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哎呀”一聲,上前挽了五夫人的胳膊,笑道:“那牛丞相知道了,會不會派人去捉了趙五娘然後逼著她和蔡公子和離?”五夫人笑道:“牛丞相一開始是氣憤,後來被牛氏說服,派人去接那蔡公子的父母、妻子一同來京享福。”“那就好!”十一娘親切地挽著五夫人往前走,“他們那腔調我聽得不十分懂,要是能印個小冊子,把唱詞都寫在上麵就好了!”五夫人微怔:“你這主意好。我告訴五爺去。他定十分的歡喜。”說著,臉上露出笑容,隱隱透...雖然宿醉,但到了去秀木院習武的寅正三刻,謹哥兒閉著眼睛,一邊呻吟,一邊坐了起來。()

“阿金。阿金…”他抱著頭,“給我倒盆冷水來…我要去秀木院。”

“你這個樣子,站都站不穩“還去秀木院?”回答他的不是聲音甜美中帶著幾分恭順的阿金,而是母親清冷中帶著幾份怒意的聲音。

謹哥兒一個激靈。立刻睜開了眼睛。

雖然頭痛的要命,但他還是勉強露出了笑容:“娘,您,您怎麼在這裡?”

“你每天半夜三更纔回來,我怎麼也要來看看吧!”十一娘表情淡淡的,看不出喜怒,卻讓謹哥兒心裡還忐忑:“娘,今天有點特持…,…林同知要到天津任副總兵了,所以大家喝的高興了些…對了,您還不認識林同知吧?他叫林俊,是西山大營的。說年紀的時候曾在爹爹麾下效力,我這才和他多喝了幾杯的。平時我不是這樣的…”

“好了,好了!”站在床頭的徐令宜給兒子解圍,“這事等會再說。我讓人跟龐師傅帶了個信,你再多睡一個時辰,一個時辰後再去秀木院,快躺下歇一會吧!”

“爹,您,您也在這裡!”謹哥兒這才發現徐令宜,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自己沒乾什麼啊!怎麼父親和母親都來了。

他望瞭望十一娘,又望瞭望徐令宜,滿臉的困惑。

“六少爺,您喝醉了,侯爺和夫人不知道有多擔心呢!”阿金忙道,“夫人從昨天下午一直在等您。您吐了。還是夫人幫著給您換的衣裳,灌的醒酒湯。和侯爺一起守在您的床前,到現在也沒有閤眼…

“爹”娘!”謹哥兒震驚地望十一娘和徐令宜,跟緩地頭,“我。我…”很是羞愧的樣子。

“先睡一覺。”徐令宜的聲音如和風細雨,“有什麼事,我們等會再說。”然後拉了十一娘,“他現在沒什麼事了,你也不用擔心了。我們去歇了吧!”他的手勁才點大,一副非要拉她走的架勢。神態間卻毫不顯露。而是語氣一頓。遲疑道,“習武好比逆水行舟,一天也斷不得。要不然,我也不會讓你歇一個時辰後去秀木院了!”

看謹哥兒這樣子,讓他再要去秀木院雖然不適合,但因為醉宿就耽擱功課,那就更嚴重當他覺得放棄是這簡單的時候,以後再遇到需要克服的困難時會不會因此而選擇放棄呢?所以當徐令宜提出來讓謹哥兒休息一個時辰之後再去秀木院。十一娘是贊同的。她順勢站了起來。

謹哥兒滿臉通紅。

他已經搬到了外院,就是大人了,還讓父母為他這樣的操心,甚至是徹夜不眠地守著宿醉的他…

“爹爹。我。我再了不會這樣了!”謹哥兒無地自容”掀了被子就要起身,“我這就去秀木院。”身子卻一個趔趄。差點跌倒。

“這可不是逞強的時候。”徐令宜及時拖扶了他一把,表情微微有些不悅,“該認錯的時候就認錯,該改正的時候就改正,這纔是男子漢的胸襟。”

謹哥兒更覺羞慚:“我知道了,爹爹!”身子卻挺了挺。

徐令宜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和十共娘出了謹哥兒的屋子。

外麵還黑漆漆的。到了這個世界後,十一娘還是第一次這樣熬夜”走出來就覺得有些眩暈,徐令宜忙扶了她:“要不要緊?”然後沉吟道”“今天就歇在外書房的暖閣吧!”

那裡離謹哥兒住的地方近。

十一娘點頭,和徐令宜去了暖閣。

她把謹哥兒的醉話講給他聽:“…既然他也覺得不好”不如讓他早點回去嘉峪關吧!”

“等過了四月初八的佛生辰再去吧!”暖閣好久沒有睡人了。被子全是樟木的味道,徐令宜幫十一娘掖了掖被子,“到時候和他一起去廟裡給菩薩上炷香,讓菩薩保佑他一路順風。”

“過了四月初八再去…”十一娘沉吟道,“會不會太晚了。您和謹哥兒可是約好了在嘉峪關待兩年的,這樣掐指算算,他能在嘉峪關待一年就不錯了。”

“原本也沒準備他在嘉峪關長待。”徐令宜不以為然拖笑道。“一年就一年吧!要緊的是他能不能順利地在其他衛所待三年。”

看著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十一娘沒再多問,“嗯”了一聲,想著等會怎麼勸謹哥兒不要再喝酒了,漸漸墜入夢鄉。

…。”,起床後,十一娘先去看了謹哥兒。他去了秀木院還沒回來,十一娘折回暖閣和徐令宜一起用了早膳,然後一起去給太夫人問安。

“謹哥兒怎麼沒跟著你們一起來?”太夫人的目光落在了兩人的身後。臉上露出失望的表情。

“謹哥兒每天早上還要練拳”,二夫人笑道:“哪才這麼快的!”

