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紹你們都會做什麽。”凰歌不喜歡跪來跪去,也不習慣這些人對她跪來跪去的,便讓她們都起身回話,像是從前在軍隊訓新人一般,問她們的特長。丫鬟們有些驚訝,但是第一個很快反應過來,低著頭有些緊張地道:“奴婢會裁衣刺繡,奴婢母親是蘇州人,奴婢從小兒跟母親學了蘇繡,技術還……還過的去。”蘇繡?放在現代那可是文化遺產的傳承人才!凰歌滿意地點了點頭,道:“抬起頭來!你叫什麽名字?”“回王妃娘孃的話,奴婢叫采蓮!”采...凝香皺了皺眉:“這個我哪裏知道?這些都是主子們之間的事情!咱們還是好好的伺候著吧。”

鬆香撇了撇嘴,沒有繼續發問。

房間裏,雲燁睡得鼾聲震天,楚天歌疲憊的起身,撐著痠痛的雙腿,顫抖著走向了衣櫃,隨便找出一件衣服披上,這纔去了旁邊的浴室。

鬆香和凝香已經把熱水準備好了,扶著她走進了木桶。

楚天歌一身狼藉,身體直打顫,卻一直堅持著讓兩人出去。

鬆香和凝香隻好從命。

楚天歌一個人靜靜的坐在木桶中,心中忐忑又惶恐。

她不知道雲燁為什麽忽然之間對她這麽粗暴無情,她深深地感受到了前幾日在太子府呼風喚雨的落差。

這中間到底出了什麽事情,使得雲燁發生這麽大的變化呢?

楚天歌在朦朧的水汽中伸出了自己白嫩纖細的手臂。

左手手腕處,有幾道觸目驚心的疤痕,有的是淺淺的褐色,有的是淡淡的煩,還有的似乎剛剛結痂,還猙獰的很。

紅蝶把蠱蟲給她的時候,從未說過蠱蟲的有效期限,可是這纔不多時日,她還每日都用鮮血餵食,難道那情蠱這麽快就沒用了嗎?

這個念頭從楚天歌的心中冒出,立刻像是生根發芽了,一般茂盛的往上生長,直到快要撐破她的胸腔,巨大的驚恐也飛快地往四肢百骸流去,瞬間傳遍了每一根神經。

楚天歌心中又惱又怒,狠狠的拍了一下桶中的熱水,刹那之間,水滴四濺,地麵都被打濕了不少。

“該死!全部都該死!”楚天歌趴在桶沿上,狠狠的哭了出來。

“太子妃有什麽不順意的嗎?”

紅蝶冷冷的聲音從身後傳了過來,嚇得楚天歌頓時止住了哭聲。

她倉皇失措的看著四周,想要找到紅蝶的身影:“誰?誰在那裏?”

怎麽回事?她好像聽到了紅蝶的聲音?

冷冷的月光從窗戶照進來,映出屏風黑漆漆的影子。

紅蝶輕輕地笑了一聲,從屏風後麵走了出來,冷靜的看著楚天歌道:

“紅蝶才走了半日而已,太子妃就已經不認得了嗎??”

楚天歌看見來人是紅蝶心中頓時更慌張了。

她和雲燁已經安排了水清去殺掉紅蝶了,紅蝶安然無恙的回來了?難道說水清沒有得手嗎?

水清果然是個廢物!

楚天歌咬緊牙根,拚命的抑製住自己心中的惶恐擠出一個笑容來:

“紅蝶你怎麽這麽快就回來了?我還說想辦法去救你呢。”

“太子妃是要想辦法殺掉我吧?你我之間還需要遮遮掩掩嗎?”

紅蝶嗤笑了一聲,臉上的紅斑在月光下顯得有些猙獰:“水清那個蠢貨,現在還昏睡在敬王府中呢,太子妃既然想除掉我,何不派個厲害的高手??”

楚天歌心中瞬間咯噔了一聲。

她掐緊了掌心臉色蒼白地道:“紅蝶,我怎麽捨得殺你?那全都是太子的主意!”

“太子的主意?”

紅蝶聞言,忍不住笑了起來:“您說謊的水平未免有些太過拙劣了吧?太子早就對你言聽計從了,如果沒有經過你的允許,太子怎麽會這麽著急地想要殺我。”

此時此刻,紅蝶才知道,原來她曾經忠心的主人是多麽的巧言善辯。

“不,不是這樣的!”

楚天歌著急的伸出了自己的手臂,對著紅蝶解釋:“你看,今天回來之後,太子就像是瘋了一般,狠狠的把我虐待了一通,如今我的身上還青紫一片呢!在這種情況下,他怎麽可能聽我的勸!?”

紅蝶皺了皺眉,有些詫異的看著他身上的青紫瘢痕。

這倒是讓她有些意外。

楚天歌見她似乎有些相信,立刻淚眼朦朧地道:

“紅蝶,雖然你背叛了我,可我們到底主仆一場,我從未想過要害你性命,今日之事,絕對不是我的主意!”

