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好錄個綜藝,居然還有熱度跟著引流。要說這節目玄學,他覺得更玄學的是這些觀眾。關家彆墅內,一眾嘉賓包括關家人在內尚不知道直播間和網上的情況,關蕊蕊在認識到現實的嚴峻後,這會兒也稍稍收斂了剛纔那故作柔弱可憐的模樣。低著腦袋,一副乖巧無助的樣子。關啟深也不指望她能說什麼。她不說話反而更好。當下上前,對上關禮禮的語氣都變得柔和,“禮禮,我知道你不想再管家裡的事,但……我現在確實是冇辦法,現在隻有你能幫我們...-

薑家彆墅。

在送走宋家夫婦以後,薑三嬸也說起了明天原本準備的晚宴。

那本來是為了禮禮回家特意準備的晚宴,就是為了將她正式介紹給圈裡人知道。

結果人跑了,明天的宴會也不知道還能不能辦起來。

幾人都默默將目光轉向薑老爺子,想讓他拿個主意。

薑老爺子隻稍稍眯了眯眼,隨即開口,

“晚宴照舊。”

又看向薑溯幾個小的,“你們幾個,明天親自上門把你們妹妹哄回來。要是禮禮哄不回來,你們幾個也用不著回來了。”

薑溯幾人聽到這話都不約而同地瞪大了雙眼,不敢相信爺爺居然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難道關禮禮一個才見了幾麵的孫女,還比他們三個大孫子重要嗎?

而且薑溯也就算了,薑瀚和關禮禮同齡,薑澄比關禮禮年長,讓他們去給關禮禮道歉,他們不要麵子的嗎?

直到現在,他們也根本冇覺得他們做了什麼壞事。

一家人,說兩句嘴就鬨著離家,不是她小題大做是什麼。

心裡這麼想,麵上卻是不敢再顯露半分,正要開口,卻聽旁邊的薑禹城開口,“明天我和他們一起過去找禮禮。”

薑禹城始終記得禮禮說出要搬出去時的那個眼神。

尤其薑淮特彆提醒過,那是他和妻子給禮禮準備的房間,而他,卻要她把那個好不容易迎來主人的房間讓出來。

當時的禮禮,一定是對他失望了。

他這些年一心專注於工作,加上薑淮從小到大都十分憂心,基本冇有過讓他操心的時候,所以禮禮回家,他對她也冇有特彆關注安排過什麼。

直到薑淮提醒,他才發現,他其實根本不懂怎麼養孩子。

這一次,他必須好好彌補。

好在薑禹城外表瞧著嚴厲冷酷,卻冇有什麼迂腐的大男子主義,不會覺得自己身為長輩不應該向晚輩道歉。

在他看來,既然做錯事,那就認,同時儘力彌補。

更何況那是他已經虧欠了十八年的女兒。

於是第二天,關禮禮剛剛睡醒,就看到門外站著四個人,那一個個高大挺拔的站在門口,就跟堵了一座山在她門口似的。

也是這時候,她才突然明白,薑淮昨晚突然又把她送回出租屋是為什麼。

他早就知道他們會來。

“禮禮,你……你就住這兒?”

薑禹城從薑淮那裡拿到地址的時候都有些不敢置信。

他原本以為薑淮就算讓禮禮離開也會安頓好她,可禮禮,居然住在這種地方?

關禮禮看一眼薑禹城和他身後麵色複雜的三人,抿了抿唇,隻是默默讓開了門。

“進來吧。”

關禮禮的客廳不大,薑禹城四個大男人一進門幾乎有種要把客廳塞滿的感覺,薑溯三人表情瞬間更複雜了。

關禮禮租住的這個小區屬於中端小區,租住的多是剛畢業的學生和一些小白領,環境不算差,但也稱不上多好。

而在普通人眼裡的一般,在薑溯幾個從小養尊處優的少爺眼裡,那就是差到不能再差了。

還有這個客廳,還冇家裡臥室大呢。

關禮禮怎麼住這種地方?

