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江家!她強忍著沒去撫額。這世界還真是小啊!新領導九月上任,到了十一月中旬才燒第一把火。看這行事作風,一時半會這火是不會歇了。我也在追文,對喜歡的文一日一更也頗有微詞。所以仔細看了看日歷,又把需要完成的工作羅列了一下,發現還有很多事要做。要保持每日雙更是不太現實的。偏偏我又是個不喜歡雜亂無章的人,像現在這裡根據工作情況來安排加更,不僅大家看得心浮氣燥,我也覺得很苦惱。既然工作時間是不能像以前那樣寫文...庶女攻略第一卷第七百四十三章獻俘(下)743吱吱庶女攻略 第一卷第七百四十三章獻俘(下)743

十一娘此時的確有些為難。

“…算命的說了,最少要小三歲。就沒有急。此時大家半是玩笑半是真的說起來,我一直也不知道該怎樣好。”她有些歉意地望著唐四太太,“怎麼也要忙過了這一陣子才能坐下來和侯爺好好商量商量。”

“那是自然。”唐四太太一副不以為意的樣子,笑容分毫不減地道,“六少爺剛剛得了前程,要忙的事還多著,我這也是臨時起意,隨口這麼一提。”她說著,掩了嘴笑,“您可別說,我現在想起來,越發覺得六少爺和我們家大小姐般配了——六少爺今年十五,我們家大小姐今年十二;六少爺是侯爺的嫡次子,我們家大小姐是我們府上世子爺的嫡長孫女,更別說我們家大小姐德言容了,是從小就請了宮裡出來的姑姑…”唐四太太一麵說,一麵觀察著十一孃的表情,見十一娘始終淡淡的,心裡不免打起鼓來。

難道傳聞是真的?

周家和孫家都有意和徐家親上加親?

或許是因為唐家這幾年娶的幾房媳婦、嫁的幾位姑奶奶都是權臣之家,雖然看著花團錦簇的,可並沒有得多少的好,特別是當年少華的婚事,怕得罪建寧侯娶了他們就的嫡長女,誰知道太後一死,楊家風吹雲散了不說,還把少華的前程搭了進去,燕京的勛之家又怕得罪先帝,人人暗自迴避,以至於這些年唐家與燕京的勛貴們越走越遠。

徐家卻恰恰相反。

先是皇上指了從來沒有帶過兵、打過仗、還不到弱冠之年的徐嗣謹隨歐陽鳴去追繳朵顏,在聽說歐陽鳴大敗,謹哥兒追敵進了草原音訊全無的時候,立刻下旨讓龔東寧親帶大軍去找人,還不顧陳閣老和路尚書等人的反對,調了五軍都督府的中軍和後軍前往宣同,增派兵力…雖說朵顏最終還是徐嗣謹捉住的,可皇上還沒等午門獻俘就封龔東寧為西寧侯,徐嗣謹為武進伯…大家鬥在私底下開玩笑,要不是為了封賞徐嗣謹,恐怕龔東寧的這個西寧侯爺沒有這麼快就到手。

然後徐令宜趁著西北大捷的時候進言“丈量賜田,按官爵品階重新劃定賜田數量”得到了皇上的贊同,解了收田之危,讓徐令宜在公爵之間威望倍增,比當初平定西北的時候還高漲幾分。

皇上這才剛剛登基沒多久,假以時日,徐家豈不一時無兩!

想到這些,唐四太太想和徐家結親的念頭就更執著了。

要論親疏,徐家自然和周家、孫家更親近。這樣空口白牙的,徐嗣謹是十一娘唯一的親生子,又有爵位勛在身,別說是十一娘了,換上她,也不會輕易答應的。

這件事,還要從長計議。

最好招了與十一娘相同的人出麵說和,再在大小姐的嫁妝上做些文章,不管是人情還是錦帛,總有一樣能打動她!

拿定了主意,唐四太太隻覺得一刻也呆不下去了。

她能想到的,別人自然也想得到,到時候被人捷足先登,後悔可都來不及了!

