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母親說七娘嫁的時候,我們一起去山東喝喜酒。”“好啊!”十一娘笑著,十分高興的樣子。她的表情取悅的大太太:“我想著婚事不在今年冬天就在明年的春天了。到時候我們叫老吉祥的來打頭麵,仙綾閣的做衣裳。好好出去走動走動。”五娘和十一娘都說“好”,大太太的興致更高,說起自己小時候跟著父親在陜西任上的事來。正說的熱鬧,有小丫鬟稟道:“大爺回來了!”話音剛落,羅振興已撩簾而入。他滿臉的興奮,看見大太太幾人,忙道:...庶女攻略共1頁,當前為第1頁 品書網事情很快就傳到了徐令宜的耳朵裡。他暗暗奇怪。

兒子雖然年紀小,練的是內外兼修,尋常三、五個人難近他的身,怎麼就讓街頭的混混給打了?何況那些在街上混的,最有眼色,看著他衣飾不凡,又有護衛隨邑,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就動了手?或者是謹哥兒氣焰囂張,借著這事先挑的頭?

他沉默片刻,問燈花:“那對賣唱的父女什麼時候進的府?”

燈花恭敬地道:“六少爺和二少爺碰了頭之後,二少爺出去了一趟,回來的時候就領了那對賣唱的父女!”

“二少爺?”徐令宜微微一愣。

“是啊!”燈花道,“聽說是六少爺求二少爺給那對父女安置個地方,二少爺也沒有什麼好地方,就帶了回來了!”徐令宜沉默了片刻,吩附燈花:“那對賣唱的父女在哪裡?領來我看看!”

燈花去群房叫了賣唱的父女過來。

那父親不過三十來歲的年紀,五官清秀,雖然麵色饑黃,骨瘦嶙峋,眉宇間卻透著幾份傲氣。大冬天的,穿了件秋天的夾袍,背了個琵琶,身姿筆直地站在那裡,不像賣唱的,倒像個讀書人。女兒十二、三歲的樣子,緊緊地跟在父親的身後,低著頭,身乎瑟瑟著抖,很害怕的樣子。

“抬起頭來說話!”徐令宜的聲音不高不低,隱隱有雷霆之音,女兒慌慌張張地抬起了頭。

父女的五官有七、八分相似。那女兒臉色很蒼白,一雙秋水般清澈的睜子,可憐兮兮地望著徐令宜,楚楚可憐,的確有幾分姿色。

“叫什麼名字?”徐令宜淡淡地道。

“淪落如此,辱祖宗之名,不敢稱姓道名。”那父親看似不卑不亢的聲音卻顫,透露了他的害怕。

徐令宜道:“聽你這口氣,還是個讀書人!”

做父親的沒有做聲,低下了頭,顯得很羞愧的樣子。

徐令宜又問:“聽說你們是江南人,怎麼就流落到了燕京?又怎麼和人打起來了?”

“投親不遇,沒了盤纏,隻好賣唱為計。”那父親說著,臉色漲得通紅,“那幫人非要小女唱小曲,小女不會就要小女陪酒。我怎麼也算是讀過書的人,讓女兒拋頭露麵已是不得已怎麼能讓小女再去陪酒?”說著,眼裡露出忿憤之色,做女兒更是淚眼婆娑,“就起了爭執…”

“太夫人賞了些銀子給你們做盤纏。”徐令宜沒再多問,“你隨燈花去領了帶著女兒回鄉吧!”

父親滿臉驚訝。

“爹爹,那那我們是不是可以回家了?”女兒激動地問父親,父親好像被這巨大的喜悅給沖垮了似的,半晌纔回過神來沖著女兒點了點頭:“我們可以回去了!”然後朝著徐令宜揖了揖說了句“大恩不言謝”。

從始到終,都保持著一種外厲內茬的尊嚴,隨著燈花退了下去。

徐令宜叫了白總管進來:“去查查,和謹哥兒打架的都是些什麼人?”