說完,她伸出兩根手指信誓旦旦的發誓:“如果我有半句虛言,天打雷劈!”

說完之後,楚天歌得意的看了眼窗外高高懸掛的月亮,頗有幾分自信。

紅蝶沒死,未嚐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她現在可以從紅蝶的嘴中套出雲燁為什麽發狠發瘋的原因!

“轟隆隆——”

天邊一大片烏雲襲來,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遮住了月光,外麵頓時漆黑無比。

“哢嚓”一聲驚雷響了起來,電蛇般的閃電直直地射在了楚天歌頭上,險些沒把浴室的屋頂掀翻。

楚天歌嚇得一個激靈,差點把浴桶打翻在地!她被嚇得魂飛魄散,心有餘悸地想要從浴桶中跳出來,可下一秒,“哢擦”,“哢擦”天上又降下來了四道驚雷,嚇得她渾身光光地坐在地上!

“我沒有說謊,我真的沒有說謊!”

楚天歌捂著腦袋,狼狽至極地爬到了角落裏瑟瑟發抖,連眼睛都不敢睜開一下。

紅蝶站在原地紋絲未動,冷冷的看著這一幕。

“太子妃,你剛發過誓,立刻就天打五雷轟了,看來你確實是說了謊。”

紅蝶沉默了一會兒,眼神淡淡的看著楚天歌:“你救過我的命,今日之事,我便不和你計較。

隻是從今日開始,你我之間的情分恩斷義絕。”

紅蝶轉身要走,楚天歌立刻慌了神。

雖然紅蝶沒有殺她,可是同樣的,紅蝶也沒有告訴她雲燁為什麽會忽然不聽自己的話啊!

楚天歌咬了咬牙,從浴桶中跳了出來,裹了一件衣服追到了門口:

“紅蝶,求你告訴我,太子為什麽忽然對我這麽兇殘?難道那情蠱失效了嗎?”

紅蝶的身影頓了頓,冷淡的聲音在黑暗中響了起來:“情蠱沒有失效,別讓他再喝醉就是了。”

聲音落下,紅蝶人也消失在黑暗裏,楚天歌卻徹底鬆了一口氣。

原來是因為酒!那就好,那就好。

楚天歌心有餘悸地拍了拍胸口,看了看身上的青紫傷痕,臉色又陰沉了下去。

這個紅蝶,知道自己那麽多事情,留著她早晚是個禍害!不過今日水清那個廢物沒有得手,看來她要另想辦法纔是!

次日一早,雲燁宿醉醒來,腦袋裏昏昏沉沉的,難受至極。

“來人,給本宮倒杯水來。”

雲燁聲音嘶啞地叫了一聲,有人窸窸窣窣地去給他倒了水,可掀開幔帳一看,送水來的人卻是楚天歌。

雲燁揉了揉太陽穴,接過來一飲而盡:“天兒,怎麽是你?那些丫鬟呢?怎麽一個伺候的都沒有?”

見雲燁依然如往常那般對她溫柔貼心,楚天歌的心徹底放回了肚子裏。

下一秒,她的淚水就流了下來。

“怎麽了這是?可是有人欺負你?”

雲燁大吃一驚,心疼地問道。

楚天歌抬起了朦朧淚眼:“可不是有人欺負了我嗎?你看。”

說完,楚天歌捲起了袖子,露出胳膊上的青紫掐痕來。

雲燁看的觸目驚心:“這是誰做的?誰敢這麽傷害你?”

楚天歌抽泣著道:“除了太子殿下,還有誰敢這麽對我?昨晚太子殿下醉酒之後,就不顧一切地強要了我,一點兒心疼憐憫都沒有,弄的我一身傷痕……”

雲燁抱住了她連聲哄道:“都是我不好!天兒,對不起,我以後再也不碰酒了……”

但是心疼歸心疼,雲燁心中也不禁疑惑。

他似乎也有些印象,醉了之後他很怒很狂躁,可是清醒的時候,他好像是真的愛著楚天歌的啊……

楚天歌伏在他的懷中嚶嚶地啜泣著,可眼中淚水散去之後,卻露出一絲得意來。賤-人偽裝出來的?楚天歌隻要是想想,都覺得自己有種被戲耍的屈辱,又對凰歌有了一種毛骨悚然的恐懼。“二妹,你這是說的什麽話?如果那天不是你陷害我,我又怎麽會受罰?”楚天歌既然在心裏把凰歌當成了對手,便絕對不會再硬來,委屈地落淚道:“姐姐自覺待你不薄,妹妹你怎麽能如此欺負姐姐呢?”“天歌姐姐,怎麽,這賤-人還欺負了你?”雲靜一聽頓時怒了,柳眉豎起,冷聲問道。楚天歌抽噎著道:“妹妹回門當日,就因為我身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