“是啊,我倒忘了!”,太夫人瞇著眼睛笑,十分快活的樣子。

謹哥兒過來了。

他臉色有些蒼白,精神也不滿飽,太夫人現在眼神不好,覺著他話答得中氣十足,笑瞇瞇地拍著他的手,倒是二夫人,看了謹哥兒好幾眼。

從太夫子那時出來,徐令宜問謹哥兒:“好些了沒有?…”

“好好了!”,謹哥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不要小瞧這宿醉,有時候幾天才能復原!…”徐令宜態度溫和,“回去睡會吧!養養精神。”。

謹哥兒笑著應“是…”。

徐令宜和他說起自己小時候的事:“…比你還小兩歲。是你周伯父從家時偷出來的酒”我和你周伯父還有順王,三個人躲到我們家暖房喝酒,結果把你祖父養的一株君子蘭給打碎了……”

正說著,有小廝拿著大紅灑金請柬跑了過來。

“侯爺,夫人,六少爺”,他恭敬地遞給謹哥兒,“是西山大營林同知的帖子。。。

謹哥兒看了帖子,對徐令宜和十一娘解釋道:“他在西苑運河上設了花舫,請我今天晚上過去飲酒。。。然後對了小廝道,“你把帖子給長安,讓長安去跟送帖子的人回個信。就說我宿醉沒醒,等我醒了才能決定去不去。。”說完,並不立刻把貼子遞給小廝,而是望著徐令宜和十一娘,好像在問他們這樣處置行不行。

徐令宜微微頜道,十一娘也露出欣慰的表情。

謹哥兒這才把帖子交給小廝”小廝應喏著快步去了清吟居。

徐令宜提醒謹哥兒:“等到他們酒酣耳熟的時候,派長安送份大禮過去,也算是全了林俊的禮數。…”

謹哥兒忙恭聲應“是…”。

燈花匆匆走了過來:“侯爺,宮裡內侍過來,說是傳皇上的。諭。。”

徐令宜去了外院。

中午回來吃飯的時候對十一娘道:“皇上我明天巳初時分值進宮一趟。”。

“知道是什麼事嗎?。。

“沒問。。。徐令宜道,“巳初時分,都快要下早朝了。多半是私底下有話問我,問那傳旨的內侍,他們也不可能知道。…”然後道。,“你幫我把朝服拿出來!…”

十一娘應喏,親自熨了朝服,第二天提前兩個時辰送徐令宜出門。

皇上的內書房徐令宜已經進過很多次,乾清宮裡服侍的大小太監也都認識他,笑吟吟地和他說著話“等皇上下朝。

不一會,有開道的太監跑進來,徐令宜剛剛站到門口,皇上的儀駕已經過來。

“英華已經過來了!…”皇上略帶親昵地稱呼徐令宜的字,吩咐賀公公,“給兩位愛卿都設個座。。,徐令宜這才發現簇擁著皇上身邊還站著個躬身低頭、穿著大紅朝服、孔雀補子的官員。

他中等個子,滿臉風霜。像個六十歲的老漢,可一雙眼睛卻十分犀利,一看就不是普通的人。

是個他不認識的…

徐令宜明鏡似的,朝著他微笑著點了點頭。

那人也笑著點了點頭,神態非常的和善。

徐令宜暗一笑,瀟脫地轉身進了內室書。

那人盯著他的背影,露出思考的表情。然後急步跟著進了內室書。

兩人恭敬地向皇上道謝。坐到了一旁的太師椅上。

皇上則脫了鞋,很隨意地坐到了臨窗的大炕上,吩咐小太監給兩人上碧螺chūn:“chūn天到了,喝點綠茶可以清熱。…”然後指了徐令宜身邊的人對徐令宜道,“這是漕運總督陳伯之,你還是第一次見吧?從前他在淳安縣任知縣,那淳安水患,陳閣老推薦了他,後來又幫朕修會通河,是朕的大功臣……”

陳伯之神色惶恐地站了起來,跪在拖上連聲“不敢…”。

徐令宜也站了起來:“恭喜皇上謀得良臣。。。又道”“陳大人的聲名我早已聽說,隻是一直無緣相見。今日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果然是位做實事的人。。。

“不敢當永平侯誇獎。”。陳伯之忙道,“微臣不過是盡了做臣子的本分而已…。”

他的話還沒有說話,皇上突然chā了進來:“你既然知道,為何還縱容幼子打傷了陳大人的獨子?…”說著,臉色陰沉地指了炕桌上的奏摺,“拿給永平侯看看。。”

天子一怒,誰不膽戰心驚。

徐令宜和陳伯之都低下了頭。

小太監戰戰兢兢地把一摞奏摺捧到了徐令宜的麵前。

徐令宜告了一聲罪,頗有些惶恐不安地站在那裡仔細地讀起奏摺來。!!頭:“一切都等侯爺回來再說!”心頭的忿然卻無法消退。琥珀應喏,道:“夫人,我服侍您歇個午覺吧!那邊有冬青姐姐和濱菊姐姐,您不用擔心。”十一娘哪裡睡得著,倚在迎枕上和琥珀說話:“這件事,我越想越覺得蹊蹺。如果是侯爺在外麵生的,以侯爺的為人,雖然不至於溫柔體貼,但也會安排妥當人照顧。怎麼著孩子也不至於落到這樣的下場。這孩子的來歷,隻怕有些問題。”琥珀親自給十一娘沏了熱茶端上。“會不會之前侯爺不知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