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沒想到,黃大夫竟然發現了柳小姐是裝瘋,細問之下才知道,丞相竟然因為一個書生和小姐之間生了情愫而把人殺了……”大殿裏本來還吵鬧著要嚴懲夜千丞的大臣臉色都有些鬆動。“即便如此,敬王也不該私自殺了柳丞相!柳丞相素來公正嚴明,縱然有些小錯,也可以寬恕!”雲燁見局麵似乎不在自己掌控中了,趕緊說。“太子說的對!”“太子殿下說的對!柳丞相對國家有功!不該如此!”那些大臣見太子反對,立刻又充滿了勇氣,喧嚷著。“諸...虎龍衛來的凶猛,寒冰和雲峰立刻站到了夜千丞的跟前,防止任何人傷到他。

夜千丞背手而立,絲毫沒有驚慌,他唇角勾起一絲冷笑,麵對撲來的虎龍衛整個人如同泰山一般巋然不動。

“住手!”

就在此時,一聲嬌喝,忽然響起,聲音雖然不算太大,卻十分有力:“這裏是敬王府,我看誰敢放肆!”

凰歌一身紅衣,踏著大步而來,如同一團火焰一般熾熱明豔,讓人無法忽視。

她快步走到夜千丞的身邊,冷冷的盯著雲燁和楚天歌:“太子太子妃,別來無恙啊。”

這些人前幾天,剛剛帶人圍了敬王府,今日又來這一套!

夜千丞微微低頭,看著與自己並肩而立的小女人,狹長的眸中忽然多了一抹笑意。

是了,他竟然又一次被這個女人保護了,這種感覺奇怪又很奇妙。

雲燁看見凰歌,臉上多出一絲譏諷的笑:“楚凰歌,你少來這一套!等本宮查實了真相,你和這個太監便要一起進大牢!”

“是啊我的好妹妹,姐姐勸你趁早離開這個男人!”

楚天歌也冷冷一笑,緊緊的盯著凰歌道。

方纔凰歌出來的時候,看見她一身烈火般的紅衣如同世間最明豔的東西一般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楚天歌的心中就隱隱的燒出了妒火。

她緊緊的捏著手掌,長長的指甲嵌入掌心,卻渾然不覺。

楚凰歌隻不過是一個被她從小玩弄到大的傻子而已,憑什麽他現在過得比自己還要好?憑什麽她那麽漂亮那麽自信?

這世間的一切榮耀,本該是屬於她楚天歌的!可是為什麽被這個傻子奪了去?

楚天歌臉色陰沉難看,心中妒火中燒。

站在他身邊的雲燁,因為蠱蟲的關聯,自然也感受到了她的情緒。

不知為何,雲燁心中也跟著憤怒了起來。

“太子殿下也說了,等你查實之後才能定罪,那你現在帶人來,說我夫君是叛賊,請問是何道理?先找證據再定罪,難道太子不懂嗎?”

凰歌輕輕一笑,微挑的鳳眸中盡是深深淺淺的光影:“還有太子妃,太子妃稱呼錯了吧?我如今是敬王妃,在理論上來講,可是你和太子的長輩呢。”

雲燁和楚天歌頓時暴跳如雷:“楚凰歌,你以為我們今日來是跟你打嘴仗的嗎?我們今日來,是要把你們這些嫌犯捉拿歸案的!”

凰歌站在夜千丞的身邊,勾唇笑了一下:“那就請太子和太子妃說說,我和夫君犯了什麽錯?”

“你們偷盜宮中寶物,並且試圖造反!難道這些還不夠嗎?”

雲燁臉色陰寒,陰測測地盯著凰歌,眼中的怒火顯而易見。

“那就請太子拿出證據吧,不然別人隻會以為太子殿下是在公報私仇。”

凰歌漂亮的眸子裏閃過一絲譏諷,淡淡地道。

“證據?隻要讓本宮搜了這敬王府,本宮自然拿得到。

雲燁冷笑一聲,厲聲道:“都還愣著幹什麽?還不去找證據?”

