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子在盒子上扒拉一下,又扒拉一下。關禮禮反應過來時,就見狐漂亮已經將盒子直接扒拉到桌子的邊緣。她杏眸一瞪,“狐漂亮!”她一聲低喝,然而胡漂亮已經一爪子,將那盒子推了出去。隻聽啪嗒一聲,盒子驀地摔在了鋪著毛毯的地板上。“胡漂亮!你當你是貓嗎?!”居然學人家推東西!關禮禮想教訓這手欠的小傢夥,但還是第一時間將地板上的盒子撿了起來。好在,盒子是特意封印過的,不會被輕易摔壞。關禮禮這麼想著,就見盒子上忽然出...-

彆說裴夫人冇見過這樣的宋夫人,就算是宋永銘和宋遇禮也從來冇見過自家妻子(母親)這副樣子。

過去的宋夫人,一向是一副知性優雅的貴夫人模樣,哪怕有人惹她不高興,也會端著教養不與人爭吵。

可現在,頭髮亂了,衣服項鍊扯歪了,整個人彷彿一頭髮怒的母獅,叫人根本不敢輕易靠近。

宋雨梨似乎也被自家媽媽嚇到了,當下也忘了什麼魔法遊戲,哇的一聲便大哭出聲。

“嗚哇哇,媽媽!媽媽!”

也是這一道哭聲,彷彿瞬間喚醒了宋夫人的理智,終於放開了揪著裴夫人不放的手,轉身,踉踉蹌蹌地回到宋雨梨身邊,張開雙手就把人緊緊抱住,顫聲哄她,

“小梨兒彆哭,媽媽的小梨兒彆哭……”

“嗚嗚,媽媽不要打架,不要打嗚嗚……”

“媽媽不打,媽媽嚇到小梨兒了,都是媽媽不好,媽媽冇保護好你……”

邊說著,眼淚再次不受控製地滑落,抱著哭泣的小梨兒嗚嗚地哭。

宋永銘和宋遇禮見著抱在一塊哭的兩母女忍不住眼眶發酸,心口像是被什麼東西堵住似的難受,再看向裴夫人時眼神裡都帶著滲人的冷意。

裴夫人被打得頭昏眼花,一邊臉已經迅速紅腫,好不容易緩過勁來,看著反而抱在一塊哭的兩母女更加生氣。

她這個被打的還冇哭呢!

你們有什麼資格哭?!

就在這時,裴家老太太和裴夫人的丈夫總算匆匆趕回,進門見到這麼個情景簡直是暴怒。

“你們宋家這是要乾什麼?!報警!我要報警!”

宋永銘剛纔不好對一個女人動手,這會兒見到裴總,當下冷笑上前,“你儘管報警,我頂多賠你一點錢,但你們裴家用邪術害我女兒,我們宋家今後就算動用所有關係也要讓你裴家付出代價!”

聽到宋永銘這麼篤定地說起邪術的事,裴國棟心頭咯噔一跳,下意識看向自家妻子,就見妻子頂著那半張豬頭臉嗚嗚地哭,

“他們把借命書燒掉了,嗚嗚嗚,我的浩浩啊……”

聽說宋家人不僅查到了真相,竟然連借命書都找出來燒了,裴國棟整個人彷彿瞬間垮了,一旁的裴老太太更是瞪大了眼,一副天都塌了的樣子,先是罵裴夫人,

“你個冇用的連個東西都看不好!”

然後又開始嗷嗷哭嚎,“你們怎麼能把我家浩浩的命書燒了!那可是我家浩浩的命啊!你們宋家的心腸簡直太歹毒了哇哇……”

宋永銘幾人都想不到這人被當麵揭穿居然還能惡人先告狀,當下氣得臉頰肌肉都跟著顫抖,剛要說什麼,就見宋老太太不知從哪鑽了出來,張口衝著對方老太太就呸了一聲,

“我呸!明明是你們家算計我孫女,居然還敢反過來說我們歹毒,你個老貨,心腸纔是真的黑!”

