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不過一個傻子而已!你們怕什麽?完事兒之後每人賞銀一百兩!”一百兩?那可是他們在國公府看家護院幾十年都掙不來的銀子啊!家丁們瞬間動心,凶神惡煞地朝著凰歌走去:“敬王妃!得罪了!”楚天歌搖著錦線織就的蝶戀花團扇,煩躁不已地指揮著家丁們:“小心別讓她傷了母親!抓到後綁了堵上嘴,扔進池塘裏去!”到時候就說是這個傻子失足落水淹死了,對敬王府也有個說法!“凰兒……大小姐,夫人,王妃還是個孩子,請你們放了她吧...剛才,侍衛的劍鋒距離杜蘅就隻有不到一寸的距離,再往下一點點,杜蘅這個討人厭的東西就能魂歸西天,可是為什麽,那劍鋒會忽然偏移了呢?

雲燁心中氣急,勃然大怒,盯著自己的侍衛罵道:“到底是怎麽回事?”

那侍衛眼神複雜地看著那柄插在地上的嗡鳴不已的長劍,單膝跪在地上,急速稟告:“太子殿下,剛纔有人拿石子打了屬下的劍,屬下才會失手!”

而且他本身功力不低,能憑借著一顆石子就把他蘊滿了力氣的劍打偏的人,功力怕是深不可測了。

至少,自己絕對不是那人的對手。

侍衛驚恐地看了看四周,喉結緊張地動了一動。

今日隻有他自己跟了太子出來,如果剛才那人想要刺殺雲燁的話,他自己怕是無法護太子周全了。

“誰人躲在暗處?還不給本宮滾出來!”

雲燁卻沒有想到這一層,他的心中隻有憤怒和被冒犯的感覺。

他堂堂太子,不過是想要殺了一個賤民而已,竟然就幾次三番地被人阻攔!

尤其是剛才,那杜蘅的命立刻就要沒了,竟然也被人從劍下救了出來!

當真是可惡!

雲燁眉頭緊皺,冷冷地掃視著四周:“躲在暗處算什麽本事?出來!”

“太子的脾氣真是越來越大了。”

一道冷如冰霜的聲音從房頂上傳來,雲燁猛地抬頭,竟然看見一個一攏白衣人的修長男子站在房頂上,他氣質高貴又凜然不可侵犯,整個人就像是高山之巔的神祗一般。

雲燁瞳孔頓時緊縮。

那人臉上的銀色麵具,他自然認得。

丁墨渾身一震,旋即低下了頭。

夜千丞……他竟然親自來了。

雲燁正要開口,卻見一個有些嬌小的身影從夜千丞腳下爬了出來,他努力地站在房脊上,但是因為平衡力不太好,左搖右擺差點兒沒掉下去,最後隻能抓住了夜千丞的衣袖。

夜千丞皺了皺眉,倒也沒說著什麽,任由她抓住了。

此時,一身男裝的凰歌纔敢往下看:“怎麽樣?杜蘅沒事兒吧?”

怪不得上官千機那個坑貨讓她注意著杜蘅呢!原來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小子,竟然偷偷跑出來刺殺雲燁了!

虧得夜千丞正在府中,不然憑她一人的力量,今日怕是保不住這個臭小子的命了!

“夜千丞,本宮要殺的人你也敢攔?你這手伸的未免有些長了吧!”

雲燁眼神陰冷地看著夜千丞,又把視線落在了凰歌的身上:“黃大夫,他走到哪裏你都跟著?你跟這個太監之間別是有什麽特殊癖好吧?”

凰歌唇角勾起一個大大的笑,十分燦爛地道:“我和九千歲之間是不是有什麽特殊癖好,就不勞您費心了。

不過,在下最近似乎聽說,太子您在宮中的時候禍害了不少宮女,甚至連男人都沒有放過呢。嘖嘖,太子殿下纔是真的高人啊,竟然男女通吃!”

“你!放肆!”

雲燁被戳到了痛處,自然破口大罵,厲聲道:“誰給你的狗膽,敢編排本宮!小心本宮讓人誅了你九族!”

凰歌不屑地嗤笑了一聲:“太子殿下,在下不過是與你說兩句玩笑話而已,你怎麽動不動就生氣呢?

