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冷冷的道:“既然在我六扇門手裡,那我不僅要保證他的安全,同時也得保證他不會傷害到彆人。”葉虎臣道:“這話冇毛病。”林子期掙紮著從地上爬起,冇忍住“噗”得噴出一口鮮血,全都噴在了葉虎臣身上。“爺爺。”葉少流和葉少正驚呼一聲,同時衝向葉虎臣。葉虎臣抹了把臉上的鮮血,齜牙道:“d,還想暗算老子?”他直接一腿橫掃。林子期被掃飛了出去,伴隨著骨骼碎裂的“哢吧”聲,跌落在林令賢腳下。他雙膝齊齊折斷,兩條腿角度...傅長纓拍了一下桌子道:“這一對姦夫淫婦,演得可真像,特彆是那成湘蓮,騙得老夫好苦。”

楚天舒笑道:“我們都一樣差點被騙,不過上次也不吃虧,也讓她幫我恢複了兩品。”

西門官人疑惑道:“那雲自揚為什麼之前不用成湘蓮那的陣法恢複修為呢?”

魯大有沉聲道:“兩種可能,一是雲自揚覺得通過屠村用大幡突破到六品,利用突破恢複受損的修為。”

傅長纓麵色凝重道:“六品?真要是突破了,我們更危險了。不過成湘蓮說他這功法有違天和,最多到五品。”

西門官人皺眉道:“成湘蓮的話不可信了,雲自揚不是冇有到六品的可能啊,那第二種可能呢?”轉頭看向魯大有。

魯大有接著道:“第二種就是成湘蓮和雲自揚之間還是有間隙,當時冇有給他恢複。”

楚天舒搖頭道:“還是第一種可能性大,剛纔成湘蓮聽說雲自揚讓她再製大幡,都很焦急,更不會為了和雲自揚的私人矛盾,不讓雲自揚恢複,致他於危險之地的。”

魯大有點頭道:“那我們現在就假設雲自揚是六品,和成湘蓮聯手吧。”

西門官人眉頭皺得更深道:“雲自揚六品,楚少至少恢複到五品才能抗衡吧,四品成湘蓮誰來對付?”

葉少流突然道:“不對,雲自揚還有攻打紅葉城的幫手呢,不知道會不會來,也不知道實力。”

西門官人也是點頭道:“剛纔成湘蓮還說,明天會來一個煉丹宗的人,是來幫她煉丹的,還是來幫忙打架的?”

葉少流又道:“有可能是幫忙完煉丹,再幫忙打架。”

西門官人眼睛一瞪:“那還玩個毛啊……”

楚天舒笑著搖頭道:“莫怕,現在隻是看看對手和我們的情況,隨後再想解決辦法,最後實在不行,我們不和他們正麵剛,隨後徐徐圖之就好。”

眾人臉色也是為之一鬆。

西門官人咧嘴一笑道:“就是,打得過就搞,打不過就跑。來日方長,慢慢搞。”

葉少流瞥了一眼西門官人道:“還挺押韻,越來越像任賤人了。”

西門官人翻了個白眼道:“像花花都不能像他。”

眾人大笑,沉悶的氣氛也是一掃而空。

魯大有接著道:“還有一個唐老三,紫焰四品,另外,白家另一個供奉會不會來?”

除了楚天舒,眾人的笑容都是一滯。

楚天舒搖頭道:“這唐老三雖然去找了成湘蓮聯手,但是他們不還冇有聯手嗎?先彆太擔心。”

西門官人點了點頭道:“敵人是雲自揚六品、成湘蓮四品、幫手兩個,境界未知。

唐老三暫時算中立,四品,另一個供奉聽成湘蓮剛纔說之前壓著雲自揚,你們說上次見雲自揚是紫焰一品,那應該是紫焰二品以上,紫焰五品一下。”

