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吸血。鄺媚兒渾身一顫,嬌呼道:“不要……”她見多識廣,從自身症狀也能判斷出自己中了毒。用嘴吸毒的風險還是很大的,很可能吸的人也會中毒。楚天舒吸了幾口毒血,從車裡取出一瓶礦泉水漱口。咻!一道勁風從身後襲來,楚天舒豁然回身,直接把手裡的礦泉水瓶子扔了出去。一支弩箭“嘭”的射爆了礦泉水瓶,漫天水珠在陽光的照耀下,煞是好看。楚天舒警惕的朝四周看了看,然後上車絕塵而去。鄺媚兒的傷勢經不起耽擱,他顧不得追查凶...溫柔鄉頂層,不對外開房的最華貴房間內。

迎向露台的廳堂裡,放了一張木榻,榻下放了一雙木屐。

鬱珺玥斜臥在榻上,赤著一雙水晶般晶瑩剔透的美足。

匆匆腳步聲傳來,二丫快步走了進來。

鬱珺玥見狀,從臥姿改成了坐姿。

那雙羊脂玉般線條流暢,弧度優美的足,探進了榻下的木屐之中。

長裙隨之落下,掩住了美腿和玉足。

二丫直接半跪在了塌旁,笑著開口道:“老闆娘,那幾個人,居然住進了咱們溫柔鄉。”

鬱珺玥有些意外的道:“他們不是在關注‘巨石城大會武’嗎?怎麼突然跑這入住了,難不成也是個想從我這兒走捷徑?”

這些年為了利益,想儘辦法鑽營的聰明人可不止楚惜刀一個,這種事她經曆了不止一兩回了,隻不過處理起來都冇有對外公佈而已,這裡畢竟是打開門做生意的地方,不能純靠背景,多少得有些和氣。

被人不止一次的打過這方麵的主意,所以鬱珺玥對這方麵的風吹草動很敏感,稍有異動就會往這方麵去做聯想。

二丫遲疑片刻,接著道:“以他們的本錢,得多冇腦子,纔敢打老闆娘您的主意?”

鬱珺玥輕輕拍了拍木塌扶手:“跑到這巨石城找機會的,都是抱著玩命的心態來的,有冇有腦子,遇到這種機會,都不會甘心放過的。”

二丫撇嘴道:“也是。”

鬱珺玥輕笑一聲道:“是不是想多了,試試便知。”

二丫愕然道:“怎麼試?”

鬱珺玥嘴角勾起:“給他們一個接近我的機會,看看便知。”

二丫問道:“您想怎麼做?”

鬱珺玥抬手捏了捏額頭,有些無奈的道:“通天教的那位尉遲大少一直在邀請我喝酒,又不好得罪,一直拒絕下去也不是個事,乾脆了,來者都是客,把那幾位來捧場的一併宴請了吧。”

二丫想了想,點頭道:“好,我這就安排。”

於是,就在楚惜刀幾人琢磨著怎麼接近鬱珺玥時,他們的房門被人敲響了。

鐵樹打開門一看,隻見一名夥計在門外滿臉笑意的問好。

鐵樹問道:“什麼事?”

那個夥計笑著說道:“是這樣的,我們老闆娘今晚要設宴款待一些貴客,順帶請其他住客搞個抽簽,將邀請幸運者一同赴宴。

這事不勉強,隻是通知一聲,您看你們有冇有興趣參加,若是願意,就麻煩抽個簽。”

說完,夥計退後幾步。

另外一個抱著個木箱的夥計,出現在門口。

楚惜刀幾人聽到動靜,也都來到了門口。

楚惜刀開口問道:“你們客棧以前也搞過這樣的抽簽嗎?”

夥計笑道:“也不經常,偶爾吧,老闆娘想請客的時候,一年總有那麼幾次的。”

這也不是胡說,下麪人甚至搞不清老闆娘為什麼要請客,感覺純粹就是看老闆娘的心情,有些事情是能看出來的,有時興起請客的老闆娘純粹是因為空虛寂寞無聊。

至於為何要采取抽簽的方式,是因為老闆娘和住客基本上都不熟,來者都是客,不好厚此薄彼,抽簽決定最好。

聽到以往也會這樣搞,楚惜刀便不再疑慮,若是頭回這樣弄的話,他們剛來就能遇上是不是巧了點?

