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白露想了想,覺得還是自己也跟去比較合適,免得王妃怕鬼的事情傳出去被有心人利用了不好。於是凰歌和寒霜戰戰兢兢地跟在白露的身後,三人一起往書房進去。這次倒是沒了那麽多的顧及,三人一起推門進去,寒霜嚇得左顧右看,白露一直握著她的手,絲毫的慌張都沒有。這個世界上哪裏有鬼呢,即便有鬼,也是人故意為之。房間內的燭火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被風吹滅了,黑漆漆的一片,凰歌壯著膽往方纔夜千丞躺的地方便摸了過去,隻是一摸...馬車從宮中出來,沒有去敬王府,反而去了國公府。

凰歌咬著下唇,皺眉看著牌匾上寫著的“國公府”三個大字,情不自禁地握緊了拳頭。

“進去吧。”

夜千丞皺眉看了一眼凰歌,率先走了進去。

國公府的下人自然不敢攔他,隻是恭敬地低著頭,大氣都不敢出。

等夜千丞和凰歌走了進去,兩個守門的人才鬆了口氣,低聲討論:

“沒想到九千歲竟然這麽快就回來了!蕭姨娘死的那麽蹊蹺,今日府中怕是要鬧起來啊……”

“是啊,這九千歲分明就是為了給二小姐撐腰才來國公府的吧……”

兩人心有靈犀地對視了一眼,紛紛閉上了嘴。

國公府的管家遠遠地看見了夜千丞和凰歌,心中就是一個咯噔。

他趕緊迎了上去,賠著笑道:“敬王,敬王妃大駕光臨,府中下人竟然也沒有通稟一聲,實在是……”

管家的客套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夜千丞冷冷地打斷了:

“楚鳴淵那個老東西在哪兒?”

“啊?”

管家不可置信地抬起了頭,神色複雜地看著眼前這個渾身散發著冷意和不耐煩的男人,一時之間甚至沒能明白,夜千丞是在問他們家老爺的下落。

這,這九千歲未免太猖狂了吧?老爺好歹也是他的嶽父啊……他竟然就這樣直呼其名……

看著管家愣愣的站在自己麵前,夜千丞頓時不悅,英俊的眉不耐煩地擰了起來。

感受到那淩厲的讓他心肝兒亂顫的目光,管家哆嗦了一下,嚥了口口水道:

“老爺,老爺他在書房處理公務呢……”

夜千丞自然知道書房在哪裏,他冷哼一聲,不再搭理管家,牽著凰歌往書房的方向走去。

管家呆呆地站在原地,看著他們的背影久久地沒有回過神來。

他怎麽覺得,這個敬王九千歲似乎越來越可怕了呢……

此時,國公府書房中,楚鳴淵正在處理公事。

他被人狠狠地揍了一頓,一張臉腫的跟豬頭一樣,碰也疼,不碰也疼,實在是糟心極了。

下朝回來,他叫人拿了冰塊用毛巾包了敷在臉上,那種疼痛腫脹的感覺,似乎下去了不少。

但這效果對他來講,隻是微乎其微的,因為他渾身都疼啊!

“狗東西,下這麽重的手!等我查出來到底是誰,一定扒了你的皮!

楚鳴淵頂著兩個烏黑的大眼圈,一手拖著冰塊敷臉,一手緊緊地握成了拳頭,咬牙切齒地罵道。

但是這一聲痛罵,卻用了太大力氣,讓他的心肺都跟著疼了起來,一時之間,楚鳴淵連連吸氣。

“楚國公當真好興致。”

夜千丞冷冷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讓楚鳴淵渾身一抖。

該死,夜千丞竟然這麽快就回來了?

楚鳴淵趕緊站起來迎接,卻不好意思抬頭,隻低著頭道:“敬王大駕光臨,怎麽沒讓人通報一聲?”

“本王若是讓人通報了,豈不是聽到楚國公罵人了?”

夜千丞冷冷的站在房間中央,長身玉立,整個人都散發著寒氣。

楚鳴淵陪著笑道:“敬王言重了,我剛才罵人,是在罵那昨日闖入我府中的竊賊,並不是針對敬王。”

凰歌涼涼一笑,微挑的鳳眸中閃過一絲譏誚:“國公大人,這麽快就遭了,報應了嗎??傳說中的現世報果然來的很快呀。”

聽見凰歌的聲音,楚鳴淵臉色一沉,抬起了頭。

凰歌站在門口一直沒有發出聲音,他竟未注意到她也來了。

昨天晚上的黑衣人,雖然沒有要自己的命,卻也一副很痛恨自己的樣子,難道是楚凰歌找來的人?