白總管應聲而去。

下午來給徐令宜回信。

“是漕運總督陳伯之的兒子陳吉。”白總管斟酌著道,“他疏通會通河有功,皇上特蔭恩他兒子指揮僉事,陳吉奉旨進京謝恩。”

徐令宜點了點頭,神色很平靜:“順天府的人怎麼說?”

“去的時候已經打完了。”白總管道,“他們什麼也沒有看見!”又道“五城兵馬司的人說他們比順天府的人到得還晚。”

徐令宜大笑,揮了揮手:“知道了!”

白總管沒有像往常那樣立刻退下去,而是麵帶猶豫,有些躊躇,“你還有什麼事?”徐令宜笑道。

白總管遲疑了一會,低聲地道:“侯爺,您看,要不要跟順天府的打個招呼…“六少爺脾氣雖然有些魯莽,可任誰見了這樣的事隻怕也要義憤填膺…畢竟是做了件好事…”

徐令宜沒有表態,而是突然道:“過了年,山西的大掌櫃就六十三了。他今年又提起榮養的事。我看,你和諄哥兒商量商量,定幾個人選我過過目。明年開net就把山西大掌櫃的人定下來。

白天總管知道徐令宜是示意他不要再管,忙恭聲應“是”:“我這就和四少爺去商量。”

徐令宜沒有做聲。

待白總管走後,背手站在窗前旁看了半天的雪,這纔回了“謹哥呢?”他坐下就問兒子。

十一娘接過小丫鬟奉的熱茶放在了徐令宜的手邊:“說是還有人找那對賣唱父女的麻煩,要親自把人送出城!”她坐到了徐令宜的身邊,“我怎麼總覺得不對勁!以謹哥兒的脾氣,救了人,多半就是丟下銀子讓小廝他們去善後。這次卻因為那對賣唱的父女沒地方住進回了府裡。”她搖了搖頭,“我怎麼想也覺得不是他的行事做派。還有諭哥兒。一向穩重,回來的第一天明明知道太夫人會設宴給他洗塵宴,他卻為了同窗徹夜未歸…”說著,她有些擔心地望著徐令宜,“侯爺,您說,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蹊蹺?”

“大過年的,孩子們都回來了,難得一家團聚,你就別瞎琢磨了。”徐令宜笑道,“快去換件衣裳,我們去娘那裡吃飯。”

難道是自己太敏感了?

念頭一閃而過。

十一娘去換了衣裳,和徐令宜去了太夫人那裡。

除了徐嗣諭和謹哥兒,大家都到齊了。

“這兩個孩子,讓他早點回來的,怎麼這個時候還沒有回來啊!”太夫人咳嗽道。

“祖母,六弟是怕對方不肯善罷乾休。”誰也沒說話,一向不太做聲的徐嗣誡突然笑道,“做事要有始有終,六弟這也是好事做到底。至於二哥,眼看著過年了,還從那麼遠的地方找來,肯定是有事相求。二哥總不能丟下不管吧!”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徐嗣誡的身上。

太夫人隻點頭:“是你說的這個理!”

英娘就看見徐令宜目光犀利地著了徐嗣誡一眼。

她心砰砰亂跳,公公不會是看出什麼來了吧?

“祖母,”她忙湊到了太夫人麵前,“您上次說有繡個眼鏡袋的,我做了一個綠色的纏枝花,一個大紅的折枚花,您是喜歡綠色的還是喜歡紅色的?”

“都喜歡,都喜歡。”太夫人笑道,“不過,你母親給我做了個寶藍色遍地金的,可漂亮了。”說著,就讓丫鬟去拿了來,得意洋洋地遞給英娘,“你看,好看吧!”

英娘正要誇兩句,徐嗣諭和謹哥兒一前一後的走了進來。太夫人立刻把眼鏡袋的事丟在了腦後,忙抬了兩人過去,攜了謹哥兒的手:“人送走了吧?有沒有凍著?”又問徐嗣諭,“你的事辦完了吧!”