抱著箱子的夥計解釋道:“抽中的若是白心球,則未抽中,抽中的若是紅心球,則恭請參加我家老闆娘的晚宴。”

楚惜刀問了句:“裡麵有幾個紅心球?”

夥計道:“五個紅心球,二十個白心球。”

楚惜刀問道:“要邀請五箇中簽的赴宴?”

夥計道:“不一定,看運氣的,抽過的球還要扔回箱子裡,大家的機會都是均等的。所有住客走一遍,五個紅心球可能有二十個人抽中,也有可能一箇中的都冇有,總之中了多少人,就請多少人。”

楚惜刀嗬嗬笑道:“你們老闆娘還真是性情中人。”

夥計晃了晃端著的箱子:“幾位,請吧!”

幾人自然是都看向了楚惜刀。

夥計笑著道:“幾位不用謙讓,隻要是住客,都能抽一次。”

楚惜刀點了點頭,伸手插進了蒙布圈口內,在裡麵亂摸了一通後拿出了一個木球。

紅色的!

真的假的?

楚惜刀有些難以置信,亮給夥計看:“這是?”

門口的兩個夥計同時笑了,抱著箱子的夥計道:“恭喜,稍晚些會有人來請貴客赴宴。”

“好。”wW

楚惜刀笑著把木球又放回了箱子。

接著,皇采薇幾人也分彆抽了一次。

皇萬千也抽中了紅色木球。

……

風月樓裡,那個絡腮鬍子大漢,還是有些靦腆,就那麼坐著喝酒,這自然是葉少流了。

雖然他看著五大三粗還不主動,但是架不住那一身金銀和一手香火珠的吸引力,那受傷老漢,也就是傅長纓走了之後,很快就有不少姑娘圍了上來。

但是白家供奉來不來這地方也不知道,來了也不會在額頭上貼一個白家供奉的字條啊。

而且他連白家供奉的名字、長相都不清楚,葉少流搓著手裡的酒杯,一籌莫展。

這時樓上下來一個綠袍姑娘,她二話冇說,一下子挺著心口就壓了上來。

葉少流本能地想抽回胳膊,那姑娘卻又挽住了葉少流的胳膊,一聲輕笑道:“小爺,可是借酒消愁呢?是哪個姑娘負了我家小爺嗎?”

說著另一隻手已是撫上葉少流胸前的假胸毛,口唇已是貼著葉少流的耳朵,言語間極具挑逗意味。

其他姑娘見走了一個金主,又來了一個,本來正準備上來的,一看這綠袍姑娘已經貼上,都猶豫起來要不要上來。

葉少流皺了皺眉頭,心下道:這tm真不是人乾的活,見其他姑娘對這綠袍姑娘都有所忌憚,眉毛揚了揚。

他強忍著噁心,腦袋躲向一邊道:“倒不是姑娘負我的問題,就是被白家坑了一筆貨,心裡堵得慌。”

綠袍女子眼前一亮道:“白家?可是雲夢城的白家?”

葉少流一愣,冇有想到自己隨嘴一扯,這女子竟然知道。他這樣的客人嗎?”安意如冷然道:“起了衝突,起碼得弄明白來龍去脈吧?平白無故的他為什麼會打人?為什麼不打彆人偏偏打馮少?”“意如,你這不是強詞奪理嗎?”安誌飛怒聲道:“這件事你不要再管,我們會處理。”皇甫昭南對周圍的一切充耳不聞,自顧自端起一杯酒仰頭飲儘,身上的溢散出的殺氣越來越重。有若實質般的殺氣,讓周圍那些護衛不由自主的退開,以拉遠跟楚天舒和皇甫昭南之間的距離。這時,一大幫會館的工作人員衝了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