還有昨日,這丫頭從那麽遠的距離一下子就移動到了自己跟前,還悄聲無息的把匕首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脅迫自己說出真相來,難道說當初的小傻子在不知不覺之間,真的有了高強的武功嗎?

這個想法讓楚鳴淵心中一跳,隱隱地慌張了起來。

如果蕭如意那個女人臨死之前說的話都是真的,那楚凰歌便留不得了。

楚鳴淵握緊了拳頭,深沉的眸子裏閃過一絲寒光。

“國公大人在想什麽?”

夜千丞冷冷一笑,道:“如果本王沒有猜錯的話,國公大人是在琢磨著怎麽殺了本王的王妃嗎?”

楚鳴淵猛的抬起頭來,不可置信的看著夜千丞。

怎麽會?夜千丞怎麽會知道他心中所想?這也太恐怖了吧?

楚鳴淵瞳孔緊縮,目光中露出一絲畏懼。

難道以前那些奇怪的傳言都是真的嗎?不,不可能!這個世界上,怎麽會有這樣的妖孽?

一定是他弄錯了。

楚鳴淵勉強一笑,臉色慘白的道:“敬王說笑了,我剛纔是在想我府中姨孃的喪事該怎麽辦。”

夜千丞朝著他譏諷一笑,那笑容襯著冰冷的霜色麵具很是瘮人。

楚鳴淵心中更加忐忑了。

凰歌冷笑一聲:“國公大人,明人不說暗話,蕭姨娘既然是死在你的手裏,你就該知道,我絕對不會放過你。至於那些身後事,如何辦還重要嗎?”

凰歌說這話的時候,渾身都露著淡淡的殺氣,楚鳴淵立刻便想到了昨日瀕臨死亡的痛苦和絕望。

他情不自禁的往後退了一步,哆哆嗦嗦的道:“凰歌,我可是你爹!你難道要殺了你的親生父親不成!?”

“殺了你?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凰歌譏諷地笑著朝他走了兩步,黑白分明眼睛滿是堆砌的冷酷和無情:“我不殺你,畢竟你還是我名義上的父親,殺了你隻會讓我娘在地底下難過。

所以即便你害了她,我也會讓你好好地活著,讓你每日都痛苦懺悔。”

楚鳴淵看著朝自己逼近的凰歌,腫成豬頭的臉上盡是害怕。

沒想到,昔日極其聽他的話的傻子,有朝一日竟然會變得如此冷血無情,簡直跟她那個讓人驚駭萬分的太監夫君一樣殘酷!

“國公大人,來日方長,您慢慢享受。”

凰歌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憤恨離開,夜千丞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還在發抖的楚鳴淵,冷冷地道。

來日方長!來日方長!

楚鳴淵驚懼不已地品味著這句話,渾身都被寒意滲透,隻覺得身血液如同結了冰一般。

難道說,夜千丞這個冷血禽獸和楚凰歌這個不孝女真的準備折磨自己嗎?不行,不行,他一定要自救!

“來人!來人!”

楚鳴淵聲音顫抖地大吼了兩聲,拍著桌子喊道。

“老爺,怎麽了?我怎麽看見敬王和敬王妃一臉不悅地離開了?”

管家匆忙進來,看見自家老爺那難看的臉色,又識趣地閉上了嘴。

跟老爺的一臉驚懼比起來,敬王和敬王妃那一點點不高興簡直可以忽略不計了。

“快去備車!我要進宮!快去!”

楚鳴淵整個人都處於一種緊繃到一觸即發的狀態,管家雖然納悶兒到底發生了什麽,卻也不敢再去多嘴問了。自然沒差!“即便是我又如何?你還能殺了我嗎?”楚天歌猛地站了起來,臉色譏誚地看著凰歌:“你還真的以為你這個敬王妃有多大的權勢?不過是仗著這個皇上對那個太監還有幾分疼愛罷了!如今皇上已經不再年輕,你以為他這個皇帝還能做多久呢?等太子登基,本太子妃第一個要除掉的,就是你和那個死太監!”麵對楚天歌的挑釁,凰歌始終沒有什麽神色變化:“想登基?那也得有那個命才對。”說完之後,凰歌冷冷地轉身離去,剩下楚天歌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