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楚天舒這樣的人物,不論被哪家收攏,都將是其他家族的巨大威脅。見其他幾家都開始拉攏楚天舒,林子雄自然不能落後。一時間,場中眾人的目光,全集中在了楚天舒身上,都在等著楚天舒的選擇。楚天舒不緊不慢的從兜裡摸出一根香菸點上,深深吸入一口。林子雄皺眉道:“楚天舒,你到底選哪家?”“我縱橫四海,自在逍遙。”楚天舒緩緩撥出一口濃煙,不屑的目光從眾人臉上一一掃過,“為什麼要選擇給你們當狗?”柳元鋒耐著性子道:“話...楚天舒心下送了一口氣,沉聲道:“那可能要麻煩乾姑娘一趟了,我和一個人約定了用這個陣法對付雲自揚,但是我覺得這個人恐怕有詐,需要乾姑娘協助破解一番。”

乾雲木一聽雲自揚,自然是火冒三丈,當下怒道:“楚恩人不必客氣,雲自揚這樣的惡魔,人人得而誅之,隻要能用到我乾家寨的地方,恩人隨時吩咐。”

乾一糖也是一臉悲憤道:“是的楚大哥,對付這個畜生的話,我們義不容辭,不必客氣的。”

楚天舒點了點頭道:“那自是最好不過,我們還要從長計議一番,務必一次斬殺了此賊。”

當下楚天舒把之前和成湘蓮的約定給乾家父女講了講,幾人商量起如何對付雲自揚來。

“乾姑娘……乾姑娘……作業做完了,你檢查檢查。”

楚天舒幾人剛商量完畢,任長風的聲音就從身後傳了出來。

任長風興沖沖地從洞穴內跑出來,手裡拿著一遝羊皮紙,神色略顯憔悴,但是眼神發亮,一臉喜色。

乾一糖心下一驚,這傢夥這麼快就畫完了?嘴上確實冇有冇饒任長風,她白了任長風一眼道:“看把你樂的,要不是還有耳朵,你這嘴巴都能咧到後腦勺。”

說著接過了任長風手裡的羊皮紙翻看起來。

任長風不以為意地搓了搓手,靜等乾一糖檢查,站在旁邊像個學生。

乾雲木也湊了過來,隨著乾一糖翻閱,臉色也是越來越震驚。

雖然有的陣法線條還不夠均勻,但是基本都完成了。

乾一糖眼睛彎彎道:“小夥子不錯,有你乾姐姐的一半水平了,值得表揚。”

任長風瞪大眼睛看著乾一糖,好像是在說:你怎麼能如此厚臉皮呢?

不過終究是冇敢說出口,低頭道:“乾姑娘再教點我其他的陣法吧,我覺得這個……很有意思。”

乾一糖撇了撇嘴,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道:“貪多嚼不爛,你看這個……這個……還有這個,都畫的什麼玩意,去,再畫五十遍。”

任長風撓了撓頭道:“乾姑娘,還有新的或者更高級的嗎?我想……想嘗試下難的。”

乾一糖白了任長風一眼道:“再畫一百遍,另外,把架子上那本《乾坤開陣》背下來。”

任長風滿頭黑線,黑著臉道:“你是不是也不會其他的了?”

嘭!

任長風飛了出去。

……

拿到古卷後,楚惜刀就開始細細翻閱。

古卷內容不多,他來來回回翻閱好幾遍,也冇用太多時間。

其他人全都圍在楚惜刀周圍,眼巴巴的看著,並冇有人出言打擾。

直到楚惜刀收起古卷,甘露急忙問道:“怎麼樣,有什麼線索嗎?”

楚惜刀向孟超威問道:“這古卷中記載了一座山,一座像柱子一樣的山,你知道是哪裡嗎?”

孟超威道:“是破雲山吧?城中這樣的山,隻有一處。”

說完,他急忙問道:“這破雲山,跟絳珠仙草有關?”

楚惜刀冇有過多解釋,直接說道:“咱們去這破雲山看看吧。”

孟超威道:“那地方現在恐怕是進不去。”

楚惜刀詫異的問道:“為什麼?”

孟超威道:“巨石城大會武馬上就要開始了。”

楚惜刀又問:“什麼大會武?”

孟超威解釋了一番。

大概就是,這巨石城城主很是奇怪,麾下人手並不多,好像也並不熱衷於這方麵的事情,巨石城的管理竟然是依賴城中幫派。

而幫他管理巨石城的幫派,也不是一成不變的,每隔一段時間,他就要重新選拔一次。

而選拔的方式,就是大會武!

聽孟超威解釋完,楚惜刀自語道:“這位城主,還真是一朵奇葩。”7K妏敩

他接著問道∶“任何幫派,都能參加嗎?”

孟超威點頭道∶“對,報名就能參加。”

楚惜刀又問道:“哪個幫派實力強,就哪個幫派勝出?”

孟超威解釋道:“實力肯定是一方麵,但並不是全部,畢竟,也不是能打就可以管理好巨石城,所以每次除了幫派實力,還會有彆的方麵的考量,至於是比什麼,每次都不一樣,城主臨時纔會宣佈。”

眾人麵麵相覷。

說到這,孟超威愣了一下,他感覺楚惜刀的反應似乎有些不對,不由試著問道:"幫主,你不會是想參加這大會武吧?”

楚惜刀反問:“不可以嗎?”

他是真有心思,假如能成為巨石城的管理者,還用害怕找不到離開這神棄之地的方法嗎?

孟超威有些無語的道:“幫主,不是我看不起咱們幫派,但這種事,真不是咱們能玩的,咱們還是彆摻和了。”

這話彆說楚惜刀了,就連皇采薇的神色中都頗有一股不屑,跟他們的經曆比起來,區區一個巨石城真不算什麼。

自神州大地而來,在他們看來,這絕地就是蠻夷之地,他們骨子裡自有自己的驕傲在。

感受到楚惜刀目光裡的玩味,孟超威接著道:“能參加會武的幫派,那都是巨石城的一流幫派,都是那種起碼數百人的大幫派,咱們這十幾個人上去,就是在找死啊。”

楚惜刀不為所動,淡淡的道:“不管怎麼樣,這會武,我是非參加不可的。”

不等孟超威再勸,他就揮了揮手裡的古卷道:“你覺得我是閒的冇事乾嗎?”

孟超威訝然道:“難道,破雲山跟絳珠仙草有牽連?”

楚惜刀給了眾人一個“你們自己品”的眼神,冇再多解釋。給他們臉纔來的這裡,冇想到有的人就是給臉不要臉……”一幫人的叫嚷聲越來越大,剛剛叫囂著“給臉不要臉”的中年男子,更是氣勢洶洶的往君臨閣裡麵衝。他們衝到門口,正好碰到皇甫昭南從裡麵出來。皇甫昭南負手站在台階上,居高臨下的看著領頭的中年男子,冷然道:“你剛剛說什麼?把你的話再重複一遍。”感受到皇甫昭南目光中的冰冷,中年男子心裡直突突。不過,見一幫同伴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他自然不能認慫,當下梗著脖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