“你這些日子也忙!”唐四太太笑著站了起來,“我就先回去了,等謹哥兒回來了,我再來討杯酒喝!”

唐家給十一孃的感覺很勢利,她不想和唐家結親,唐四太太要走,她自然求之不得,笑著說了幾句客氣話,親自送唐四太太到了垂花門。

垂花門外停了輛樣式樸實的黑漆平頂齊頭的馬車,垂了一品大員才能用的銀色螭龍圖案的繡帶,在丫鬟、婆子的簇擁下,五夫人丹陽縣主親親熱熱地拉著個穿了湖色寶瓶妝花褙子的白凈婦人說著什麼。

唐四太太眼睛微瞇。

說曹操,曹操就到了。

沒想到會在門口碰到了定南侯世子夫人穆氏!

沒等五夫人和穆氏反應過來,唐四太太已笑嗬嗬地上前打招呼:“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定南侯世子夫人,您可是稀客!”

穆氏性格內向,孫家又人丁單薄,加上丈夫是嗣子,她很少在外麵走動。

聽唐四太太這麼一說,她臉色一紅,忙上前給唐四太太行禮。

五夫人卻是向著自己嫂嫂的,一麵和唐四太太見禮,一麵笑道:“我嫂嫂倒是常來,隻是唐四太太來的少,多半碰不到罷了!”

唐四太太笑起來。

幾個人站在那裡寒暄了片刻,唐四太太上了馬車,五夫人和穆氏、十一娘進了垂花門。

放下簾子的時候,唐四太太看見五夫人讓到了一旁,有意讓穆氏和十一娘並肩,那穆氏趁機挽了十一孃的胳膊,又說了句什麼話,逗得十一娘笑了起來。

她不由皺了眉頭。

回去低聲和唐夫人商量。

唐夫人思忖了好一會才道:“嫁妝的事好說,隻要徐家同意了,我們就照著當年徐家大小姐的陪嫁再加兩成好了。至於說媒的人…就請忠勤伯家的太夫人好了。這麼多年了,十一娘逢年過節可從來沒有空過她。”

唐四太太還有些猶豫:

甘太夫人畢竟是孀居,讓她去,合適嗎?我看徐四夫人和黃三奶奶的交情也不錯,而且徐家幾個孩子的婚事都是黃三奶奶做的媒人…

“你懂什麼?”唐夫人打斷了唐四太太的話,“正因為徐家幾個孩子的婚事都是黃三奶奶做的媒人,想和徐家結親的人,恐怕十之會請了黃三奶奶去探口風,與其一擁而上,先就讓黃三奶奶在心裡盤算一番,還不如去找甘太夫人——不過是幫著遞個音罷了,如果徐家有這個意思,自然要另請媒人的!”又道,“你下午就去趟甘家好了。孫家的那位大小姐,我見過,相貌十分出挑。”

唐四太太忙點頭應“是”,換了件衣裳就去了忠勤伯家。

甘夫人知道了唐四太太的來意,先就擋了唐四太太的去路:“你和我想到一塊去了。我孃家的侄女,今年十一歲了,還沒有說婆家。我嫂嫂聽說六少爺還沒有婚配,昨天還為這件事親自來了一趟,準備讓我婆婆出麵問問徐四夫人的意思呢!”

“那敢情好!”唐四太太毫不示弱,“免得太夫人為一件事跑兩趟。”

甘夫人不免有些煩火,卻也推脫不掉,有些不情不願地陪著唐四太太見了甘太夫人。

甘太夫人百般推辭:“你既然專程來請我,那也是看得起我,如果是別的事,我自當仁不讓,可這件事卻不行——不管怎麼說,我也是嫖居之人。”餘任唐四太太怎麼說,隻是搖頭。

唐四太太沒有辦,失望而去。

唐四太太沒有辦,失望而去。

甘太夫人貼身的婆子不免奇怪:“您是覺得糖價的大小姐和徐家六少爺不是良配嗎?”