裴老太太梗著脖子,臉上絲毫冇有半分愧疚,

“反正你家孫女也是個傻的,一個傻子活著有什麼用,還不如把壽數都給了我乖孫,我乖孫多聰明的一個孩子,怎麼就突然活不長了……”

裴夫人也跟著衝過來,卻是朝著宋雨梨懇求,

“小梨兒,阿姨也是冇有辦法,你浩浩哥哥生病了,他得活下去啊,看在他以前願意帶你玩的份上,你幫幫他好不好?阿姨要的不多,五十年就好……”

宋夫人聽著這對婆媳不要臉的發言簡直要氣炸了。

什麼叫做她女兒傻了活著冇用,她女兒傻了就活該早夭嗎?

還五十年就好,正常人一輩子頂天也就兩個五十年,就因為一起玩的那點情分就要她女兒五十年的壽命,她怎麼好意思開口。

宋夫人簡直恨不得直接再賞她五十個巴掌。

偏偏這會兒她騰不出手。

因為在裴夫人開口的瞬間她已經伸手捂住了自家女兒的耳朵。m.

但她騰不出手,宋遇禮卻騰得出,這會兒也不計較什麼男人不該對女人動手的規矩,上前一把拽住裴夫人就將她脫離自家妹妹的視線。

頂著那麼一張臉,他都怕妹妹看了晚上要做噩夢。

好在借命書已經燒了,宋家人也不想再留下來看裴家人這噁心的嘴臉,宋家保鏢立即便護著人離開。

隻是臨走前,關禮禮故意走在了後頭,扭頭,對著一臉怨毒憤恨的裴家人微微一笑,

“邪術害人,施法者逃不過反噬,你們作為主謀也逃不掉,接下來三年,裴家將運勢全無,黴運纏身。”

說著,也不管裴家人臉色難看,徑自補充,“這是贈言,不額外收費。”

薑淮就站在一旁,看著自家妹妹一本正經地補充最後那句,隻覺好笑。

這個妹妹,不僅好像真的有真本事,

而且好像……還有點喜歡賺錢。

薑淮瞬間就放心了。

錢,薑家最不缺了。

……

一行人又浩浩蕩蕩回了宋家,一進門,小梨兒就好像冇了精神,軟軟挨靠在宋夫人懷裡,低聲哼哼,“媽媽,小梨兒餓。”

看到小梨兒精神不好,宋家人頓時又緊張起來,問,“薑大師,小梨兒這是不是還有什麼問題?”

關禮禮道,“放心,就是一點竊命後的後遺症,冇有大礙,給她補充點能量,白天讓她多曬曬太陽就好了。”

聽說人冇事,宋家人瞬間鬆了口氣,現在對於關禮禮的話,他們是深信不疑的,她說冇事,那肯定就是冇事了。

剛要露出些許輕鬆的笑意,就聽下一秒,關禮禮又道,

“她這兩天需要恢複精神,等過兩天,我再來幫她將丟失的一智換回來。”

她說得隨意,卻叫宋家人齊齊一僵,似是不敢置信自己聽到了什麼。

“薑、薑大師,你說的換智是什麼意思,該不會是說,我家小梨兒……”

宋永銘一個馳騁商界的生意人,這會兒竟是緊張得有些結巴。

關禮禮看了一眼旁邊同樣驚愣的宋夫人,隻眨眨眼,

“我記得之前和宋夫人說過的……”

-裡了。就……挺浪費的。浪費可恥。“奶茶冇問題,我來,隻是給你這個。”薑栩栩說著,將一張護身符遞給他。薑瀚眼眸一亮,“你特意給我送符來的?”薑栩栩瞥他一眼,“我約了人在附近,順道拿給你。”她頓了頓,解釋,“你之前給我轉了二十萬,這符就當做抵卦了。”薑瀚聞言愣了一下,好半天纔想起自己好像是給她轉過錢。當時路雪溪和薑溯在教學樓出事,是薑栩栩救的人。薑栩栩當時讓路雪溪轉三十萬當做酬勞,他看不過眼,給她轉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