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平白折騰這一趟。”鄺媚兒嘟了嘟誘人紅唇:“為她考慮的真周到。”楚天舒笑了笑,抬步出門。看著楚天舒的背影從門口消失,鄺媚兒自語道:“楚天舒,我不會再掩飾自己的感情……我不會再退縮,我要跟喬詩媛爭……”院子裡,楚天舒身形一滯,表情無奈。楚天舒走出院子,外麵的龍家護衛紛紛向楚天舒欠身施禮。楚天舒開口問道:“龍少在哪兒?”其中一名護衛回答:“龍少正在山頂的盤龍亭喝酒。”楚天舒說:“帶我過去。”“是。”那名...這時,阿木從門外回來了,楚天舒問道:“唐老三什麼反應?”

阿木皺眉道:“剛開始他看上去一副不信的樣子,或者說有點無所謂的樣子,不過很快就又麵色凝重起來。”

楚天舒點了點頭道:“看來他也已經知道了。”

眾人一頭霧水,但是楚天舒也冇用解釋。

楚天舒想了想道:“煉丹宗的人應該快到了,我去客棧等著,你們各自注意安全。

訊息還是彙總在這裡。

有什麼緊要的訊息,可以讓大山傳給我,畢竟生麵孔,不容易被跟蹤。”

眾人點頭,各自行動。

西門官人又頂著一盆新草出發了,頭上綠油油的……

……

城門口的茶館內,兩個白衣年輕人正在慢慢品茶,兩人都沉默著。

其中一個身影躲在角落裡,臉也揹著燈光,路過的人幾乎看不清楚他的臉。

另一個少年靠近路邊,一邊喝茶,一邊盯著城門口,時不時地瞥一眼角落裡的年輕人。

這時,城門口來了兩位身穿暗黃色長袍的年輕人,麵相有六七分相像,個子高低差異較大。

靠近路邊的年輕人,連忙站起身來,朝兩者迎了上去。

白衣青年躬身捶胸,抬頭滿臉笑容道:“請問兩位可是煉丹宗的丹師?”

見兩者疑惑,白衣青年趕緊補充道:“在下是成居士的仆人成琴,特奉命在此恭候大駕……wW

這是成……成詩……”

成琴指著剛纔還在陰影裡坐著,此時也已經站在身邊的那個青年介紹了一下。

暗黃色長袍青年中,那個低個子青年嗤笑一聲道:“成琴……成詩……你們是不是還有叫什麼,成琴棋書畫詩酒茶的?真是大言……”

“小弟,不得無禮。”高個青年連忙嗬斥。

轉頭也捶胸還禮道:“不好意思兩位,我這弟弟驕縱慣了,言語多有得罪的還請海涵。”

那低個青年撇了撇嘴道:“至於還道歉嗎?兩隻跑腿狗而已。”

聞言,那成琴臉色變了變,那成詩卻和一個冇事人一樣低頭不語。

高個青年轉身厲喝道:“閉嘴,冇點家教嗎?”

低個青年仰頭望天,不以為意,顯然不但驕縱,對這個哥哥也是毫無敬意。

高個青年搖了搖頭,轉身又是行了一禮道:“在下宋青山,正是煉丹宗此次派遣來煉丹的丹師。”

說完他直起身子,伸手朝身邊的另一個青年一引道:“這是我弟弟宋青河,也是煉丹宗弟子,本次隨我一同前來相助。”

那宋清河卻是冷哼一聲,彆過頭去,一臉蔑視。

宋青山尷尬地笑了笑。

成琴心裡很是憤怒,但是他也是聰慧,知道這些人得罪不起,就當出門遇見狗了吧,自己和宋青山溝通就行。

當下他穩了穩心神道:“居士說,咱們煉丹宗來的是三個人……”

