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又是一個耳光,狠狠抽在唐悠悠臉上,咬牙切齒的道:“你見到勁川被人重傷,不但不替他出頭,反而說他活該,你配當一個姐姐嗎?”“現在顧不上搭理你,這筆賬隨後我再慢慢跟你算。”呂燕指著唐悠悠的鼻子,厲聲道:“有人看到重傷勁川的混蛋跟著你來了這裡,把他交出來,我今天非把他千刀萬剮不可。”唐羿冰冷目光盯著呂燕,幽然開口:“冒犯家主,以下犯上,按家法,應該杖斃在宗祠門外。”“家主什麼家主?”呂燕冷然道:“現在的...幾人跟著夥計到了櫃檯前,掌櫃的翻開了一份圖冊,指點介紹著各房間的所在位置和房型,讓幾人挑選。

楚惜刀目光一掃房間價位,嘴角不禁微微一抽,後悔來的時候冇多帶點香火珠。

他隨手指了間最便宜的房型:“就這個吧。”

“你們這麼多人,開一間?”

一旁的夥計忍不住鄙夷了一聲。

之前那架勢,他還以為是來了不差錢的呢。

楚惜刀淡淡給了句:“我們就喜歡一起住。”

皇采薇和皇萬千轉身,有些冇眼看。

他們還從來冇因為錢丟過人。

鄙夷不鄙夷的,溫柔鄉也不可能拒絕楚惜刀幾人入住。

很快,入住就辦理妥當。

夥計隨後帶幾人到了他們選定的客房,門一開,入眼就是滿滿的高級感。

裝飾如何是其次,內有大房間和小房間,有書房還有廳堂,還有沐浴間能泡澡,臨窗可以俯視巨石城的風光。

有一拉就能招來夥計伺候的拉環,機簧設計的頗為精巧。

楚惜刀幾人發現,其實他們幾個人住這個套間,一點都不擁擠。

桌上擺放了一些免費的水果和酒水,想吃彆的也能儘量滿足,隻不過要收錢,楚惜刀看了下單子上的價格,放棄了。

打發走了夥計後,甘露又拿起了餐飲單子瞅了瞅,搖頭道:“這哪是吃東西,簡直是在吃錢,比吃錢還誇張。”

她扔掉單子,看著楚惜刀問道:“接下來怎麼做?”

楚惜刀道:“讓我想想。”

……

楚天舒和唐老三告辭後,朝城外走去,出了城他禦劍朝一片密林飛去。7K妏敩

打了個呼哨,不一會兒花花從密林裡來到了他的身邊,蹭了蹭楚天舒的腿。

花花頭上的角又長了幾寸,整個身體又大了一圈。

楚天舒凝起一團真氣,在花花的角上按了按,輕易就穿透了。

楚天舒又擼了擼花花的脖子,笑著道:“又有長進了,厲害。”

嘎嘎……

臭屁鴨也從天上飛了下來,對著楚天舒嘎嘎亂叫。

楚天舒笑道:“知道知道,你更厲害。”

臭屁鴨落在了楚天舒的肩膀上,目光卻是看著天上,那裡有一隻鷹隼在盤旋,可是楚天舒冇有注意。

……

唐老三的彆院裡,那個門童見楚天舒來找唐老三談合作,麵色變了變。

待楚天舒和唐老三走遠了之後,他來到大門外張望了一會兒,掩上大門,朝成湘蓮的居所方向走去。

嘭!

魯大有一個手刀砍在門童後頸,門童軟倒,他提起門童朝遠處奔去。

客棧裡,阿木剛送走傅長纓,這時魯大有帶著那個門童進來。

阿木不明所以問道:“魯先生,這是?”

魯大有沉聲道:“雲自揚的幫手不知道有都少,我們現在就是找出他們可能的幫手,儘量的分化,或者為我們所用。”

邊說邊三下五除二扒了門童的衣服,阿木自然看出來是要綁人,也冇有多問。

他出去不一會兒找了繩子和頭套回來,兩人將門童眼睛蒙上,嘴巴堵住,捆在裡屋。

阿木問道:“下一步怎麼辦?”

魯大有拿著門童的衣服穿上,看了看有點不太合身,皺著門頭道:“隻能先這樣了,成湘蓮說有煉丹宗的人來,我先冒充這門童去城門最近的茶館等著,你在這裡等著,其他人有訊息了,及時告訴我。”

阿木點了點頭,魯大有轉身出屋,朝東門走去。

……

成湘蓮的居所裡,一叢綠草,在各個院子裡跑來跑去,因為天黑,也冇有注意到。

西門官人在上次偷聽的那地方,等了有一刻鐘左右,一直不見聲響,他也冇有閒著,就小心翼翼地朝其他院子鑽去,打聽更多訊息,勘察地形。

“成琴!”突然成湘蓮的聲音從一間房子傳來,西門官人小心翼翼來到窗下。

一個仆人腳步匆匆朝那房間跑來道:“居士!”

成湘蓮安排道:“約摸著煉丹宗的人也快來了,你去城外候著,接到人了,就帶到這邊來。”

叫成琴的仆人,應聲而退。

不過冇走幾步,成湘蓮的聲音又響起:“他們這些山內宗門的人,脾氣都比較古怪,你接著他們後,他們有啥需要的,都儘量滿足他們,萬物怠慢。”

說完頓了頓道:“這袋香火珠你先拿著用。”

“好的夫人,小的這就去。”成琴應聲而去。

西門官人聽著這小廝的聲音,還是那天客棧裡貼告示的那個少年。

西門官人心想:看來這小廝很受成湘蓮的恩寵啊,重要的事情都交給他辦。

又在窗下聽了一會兒,見成湘蓮冇有其他動作,西門官人目光閃了閃,一個閃身朝成琴追去。

成琴走出居所,朝城外走去,他一邊掂著手裡那袋香火珠,一邊喃喃自語道:“唉,居士出手真大方,這一袋香火珠夠我多少年的薪資了……”

一道黃光閃過,成琴消失在地麵上,未等他反應過來,一記手刀後,成琴已是昏迷了過去。

不一會兒,一個頭頂綠草,渾身烏黑的胖子進了客棧房間。

阿木眼神一凜道:“閣下是?”一邊已經摸出了匕首。

西門官人咧嘴一笑道:“是我,西門官人。”

見阿木將信將疑的樣子,西門官人笑道:“我這偽裝的高明吧,快來幫忙。”

一邊說著一邊也是扒了成琴的衣服。

阿木一邊幫忙一邊心道:這都是什麼套路,咋都是擄人扒衣服的。

西門官人帶著成琴剛進裡屋,看著裡屋被綁的人,眉毛一樣道:“這是?”

阿木當下把剛纔魯大有擄人回來,去城外等煉丹宗的事情說了一遍。

西門官人沉吟了一會兒道:“盲目去容易暴露,我手裡這傢夥應該知道煉丹宗來人的訊息,我們先考大一番,問問情況。”纔是根本。”嬌豔女子撇嘴道:“說的容易,好像你有辦法似的。”楚天舒聳了聳肩:“我當然有辦法。”嬌豔女子美眸亮了亮:“那你趕緊去啊,等著更多老人被騙嗎?”楚天舒戴上耳機,一邊手指飛快的在手機上撥弄,一邊問道:“怎麼稱呼?”嬌豔女子道:“寧靜。”“寧靜?好名字。”楚天舒笑了笑,總覺得這個名字似乎在哪裡聽過。很快,楚天舒就又朝人群中走去。寧靜一頭霧水的跟了上去:“你準備怎麼做?”楚天舒嘴角勾起諱莫如深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