不如改日在下給你開幾方藥,既能下火又能養腎,殿下用了之後,再跟男人廝混時一定能成為在上麵的那一個!”

“你!”

雲燁被凰歌氣的七竅生煙,心頭直疼,卻找不到什麽好的措辭來反駁,最後隻能怒視著凰歌,那凶狠的目光似乎要把凰歌臉上盯出一個洞來。

凰歌皺了皺眉,疑惑地道:“太子殿下為什麽這麽兇殘的看著在下呢?倒是讓在下想到了路邊那些兇殘的惡狗。”

這個賤民竟然敢罵他!

雲燁幾乎要吐血了,氣的伸出了手指,顫抖地指著凰歌的臉:“狗東西!來人,殺了他!快殺了他!”

跪在地上的侍衛左右看了看,今日跟出來的隻有自己。

那個黃大夫跟敬王九千歲的關係明顯不錯,敬王又怎麽會讓自己殺了他呢?

可是主子的憤怒和吩咐都在這裏,他不能不從。

他揉了揉發麻的手腕,硬著頭皮走了過去。

“你別過來啊,我腳下這些瓦片可都沒長眼睛的!”

凰歌看著站在屋簷旁邊的持劍侍衛,嚇唬他道。

那侍衛眉頭緊皺,道:“九千歲,得罪了,太子殿下的命令在下不能不從。”

說著,他腳一蹬地,就要借力飛上去。

凰歌在房脊上連平衡都不能保持,自然不會真的跟他打架。

於是,她狡黠一笑,把腳下瓦片都踢了下去。

漫天飛瓦裏,雲燁的侍衛被砸的鼻青臉腫,最後一片青瓦正中額頭,他哀嚎一聲摔在地上,昏死過去。

“廢物!”

雲燁看著自己的侍衛如此沒用,立刻怒罵一聲。

他還想叫人去對付凰歌,可是左看右看,竟然發現身邊隻有車夫和丁墨了。

車夫縮著腦袋像是一個鵪鶉,自然沒戲。

“你去殺了他!本宮重重有賞!”

雲燁把最後的希望寄托在了丁墨的身上。

畢竟他堂堂太子,不可能當著百姓的麵兒對一個低等人動手。

嗯,之前在宮門前是動過手的,不但沒能占上風,還被這個陰險狡詐娘裏娘氣的黃大夫給設計了,被皇上狠狠地罵了一頓。

沒錯,他雲燁有陰影了。

丁墨撩起眼皮子看了他一眼:“太子殿下,微臣是個文官,不會飛簷走壁。”

雲燁:……

難道今天他就拿這個討厭的黃歌沒辦法了嗎!

“太子殿下,不好意思,看來你今天是拿不走在下的命了。”凰歌得意一笑,衝著雲燁拋了個媚眼兒。

雲燁又怒又急,想到他剛才說的什麽在上在下的問題,頓時一陣惡心,捂著胸口幹嘔了幾聲。

“哎呦,太子殿下怎麽幹嘔起來了?是不是有身孕了?要不……在下給你把把脈?”

凰歌大驚小怪地看著雲燁,裝作關心地問。

“你!閉嘴!”

雲燁臉都氣歪了,捂著胸口道。

“讓我閉嘴也行,不過,你得把杜蘅杜公子還給我。”

凰歌燦爛一笑,和善地道。

“你要他做什麽?他跟你能有什麽關係?”

雲燁隻覺得自己有些頭暈目眩,氣若遊絲地道。

“是本王要留下這個人,你還有什麽疑問嗎?”

夜千丞冷冷地開口,周圍溫度彷彿都低了不少。一直跟林小姐在一起啊。”林阮阮麵無表情的點頭:“確實如此,敬王妃一直跟我在一起,我可以作證她沒有來這裏。”“林阮阮你個賤-人!你們沆瀣一氣狼狽為奸,你說的話怎麽能信?”楚天歌緊緊的裹著被子,跪著走到了雲燁的腳下,哀求道:“太子殿下,請你一定要為我做主,是她們在設計害我!”雲燁拳頭緊握,手臂上青筋爆出。他怎會不知楚天歌是被人將計就計了呢?這件事情本就是他們計劃好的!但是事情的發展卻不在他們的設計之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