雖然是孀居之人,不過帶個音訊,又不是做媒人,何必這樣義正言辭地拒絕,白白得罪了人!

“家家有本經。”甘太夫人正色地道,“我多看不出門,外麵是怎樣的一個情景,早就不知道了。十一娘有是重情義的人,我何必給她惹麻煩。”

說道這裡,嘴角輕翹,露出一個愉悅的笑容,“算算日子,謹哥兒還有五天就要回來了吧?”

“是啊!”那婆子笑道,“說是大軍二十九到京,駐紮在西山大軍附近,三十日禮部告祭郊宮和宗廟,七月初一辰正舉行獻俘禮。”

“也不知道謹哥兒瘦了沒有?”太夫人嘮叨著開啟了炕邊的黃楊木圓角高櫃,把給謹哥兒做的衣裳拿出來又重新清點了一遍,這才道,“你明天一早把我送過去。”

婆子滿臉是笑的應諾,第二天一大早去了荷花裡。

“又給謹哥做了這麼多衣裳。”十一娘笑著讓好婆子代向甘太夫人道謝,並道,“等謹哥兒回來了,我帶著他去給太夫人磕頭。”

婆子連聲“不敢”。

十一娘讓人賞了十兩銀子給那婆子,端了茶。

琥珀笑把著衣裳收到了一旁香樟木雕著牧童吹笛的箱籠裡:“我看,六少爺三年都不用做衣裳了!”

“何止三年!”十一娘走過去幫著整理衣裳,“我看舞娘都不用做衣裳了!”

“看夫人說的!”琥珀笑道,“是您對六少爺太嚴厲——像這中衣,非要穿得衣領發黃了才讓換,要是別人,早就一季一換了。”

“這就要嚴厲啊!”十一娘笑道,“這世上不知道有多少人穿不起這淞江的三梭布呢!他已經夠奢侈的了!”

琥珀笑著正要說話,有穿著青衣的小廝隔著綃紗的屏風嗡聲嗡氣地稟到:“夫人,六少爺的孔雀飛了。”

十一娘大吃一驚:“孔雀怎麼會飛了的!”說著,目光一循聲望去。

隻見那小廝身材痩削,卻很高大,雖然來稟事,卻昂著頭,身姿顯得很是挺拔,沒有一點點居人之下者的卑怯,謙順。

這可是內院,怎麼派了身材高大的不像孩子的小廝來稟事?而小廝還一副傲然的樣子,分明是個有主見的人。遇到她這種不講究人還好說,要是遇到太夫人、二夫人或是五夫人,一個不回答不好,隻怕要吃板子的。

她暗暗皺著眉頭不好,走了出去。

“你在誰的手下當差…”一句話沒有說完,十一娘已怔忡在那裡。

琥珀也覺得這小廝有些不妥,聽著十一孃的話嘎然而止,隱隱覺得有些不勁,一麵匆匆往外走,一麵厲聲道:“夫人問你話呢?你怎麼…”抬眼卻看到一雙有著黑曜石般閃閃發亮的漂亮鳳眼。

“六,六少爺…”琥珀張口結笑。

徐嗣謹嘻嘻地笑。十一娘已上前抱住了兒子:“謹哥兒,謹哥兒,怎麼是你?”眼淚不由自主地落了下來。究她最擅長的,反而在這些普通的吉祥圖案上下起功夫來。就算有了什麼變革,可正如簡師傅所說,這種變革帶來的也隻是速度,而好的繡品,從來都不是講速度的。簡師傅卻是很瞭解她的,見她沉默不語,笑道:“你也別亂猜,我實話告你吧。我想開間繡坊!”十一娘大吃一驚:“師傅?”仙綾閣幾次邀請、江南諸多富商建議,簡師傅都沒有答應。怎麼現在突然想到要開繡坊?簡師傅就支了在一旁分線的秋菊。“原先我孑然一身,一人吃飽全家不愁...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