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娜的段,緻的臉蛋上顯然化了妝,喂葡萄的時候,林佳怡還特意湊上前去,子在對方的膛。薑浩貪婪的目毫不掩飾地落在林佳怡上,神之間滿是火熱,不時在上上一把,惹得林佳怡一陣笑。病房的門被陳軒推開,薑浩見到有人進來,便不耐煩地喊道:「不是說了不要進來煩我嗎?快滾出去。」林佳怡回頭看了一眼,見到來人是陳軒,的眼神有些慌,不過很快就鎮定下來。林佳怡的眼神瞥向桌上的法拉利車鑰匙,遲疑了一下,沒有理會陳軒的眼,軀又往...聖手醫仙七·第1章開局被踹華夏南方沿海都市,江海市。

天空沉而悶熱,像是憋著一場大雨。

在市中心醫院,一間普通病房裡,病人剛剛出院,留下滿地汙穢、垃圾,散發著刺鼻的惡劣氣味。一個材單薄,穿著老式布鞋的實習醫生,正低著頭匆忙收拾這一切。

這名實習醫生陳軒,省醫學院剛剛分配到這裡。

陳軒自知家境不好,父母都是小地方的下崗職工,在江海市本就沒有背景和關係。他想要在實習期間被醫院留下,就必須勤勤懇懇、任勞任怨。

低頭看了看自己洗的泛白的老布鞋,陳軒笑了一下,了汗,雖然現在貧窮、辛苦,不過隻要現在安安穩穩、本本分分的工作,給他和林佳怡更好的生活,陳軒覺得再苦一點也很值得。

林佳怡是陳軒大學時的友,畢業後和陳軒一起在市中心醫院,做護士。

雖然陳軒貧窮甚至有些寒酸,不過能擁有一個讓人羨慕的年輕貌的友,陳軒心裡甜的。

打掃完這間骯髒的病房,就要去打掃樓上的高階病房,陳軒了汗水,輕輕呼了一口氣,抬走上樓去。

「在高階病房,說不定能撿到那些富人不要的首飾,回去洗一洗、消消毒,還可以送給佳怡,一定很高興。」陳軒拿著抹布,帶著掃把,有些欣喜的想著。

在高階病房一陣忙碌,陳軒站起了痠痛的腰,隻要再打掃完最後一件病房,他的任務就結束了。

陳軒的主任曾代過,最後一間病房裡住著薑氏集團的公子薑浩,薑氏集團擁有江海市數一數二的財力,又給醫院提供各種醫療械,因此一定要好好招待,不能有任何閃失。

走到這裡,陳軒腳步盡量放得很輕,不敢有半點馬虎。陳軒知道,這樣的富家爺,萬一惹到他一不高興,自己在醫院也別想待下去了。

不過,走到門邊,陳軒卻聽到一陣悉的子笑聲。

陳軒微微一愣,遲疑了一下,臉大變,急忙邁步進去。

病房,隻見陳軒的友林佳怡穿著護士服,正一顆一顆地喂著病床上的薑家爺薑浩吃葡萄。

製服掩藏不了婀娜的段,緻的臉蛋上顯然化了妝,喂葡萄的時候,林佳怡還特意湊上前去,子在對方的膛。

薑浩貪婪的目毫不掩飾地落在林佳怡上,神之間滿是火熱,不時在上上一把,惹得林佳怡一陣笑。

病房的門被陳軒推開,薑浩見到有人進來,便不耐煩地喊道:「不是說了不要進來煩我嗎?快滾出去。」

林佳怡回頭看了一眼,見到來人是陳軒,的眼神有些慌,不過很快就鎮定下來。

林佳怡的眼神瞥向桌上的法拉利車鑰匙,遲疑了一下,沒有理會陳軒的眼,軀又往薑浩上蹭了蹭。

「佳怡,你在這裡幹什麼?」陳軒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和林佳怡許久,也不過僅僅是牽了牽手而已,可是現在林佳怡竟然和薑浩這樣親。