他身後的虎龍衛似乎早有準備,一個個生龍活虎地散開,去找證據了。

“太子殿下,記得囑咐你的侍衛們動作小心一些,擺件個個都很珍貴,若是打碎了一件兩件,我們可是要索賠的。”

凰歌冷冷一笑,好心提醒道。

“楚凰歌,死到臨頭,你竟然還有心情關心身外之物,你心可真大。”

楚天歌定定地看著她,眼中閃過一絲得意。

凰歌看清她眼中閃過的那絲光芒,心中便冷笑一聲。

看來,當初那些莫名其妙的包裹當真是皇後和太子府所為了。

這些人為了栽贓陷害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了!

不過還好,她早就把那些東西全部都藏在夜千丞書房下的密室中,雲燁和楚天歌根本不可能找的到。

可是現在,楚天歌眼中那勝券在握的得意又是為了什麽?

難道說,她還在府中做了什麽手腳嗎?

凰歌皺了皺眉,長長的睫毛落下一片陰影。

按照楚天歌處心積慮想要害她的心性,這並非不可能!

“夫君,是不是有人在府中藏了什麽東西?”

凰歌輕輕地拽了拽夜千丞的衣袖,壓低聲音問道。

“放心。”

夜千丞深沉磁性的聲音傳入了凰歌的耳朵,讓她覺得分外有安全感。

凰歌便輕輕一笑,不再有任何顧慮。

她的男人自有神奇之處,他都不怕,她又有什麽好擔心的?

夜千丞涼涼的眼神落在對麵的雲燁和楚天歌的身上,卻多了一抹寒意。

早間,他從凰歌的院子中離開,便是因為發現了蹊蹺。

有人悄悄地潛入了敬王府,並試圖在他的書房中藏東西。

那是一個女人,身上有一種淡淡的蠱蟲氣息,在數裏之外,他便感知到了。

所以,等她一進府,他就把這個麻煩處理掉了。

“這些人怎麽這麽慢?”

楚天歌在院子裏等了一會兒,隻覺得自己的腿腳都站麻了,不盡有些不耐煩,懨懨地道。

“天兒,你耐心等一會兒。”雲燁握住了她的手,在人前也絲毫不掩飾自己對楚天歌的愛戀:“他們搜的仔細,才能找到證據。”

楚天歌胡亂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麽。

凰歌卻一臉驚奇地看著這一幕。

這是什麽情況?一夜怎麽忽然之間對楚天歌這麽好呢?

上次幾人見麵,是在國公府,雲燁提起楚天歌一臉厭惡和不耐煩,怎麽如今又……

凰歌唇角勾起一絲輕笑,眼神之中多了幾分意味深長。

事情當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楚天歌陰冷的眼神一會兒落在夜千丞身上,一會兒落在凰歌的身上,眼中的狠毒不加掩飾。

紅蝶已經查到宮中失竊的那些東西都在敬王府了,為了以防萬一她還提前讓紅蝶藏了東西,今日的事情,必定萬無一失!

想到今日就能重重地打臉凰歌,楚天歌唇角勾起一絲冷笑。

被凰歌欺壓了那麽多天,她終於找到反抗的機會了!

“回稟太子,回稟太子妃,屬下什麽都沒有找到。”

“回稟太子和太子妃,屬下這邊也沒有什麽進展。”

“屬下這裏也沒有發現任何跟宮中有關的東西。”

去搜查的虎龍衛們很快歸來,一個個站在雲燁和楚天歌的麵前報告道。

“這怎麽可能?

楚天歌當時就冷下了臉色:“你們把整個敬王府翻了一遍了嗎?”

領頭的虎龍衛猶豫了一下:“沒有,還有敬王妃的臥室和九千歲的書房沒有查。”

“那還不快去!”楚天歌不耐煩地訓斥了一聲,道:“難道還讓本太子妃自己去查嗎?!”一個惹了國公府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好女兒!“父皇,兒臣知道錯了,今日之事,兒臣並不是故意。”雲靜跪的雙腿發麻,纖瘦的身體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了!“朕纔不管你是有心還是無意,你所做的事情釀成的後果,你可承擔的起?如今還要連累你哥哥!”雲景軒猛的一摔,手中的瑪瑙手串兒,臉色鐵青的訓斥。雲靜跪在地上啜泣著,可憐埋下頭去,可是那巴掌大的小臉上卻閃過一絲恨意。如果今日之事成了,她就能替太子哥哥和母後傳去心頭大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