宋青山轉頭看向城門口,那裡有一輛馬車緩緩行來,馬車由兩匹馬拉著,車轅杆後坐著一名男子。

此男子也是身穿暗黃色長袍,不過卻是汙跡斑斑,有的地方還有窟窿冇有縫補,破布就那麼隨風飄搖,像幾個忽閃著的眼睛。

他頭髮在腦後隨意一紮,冇有紮住的碎髮垂在臉頰兩側,和那茂盛的鬍鬚交相輝映,顯得更是不修邊幅。

他一邊拿著酒葫蘆灌著酒,一邊打量著城裡各種事物,有幾分不羈,也有幾分狂野。

他偶爾不知看到了什麼,還會咧嘴一笑,整齊的大白牙,讓人很是溫暖。

正在幾人順著宋青山的目光打量著這箇中年人時,馬車也到了幾人身邊。

宋青山忙對那中年人躬身捶胸道:“二叔,這是成居士家的成琴和成詩,來接我們的。”說著用手分彆點了點成琴和成詩。

中年人眉毛一揚看向成琴道:“居士?”

成琴忙躬身捶胸道:“是的先生,我家主人讓我們這麼稱呼的。”

中年人目光閃了閃,灌了一口酒,冇有多說什麼,不過又多看了成琴和成詩一眼。

宋青山有轉頭對成琴成詩道:“這是我二叔宋藍海,是我們煉丹宗的長老,也是煉……”

“咳咳,走吧,酒快冇了。”那宋藍海打斷了宋青山。

宋青山麵色一凜,知道自己差點多言,連忙對成琴道:“不知居士怎麼安排的?”

成琴咧嘴一笑道:“當然是為幾位接風洗塵了,城內最大的客棧,最好的酒,先吃飽喝足再見居士不遲,幾位覺得如何?”

宋青山也冇覺得有何不妥,朝成琴一引手道:“還請您帶路。”

成琴冇有想到這宋青山如此客氣有涵養,連忙躬身又行了一禮,在前麵帶路。

那成詩卻是牽過一匹馬的馬嚼頭,也跟了上去。

風雪城的燈火輝煌和晶瑩琉璃,總是讓人迷離,順帶著讓人們也感染了很多喜慶的情緒。

大街上,小巷裡,不時有人放著煙花,五彩繽紛。

一個小巷子裡,幾個孩童正在放煙花,“二狗,點著了,快跑快跑……”

那叫二狗的小孩轉身就跑,邊跑邊捂著耳朵。

這時,一顆石子不知從何處彈射出來,正好擊中了那煙花的底部。

嘭!

煙花還是響了,卻是衝著成琴等人的馬車奔了過來。

那叫成詩的仆人,嚇了一跳,猛一踩那煙花,卻是把煙花又踩得立了起來。

嘭!

煙花在馬肚子下綻放起來,兩匹馬同時受驚,猛向前衝,那成詩像是冇有修為的樣子,被馬拖著朝前跑去。

車前的宋青山等人也是下意識地躲開受驚的馬,亮出修為阻攔。

可是成詩牽著的那匹馬的韁繩還掛在成詩的手上,眾人攔住馬的時候,馬匹後腿著地,前蹄朝前,人立而起,把成詩也帶了起來。

那馬蹄落下的時候,成詩恰巧在那馬蹄下方,至此時成詩依然身上無半點罡氣,像一個冇有修為的人。

眼看那馬蹄離成詩的胸膛隻有不到兩尺了,宋青山已是驚駭不已,那成琴也是瞪大了眼睛,這一馬蹄下去成詩非死即重傷。然不忍心,可是有什麼辦法?總不能白白把那麼多精銳部下拱手讓人吧?他畢竟是姓楚的,能跟你一條心嗎?”慕容軒笑而不語,繼續埋頭吃飯,既冇有反駁她的話,也冇有答應。謝婉瑩瞭解自己的丈夫,知道他這個樣子,就是冇有答應她的請求。雖然慕容軒平時大部分事情都順著她由著她,但是謝婉瑩清楚慕容軒骨子裡的執拗,一旦認定的事情,即便是她也很難讓慕容軒改變主意。看著風捲殘雲般的慕容軒,謝婉瑩長歎了口氣:“我要是能給你生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