林佳怡看了看陳軒,表平淡,說道:「陳軒,醫院讓我專門負責薑大的醫療陪護,這是我的工作,這裡也不用你打掃,沒什麼事你先出去吧。」

「醫療陪護,嗬,有這樣醫療陪護的嗎!」陳軒眼睛有些發紅,這可是他自己的友,現在卻幾乎要躺在一個僅僅認識幾天的闊的懷裡。

薑浩見陳軒還站在那裡沒有反應,咆哮著說道:「聽不懂人話是吧?給你三秒鐘立刻滾出去,要是再讓我見著你,你就別想繼續在這家醫院呆了。」

他們薑家每年都給江海市醫院捐大批的醫療材,正所謂吃人短,拿人手,隻要他一句話,院方不會不給他麵子。

「有錢怎麼了,有錢就能夠隨便勾搭人家朋友是不是!」陳軒死死的握拳頭,著氣。

薑浩看了看陳軒寒酸的模樣,手在林佳怡上掐了一把,輕蔑的說道:「你看清楚了,不是本勾搭,是自己上來的,這麼直接、這麼主的人本還是第一次遇到,不過我喜歡,哈哈。」

「討厭啦,薑!」林佳怡眼如的白了薑浩一眼,那眼角流出的目像鎚子一般,重重擊在陳軒的心上。

「佳怡,你為什麼會變這樣?我們不是說過以後永遠在一起的嗎?」陳軒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林佳怡冷哼了一聲:「誰要和你這個窮酸的鄉佬在一起,你能給我什麼?薑隨隨便便一點零花錢,都比你一年賺得多。」

「佳怡?」林佳怡態度的冰冷讓陳軒一陣心痛,卻無法反駁,他現在一貧如洗,獨自一人來到這個城市,什麼都沒有。

見陳軒還站在這裡,薑浩有些不耐煩,他甩出一砸錢來,狠狠砸在陳軒的上:「林佳怡現在是本的人了,拿著這些錢給我滾。」

「嗬,你是有錢,我是沒錢。可你以為有錢就可以為所以為了嗎?」這錢砸在陳軒上,同時深深傷害了他的自尊。

陳軒把錢丟了回去,轉就要離開這間高階病房。

「我去!這個鄉佬敢丟本,活膩歪了是吧!」陳軒這麼氣,讓薑浩很不爽,他手一招呼,幾個拿著棒球的手下走了進來。

「給我教訓教訓這小子,特莫的,窮酸的樣子拽什麼!」薑浩很吩咐道。

幾個手下領命,揚起棒球,猛地砸向陳軒。

陳軒倉皇躲避,卻還是被他一子砸在額頭上,頃刻之間,鮮直流,他失去重心倒在地上。

薑浩沒有要手下停手的意思,棒球還是一下一下狠狠揮向他,裡還罵罵咧咧:「這就是你得罪本的下場!」

林佳怡隻是冷眼旁觀,沒有半點勸阻的意思。

炙熱的流進眼睛,模糊了視線,陳軒蜷著軀。任憑棒打在上,一點還手的餘地都沒有。

此時,的疼倒沒什麼,讓陳軒心痛的是此時林佳怡和薑浩調笑的嬉鬧聲。便不耐煩地喊道:「不是說了不要進來煩我嗎?快滾出去。」林佳怡回頭看了一眼,見到來人是陳軒,的眼神有些慌,不過很快就鎮定下來。林佳怡的眼神瞥向桌上的法拉利車鑰匙,遲疑了一下,沒有理會陳軒的眼,軀又往薑浩上蹭了蹭。「佳怡,你在這裡幹什麼?」陳軒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和林佳怡許久,也不過僅僅是牽了牽手而已,可是現在林佳怡竟然和薑浩這樣親。林佳怡看了看陳軒,表平淡,說道:「陳軒,醫院讓我專門負責薑大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