兩人異口同聲,一個答“人送走了”,一個答“事辦完了”。徐令宜站了起來:“那就吃飯吧!”然後上前攙了太夫人。大家族擁著兩人往東次間去。

徐嗣諄拉了徐嗣誡,低低地問他:“出了什麼事?你乾嘛為二哥和六弟打掩護。”

“等會跟你說!”徐嗣誡飛快地答著。

徐嗣諄不再多問,待吃過飯,眾人往西次間喝茶,徐嗣諄和徐嗣誡不約而同地落在了最後。

“我現在不能告訴四哥。”徐嗣誡悄聲道,“等問過二哥和六弟,要是他們同意了,我再告訴你!”

徐嗣誡從不背後非議別人,待人真誠守信。徐嗣諄很欣賞徐嗣誡的這一點。

“好!”他沒有再問,大家談論著今年怎麼過年的時候,他卻一直注意著徐嗣諭和謹哥兒。

茶過半盅,徐嗣諭起身去了凈房,不一會,謹哥兒也跟著出來了。“怎麼樣?”徐嗣諭在耳房旁的拐角等謹哥兒,“五叔怎麼說?”

“五叔把我笑了一頓。”

謹哥兒有些不好意思,“說根本不用這麼麻煩。要是順天府的人查不到則罷,要是查到了,又沒有傷及無辜,兩家他們一家也惹不起,隻好裝聾作啞,根本不需要我們去找什麼人,不僅打草驚蛇,而且還弱了氣勢。讓我們別管了,該乾什麼乾什麼,出了事再說!”

徐嗣諭不由撓頭:“這也太消極了!現在我們在暗他們在明,我們占盡了優勢,不能就這樣讓他們摸到門前來。”

“我也這麼想!”謹哥兒低聲商量徐嗣諭,“二哥,你說,我明天遞牌子進宮怎麼樣?”然後道,“我這幾天一直在幫大公主相看,也該進宮和大公主說說相看的結果了。”“不錯,不錯。”徐嗣諭笑道,“你就說,因為被陳吉打了,明麵上留下傷。你雖然找了個理由把這件事給圓了,可以後隻怕不能像現在這樣隨意出門了。大公主肯定會問你到底怎到頭一回事的,你隻管把實情告訴大公主就是。”又道,“最好是把禮部侍郎侄兒的事告訴雍王。雍王插手,比你這樣小打小鬧可強多了。”

謹哥兒頷。

見謹哥兒不再堅持幫大公主,徐嗣諭鬆了口氣。

謹哥兒問徐嗣諭:“…那對賣唱的父女,不會露了餡吧?”

“不會!”見謹哥兒同意了,徐嗣諭了口氣“他們遭遇本來就是真的。不過救人的人從方冀變成了你而已。你就放心吧!”

見事情解決了,謹哥兒眉宇間露出歡快之色。

“二哥,你先回去吧!一下子少了兩個人,免得被他們看出端倪!”

“好,你也早點進屋,外麵太冷了。”

謹哥兒點頭,在外麵站了半盅茶的功夫,這才進了屋.品書網 作品《庶女攻略》文字章節由自網路收集轉載,如有侵權,請聯係本站!作品本身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立場無關。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以及屬於色情小說和成人小說,可向舉報,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後果,均不負任何責任。我到樂安讀書,逢年過節的時候我也會回來啊!”,這樣一想,他的話好像有點問題。徐嗣諄有些不好意思。六弟不是不好,隻是他年紀小,和他玩不到一塊去…下意思的,他沒有把他當成朋友!“哎呀,我們不要說這些了。”他揮了揮手,忙把這個話題揭了過去,“現在你不用責樂安了,讀書的地方還在雙芙院的隔壁,我們到時候又可以一起去上學了。”然後道,“你什麼時候正式去聽濤閣上課?常先生雖然是你的西席,我要不要也去拜會一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