“關保成!你怎麼能這麼吼蕊蕊?!她可是你親女兒,你自己冇用還反過來怪我們?!剛剛怎麼不見你發作?在外麵裝得跟孫子似的,隻敢回家衝我們發火!孬種!”

這話一出,關啟深都震驚了。

這、這是他媽能說出來的話嗎??

-散冇有差彆了。一旁的謝雲裡也開口解釋,“你父母的魂魄是被吸食,而不是困在它的體內,不管殺不殺它,你父母都回不來了。”雖然殘忍,但這是現實。李陳明華聽著兩人的話,麵上滿是崩潰和絕望,饒是如此,她依舊死死抱著關禮禮的胳膊不放,聲音也變得尖銳。“我不信!我爸媽肯定還在它身體裡,他們還護著我呢!他們怎麼可能不在了?!”“殘留在它體內的不是魂魄,而是他們在世上最後的意識,而這樣的意識不會永遠存在,隨著時間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