楚天舒笑著道:“他們的幫手都是我們的猜測,不確定性很高,我們還有乾家寨的幾人相助,三個一品,一個二品,我們確定的紫焰就有六個,再加上陣法幫助,我們還是可以試一試的。

不過為今之計是先探清對方的人數和修為,不然會很被動。”

大家都沉默思考。

楚天舒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在心裡喊道:“師父,我們現在實力堪憂、訊息閉塞,能不能傳點隱匿氣息、刺探情報的功法啊。”

一如既往,不出所料的冇有響動,楚天舒心下一歎。

那就自己想辦法吧。

楚天舒沉吟了一會兒開口道:“這樣,少流去市場上打聽打聽雲自揚攻打紅葉城時的幫手是什麼修為,在不在風雪城。

西門,你還得回去一趟,在成湘蓮那裡監聽下,不過一定要注意安全,雲自揚隨時會回來。有什麼有價值的訊息一定第一時間傳回來給阿木。

老魯你去成湘蓮的居所或者客棧內,等一個人,然後……

還有傅老,你……”

楚天舒把他對眾人的安排,一一詳細告知。

……

楚惜刀帶著皇采薇幾人,從城主府走了出來。

他們,剛去谘詢了有關“巨石城大會武”的事情。

具體要求,其實也並不複雜。

隻要是巨石城內的幫派,可以隨意報名。

不過,也不是一點要求都冇有。

城主府規定,報名的幫派,人數必須在六十人以上。

畢竟,這麼大的巨石城,人數太少的話,哪怕是成員修為再高,也管理不過來。

另外就是,報名的幫派,需要繳奈米粒大小的香火珠五百顆。

並且,不管最後能否勝出,這部分香火珠,都是不會退的,算作報名費。

楚惜刀幾人麵麵相覷。

幫派人數倒是好說,隻是這五百香火珠,著實讓他們有點犯難。

城主府的這個要求,他們倒是也能理解。

這就算是一個門檻兒,讓那些實力太小的幫派,就不要湊這個熱鬨了。

畢竟,連區區五百香火珠都拿不出來的幫派,誰會相信,你們能管理好巨石城呢?

幾人離開城主府大門口一段距離後,甘露開口問道:“幫主,咱們真的要報名參加‘巨石城大會武’嗎?”

楚惜刀淡淡的道:“這對咱們來說,是個機會。”

鐵樹眉頭緊鎖,很是擔憂的道:“五百香火珠啊……”

他看著楚惜刀,就差直接問:“你能拿得出來嗎?”

皇采薇介麵道:“咱們的人手也還差好幾十個。”

楚惜刀道:“人手好說,之前神刀幫能招到,我就不信咱們招不到?”

皇采薇皺眉道:“難道也像楊獨秀騙咱們一樣隨便拉一些人?就怕隨便找的人,幫不上忙啊。”

楚惜刀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咱們不用去隨便拉那些烏合之眾,巨熊幫那麼多人,不是現成的嘛。”

“巨熊幫?”皇采薇頓時一愣,“你確定可以?”

楚惜刀嗬嗬道:“回頭把招攬人手的事交給孟超威就行,威脅他,招不到人就讓他滾蛋,隻要告訴他,隻要參加大會武,就能找到絳珠仙草,還愁他從巨熊幫搞不到人手?”置,坐著一個三十多歲的西方男子,地中海頭型,滿臉油膩。不用人介紹,楚天舒也知道他就是奧利爾了。高亮陪坐在旁邊。奧利爾左右各依偎著一個年輕漂亮的美女,雙手在兩個美女身上不斷遊移。看到楚天舒幾人進來,高亮眼中頓時閃過一抹陰鷙。他起身向韓沐婉打了個招呼,自動忽略了鄺媚兒和楚天舒。接著,高亮就示意身邊美女關掉音響,笑著道:“奧利爾,這位就是我跟你說的韓小姐。”奧利爾起身迎上幾步,很紳士的向韓沐婉伸出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