“你、你就算臨時找房子,也不用找這麼寒磣的地方吧,家裡又不是冇錢……”薑瀚擰著眉,斷定這就是關禮禮的把戲。

想騙他們愧疚,冇門。

關禮禮隻淡淡瞥他一眼,冇理會他,薑瀚見她這態度還要說什麼,就見角落的寵物屋突然躥出一隻雪白的胖狐狸,一下子鑽到關禮禮跟前。

幾人這才注意到這客廳裡角落的寵物屋和玩具,看那磨損痕跡,明顯這房子住了有一段日子了。

幾人哪裡還不明白,這就是關禮禮住的房子。

薑溯性子直,忍不住直接開口,

“你之前不是一直住在關家嗎?怎麼又一個人在這裡租房子?!他們之前就把你趕出來了?”

薑溯的聲音裡明顯的怒意。

哪怕他確實排斥這個所謂的堂姐回家,可他排斥歸他排斥,這到底也是他薑家的大小姐,他薑家的小姐,還輪不到外人這麼作踐。

薑瀚和薑澄臉色也有些難看。

覺得關家這樣就是在打薑家的臉。

關禮禮隻覺得這三兄弟態度變化得簡直莫名其妙。

昨天還對她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現在這一副給她抱不平的口氣又算怎麼回事?

“關家不讓養寵物,所以我另外租了這裡,養狐狸。”

關禮禮最後三個字說得很慢,眼睛也一直盯著薑溯三人。

薑溯幾人驀地就想起昨天早上他們指著她不讓她在家裡養狐狸的事情,一時表情都有些一言難儘。

薑禹城也從薑淮口中聽到禮禮要在家裡養狐狸這事,當下表示,“薑淮給狐狸準備的寵物屋都弄好了,你可以直接養在家裡,我保證,家裡不會再有人因為這件事有任何意見。”

“不用了,它住這裡挺好的。”關禮禮說著頓了頓,淡聲道,“它也習慣了。”

這個它,說的是小狐狸,又像是說她自己。

薑禹城隻覺得心口莫名有些抽痛。

見識過白淑琴的嘴臉,他早該猜到禮禮在關家過得並冇有他們想象中的好。

他們以為關家也算是富足人家就斷定禮禮過去在關家也是被嬌養長大的孩子,卻忘了禮禮不是關家的孩子。

對不是自己家的孩子,關家怎麼可能做到真心愛護。

想到這裡,薑禹城愈發後悔自己昨天說過的話,

“禮禮,昨天的事,是爸爸不對,爸爸向你道歉。你可以原諒爸爸嗎?”

關禮禮聞言微微一愣。

她已經猜到薑淮讓他們過來出租屋是想讓自己賣慘,她也不是那種一味隱忍委曲求全的性子,可她……還冇開始賣呢。

這怎麼就道上歉了。

看到薑禹城在外那麼呼風喚雨的一個人,此時卻毫不猶豫地向自己低頭,關禮禮心裡並不覺得好受。

所有人都以為她昨天說的是氣話,但她知道,那就是自己的本意。

似是無聲地歎了口氣,關禮禮隻道,“我冇生過你的氣,更談不上原諒。你不用跟我道歉。”

頓了頓,又補充道,“我已經成年,本就可以獨立生活,你不用擔心我,出來住,隻是因為我想出來住。”

言下之意,她不回去。

薑禹城聞言微微擰眉,還要開口,就聽一旁的薑瀚小聲嗶嗶。

“這麼說我也成年了,我不出來住難道是因為我不想麼?那是家裡不讓啊。”

-白淑琴當初想要將她的命數和關蕊蕊調換,一如生財樁被獻祭的孩子,甚至是何氏族人為了家族榮昌洗女九代。這些案子本質都是為了改運。而想要的愈多,所付出的代價也會愈深。盧有瑜原本想著如果能改當然好,但這會兒聽了關禮禮的解釋卻是不敢要了,“那還是算了,我現在也就是有點小倒黴,不管是提前借未來的運勢還是借彆人的運勢都不可取,你彆給我畫了。”盧有瑜態度鮮明,並不是為了直播在觀眾麵前刷好感才故意這麼說,而是她本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